鬼屋演员的爱情故事

作者:娇羞的美少女壮士

1

我叫秦沐,今年22岁。出车祸挂了,做鬼一月有余,现在在一家鬼屋上班。
说是上班,其实只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宜居之所,一个黑暗,恐怖,适合鬼待的地方,而我又是一个刚正不阿不吃嗟来之食的鬼,所以我决定付出体力劳动。
我以为我只要出现,就能把人吓破胆,但是第一天上班我就伤自尊了。
我躲在一个角落,等人经过的时候就突然跳出来。
你走着走着一只鬼突然跳出来!吓人不吓人!刺激不刺激!
跳出来了以后,我看清经过的是一家四代人十几口,最老的七十五,最小的五,都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觉得有些尴尬,又举起手叫了一声。
彼此僵持了五秒后,里面一个大姨说话了:“大兄弟,你还玩不玩了,挡在路中间几个意思。”我:“……我是在这里上班的。”大姨:“搞卫生的吗?”我:“……不是……内什么,演鬼呢。”大姨上下打量我一眼:“后台够硬啊。”
……
最近我愈发伤自尊了,因为我常常被我的同事们吓到。
比如在我对面有一个唱rap的兄弟,叫阿干,他每天都呆在地下,有人经过的时候就把手从洞口伸出来啪嗒啪嗒的拍地板,头一回我见着他的手吓了一跳,跳起来踩了一脚后又被钻出来的他吓了一跳,我连声道歉,他很酷的原谅了我,还给我唱了一段rap。
“哟哟,你说对不起,我说算球!你说对不起,我说算球!”
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道,我每天因为各种机缘巧合都能不小心踩他一脚,但是只要我配合他唱一段rap他就会原谅我。
“对不起!”“算球!”“对不起!”“算球!”
……

2

但是作为一个真鬼,没有成为业内最棒的吓人高手,还被扮鬼的同事吓到,是一件很伤自尊的事。
有一天下班后,我蹲在鬼屋里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突然一个黑影飘了过去,我紧张了,我觉得我可能见鬼了。
在记起自己也是鬼之后,我啐了一口,硬气了一些。
“喂!你听着!大家都是科班出身的鬼!谁也别想吓谁!”
说完我就转身走,下决心以后再也不在鬼屋干了,太可怕了。
结果刚一回头就感觉撞上了什么,我大叫着抱头蹲下浑身发抖。
这只“鬼”噗的笑了出来。
我抬头,看到一个披着黑袍的女孩。
活的,女孩。
这一刻,我觉得好伤自尊,还有一些害怕的余韵,没忍住哭了出来。
做鬼好难啊,鬼生好艰辛,大家都好吓人,我不想死了,我想投胎,谁也别拦着我,let it go。
一只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抬头看见她。
“大哥,做人嘛,开心一点啦,你肚子饿不饿,请你撸串啊。”她笑的像春风。
她告诉我,她就在我蹲点的后一条道的树上,演一个吊死鬼。
之后我们就常常混迹在一起,她教我演员的自我修养,传授了我很多装鬼的经验,渐渐的我也上手了,隔三差五也能吓到个把人,自尊心好歹恢复了一些。
工作的时候我也会时不时的偷偷看她,有好几次都发现她在树上不小心睡着了,口水啪嗒啪嗒的滴到地上,有客人还直夸水滴效果逼真听得渗人……
我跟她说我没地方住,晚上都待在鬼屋里,她有时候就打包烤串儿和啤酒来跟我一起熬夜看电影,看的都是恐怖片。好吓人的。
有一回我们看完电影躺着聊天,她翘起二郎腿一抖一抖的问我,“你说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我想了想,告诉她,“没有。”“那鬼平时都在哪儿呢。”“内什么……我说没有……”“鬼到底怕不怕阳光。”
……
“鬼不吓人的时候都在干嘛。”“撸串…。”“噗。”
她啪嗒把手脚都打开成大字型躺平,“好热啊!这附近肯定没有鬼,听说有鬼的地方都凉飕飕的。”
我悄悄抬起屁股朝她挪了挪,一会儿听见她沉沉的呼吸声。

3

我决定找一个机会跟她坦白,我是真鬼这回事儿。
为了更有说服力,我最近都很努力的在装鬼,我找了套血糊糊的袍子来穿,把脸抹得惨白,还画上了伤口和黑眼圈。
不过,自那天起,她就再也没出现过。
但我的生活还是一样,朝九晚五的时候装鬼,晚五朝九的时候想她,要说什么变了,就是我吓人的本事,日益精湛,我开始变得越来越像一个真鬼了。
我还发现,鬼是真的怕阳光,下次可以回答她了。
不仅是阳光,还有月光,都会对鬼造成伤害。
因为白天黑夜,我都尝试过走出去找她。
渐渐的,我不再专心于装鬼的工作,我每天都在尝试各种办法走出这个地方,打伞,披衣服,淋湿自己,浑身抹上假血……
渐渐的,我不再需要化妆就足够恐怖,愤怒,焦急,迷茫,激发出了鬼的本质,一身被光亮刺伤的伤口痛且炙热,有好几次我还把阿干吓到了,我说对不起,他说算球。
在一个乌云密布的雨夜,我成功的走出了鬼屋。
但是我没想到,一出鬼屋我就找到了她,她只身立在雨夜,一袭黑袍,是我每一次见她的装束,却又像从未见过。

“……你翘班啊,我出来找你呢。”
“秦沐,时限已到。”她的语气寒冷刺骨。
我呆在原地,我听不懂她的话。
“秦沐,时限已到。”她重复,“跟我走吧,你的灵魂在人世游离太久了,早该投胎了。”
我明白了,她是地下的公务员。
“为什么不一早带我走,任我徘徊。”我问。
“我怕地下的东西吓到你,你胆儿小…”她神色一松,又立马恢复过来,“不过现在看你倒是有点鬼的样子了。”
“你们服务都这么人性化吗,是不是有业务评分。”
她沉默了几秒,说:“走吧。”
她从背后抽出一条鞭子一甩缠上我的腰,周围的环境瞬间变得混沌,然后我们堕入无尽黑暗的漩涡。
路上,我问她,我会变成什么,她说,不知道。我问,我是不是要上奈何桥,喝孟婆汤,她说,你好土。我问,会痛吗,她看着我的眼睛,说,别怕。我想起很多次看恐怖片的时候,我拽着她的衣角,她咯咯的笑着说别怕。我想起第一次见她,她可能是真的飘过去。我想起她撸串很会啃鸡爪……
……
再醒来,我恍惚的看着周围,像是医院的装潢。
看来我又投胎当了人。
我试着动动自己的手指,突然身边生起挺大的动静,一个中年妇女啊得叫了起来,冲过来捧在我的脸,叫着我的名字,“秦沐,秦沐,我的宝贝儿子,你总算醒了……”
我看清她,是张女士,我妈。
我妈……?
……

4

后来他们跟我说,我出车祸之后昏迷了两个月,医生说我会一辈子都这样睡下去,但是两个月后,我居然醒了。真是奇迹。
身体恢复之后,我去过那个鬼屋,没有阿干,也没有她。
阿干难道也是个公务员,后台够硬啊。
我还一个人去过附近的夜宵摊,坐了一晚,也没见人啃鸡爪比她更快。
我在深夜里一个人又把那些鬼片看了一遍,看着看着突然哭了,张女士过来关掉电视,说害怕就不要看这些,显得怪没出息的,我跟张女士说我好像失恋了,张女士觉得我更没出息了。
那一晚,她出现在我的梦里,她说, 秦沐,你要老老实实的活着,娶妻生子,升官发财,没病没灾的活到一百岁,你魂魄游离的时候我戏弄了你,对不起。
醒来的时候,我看着天花板,说了一声:
“算球。”

来源:百度贴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鬼屋演员的爱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