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有魔幻,中国无幻想?

作者:张佳玮

我少年时,第一次打《仙剑奇侠传》。钻牛角尖,跟一个朋友研究战略:如何才能最大程度输出。朋友在纸上写:白、勇、黑,然后算起等式来:理论上,白魔法师的MP都用来补血,每五个回合补两次可以保证黑魔法师和勇士血全满;黑魔法师输出MP攻击,勇士如果全用物理攻击……

我在旁边看得,满心不以为然。

打过RPG游戏的诸位,自然理解这种模式化思维。物理攻击为主的角色,职业是勇士;魔法攻击为主的,算是黑魔法师;魔法辅助与恢复为主的,乃是白魔法师……这是早年RPG游戏的定规,之后中文RPG游戏,也一贯如是。

但是,看着朋友将李逍遥当做物理攻击勇士、赵灵儿当做白魔法师、林月如叫做黑魔法师,总觉得心头别扭。因为在我看来,李逍遥、赵灵儿和林月如已经很鲜活了,不再是符号式的存在,拿来套魔幻游戏,总觉得怪怪的……

几年后,我找到了报复的方法。在《最终幻想9》出来时,主角可以任意起名。于是:我给物理攻击为主的主角起名叫李逍遥,白魔法辅助为主的公主起名叫灵儿,魔法剑攻击为主的斯坦纳卫队长起名叫月如,黑魔法攻击为主的VIVI起名叫阿奴,我那个朋友当然瞠目结舌。但随后,他发现我这么做效果居然不错:当我必须给一个女孩子,一个完全没有过日式RPG游戏经验的女孩子讲解游戏时,就说:

“这个主角,他起的是李逍遥的作用;这个女主角,她是恢复系的,好比是赵灵儿……”

是的,这是一个东方游戏爱好者试图逆袭西方游戏体系的故事。

“说什么勇士、白魔法师、黑魔法师?我们有自己深入人心的李逍遥、赵灵儿和林月如!”

实际上,在《仙剑》系列出现前,我们也见识过中文RPG游戏,只是底气不那么足罢了……20世纪90年代初期,台湾一款中文RPG游戏《封神榜》,有四大主角。具体特色:

哪吒,物理攻击之王;姜太公,全能法术师;杨戬,攻击系法术为主。还凭空虚构了一个《封神演义》里没有的角色,叫做小龙女——就为了找一个白魔法师。

这个游戏与《仙剑》系列的区别,一目了然。《封神榜》是明显的,套用了日式RPG的角色设置,改了几个名字;而《仙剑》系列,角色定位依然有日式RPG的色彩,但中国化得顺理成章。林月如的MP攻击不是魔法,而是剑气;赵灵儿不是白魔法师,而是女娲后羿;回复系功能不是法术,而是凝气归元——中国仙侠设定套用在游戏里,也可以显得很完满的。

《仙剑》之前也有中文RPG,但从来没有真正创造过,如此独立的、饱满的、深入人心的世界体系。

事实就是,我们已经知道了:

一个不逊色于西方奇幻体系的东方幻想世界,是可以被设定出来的——游戏如此,小说也如是。

中西奇幻文学的相似性,远大于差异性。

中西方人民对魔法与幻想的追索,都可以追溯到巫术时代。科技不发达的时候,中国与西方都有各类望文生义的假想。法术与幻想,非西方魔幻独有。

在这一点上,所谓奇幻,归根结底,是一种超自然故事:与异类生命交流,在异时空做旅行。

西式魔幻,核心道具,自然是各路魔法和祭器:会魔法的或是祭司,或是术士,通常都长袍大袖,文弱年长,神神秘秘。中国式幻想,则有他们的和尚道士。确切说,是道士居多。你看白袍巫师甘道夫和魔戒,搁中国,就是各路老道配他们的法宝。

中国有五行生克,西方有地水火风。人民都相信神秘主义的媒介,所以西方人忌惮巫师,中国人崇敬出家人。西方传奇里,各类祭司和英雄有各色宝物,所谓magical tools,而中国这里,出家人没几个宝贝,简直不好意思出门:比如《西游记》里,有无数法宝:什么金刚圈、玉净瓶、芭蕉扇、定风珠、袋子、金铙、紫金铃、二气瓶。又如《封神榜》里,诸如混天绫、乾坤圈、五色神石、翻天印、攒心钉、混元金斗、金蛟剪、四神剑,那都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来我往更上一层楼。而这些,几乎一律是各家道长、仙人、神佛自己制造的,凡人和妖怪一般造不出来。所以妖怪偷了法宝下界,孙悟空去找主人,一找一个准。

中国小说,有很好的非现实传统。唐朝段成式的《酉阳杂俎》里,有书生半路遇到僧人,有妻有子,是个大盗;书生朝他脑袋发了五记弹弓,僧人没事,还把自己一位会飞檐走壁的儿子,介绍给书生认识。《广异记》说,有个成都人,日暮深山赶路,被请去吃宴席。席间有所谓六雄将军、白额侯、沧浪君、五包将军、巨鹿侯、玄丘校尉、洞玄先生,显出原形来,原来是猿熊虎狼豹鹿狐龟——类似于此的故事,中国一向都有。再往上推,便是《山海经》的世界观。

此后的《三国演义》、《封神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乃至于《红楼梦》,各类和尚道士,妖怪仙人的法术,那都不得了:能掐会算,料事如神,没事就借东风、降大雪,改换天地。

甚至,想更远一点。

中国老百姓对神秘主义的信仰,历久弥深。直到解放后,民间村庄还有扶乩请仙的道士,可以请神附体,俗称跳大神;闹义和团的时候,真有大批老百姓相信,可以请神上身。甚至今时今日,我母亲所住的小区,还有人相信:拜观音菩萨时,不能吃不干净的东西;去拜拜佛,可以保证孩子考上大学;头发指甲不能被人拿走了,不然人家可以拿你做法……

早期科学不昌明+幻想,是古往今来传奇的根由。西方魔幻与东方幻想,在这方面半斤八两:

在人们旅行还不大方便的时候,流浪途中的神魔仙怪小说大行其道。当现代科技扼杀了神魔仙怪的土壤后,世界就有两种方式。一是将目光投向星辰大海,那就是许多科幻作品的来由——某种程度上,《星际迷航》,就像一部以宇宙为背景的大航海时代故事。二便是创造一个中古背景、仙侠妖魔依然可以存在的世界:比如,托尔金先生的《魔戒》,再造了一个中世纪英国范儿的中土世界。

为什么我们曾经有一种,“西方有魔幻,中国无幻想”的错觉呢?

因为西方在近代,制造出了若干骑士小说+哥特+剑与魔法+历史架空的世界:因为《魔戒》、纳尼亚世界、龙枪世界们的存在,在中文语境中,魔幻这个词,很容易被窄化成一类题材:

仿佛《冰与火之歌》、《魔戒》那类架空历史,或者说剑与魔法系列,或者蒸汽朋克。仿佛龙、剑、勇士、魔法、祭司、飞空艇,才称得上是魔幻……

但如上所述,依靠叙述构筑的幻想世界体系,不该如此狭窄的。

许多人打过《最终幻想》这类RPG后,下意识地将一切RPG游戏都纳入这个角色逻辑中,寻找勇士、白魔法师、黑魔法师,而忽略我们也可以制造出深入人心的李逍遥、林月如和赵灵儿……

同样,东方语境下,也可以营造出美轮美奂的幻像。从历史上来说,庄子写河伯与海若的对话,列子御风而行,孙悟空大战十万天兵,姜子牙封神,这些也可以是奇幻;《山海经》和《西游记》足以给你提供足够的怪物图鉴。东方传说,有足够浑厚的底蕴制造一些新东西。

这个时代所需要的,也许只是读者们抛弃一点成见——除了剑与魔法,除了带有骑士小说色彩的哥特魔幻,我们的文化,也可以从《山海经》、《搜神记》、《封神榜》、《西游记》中,提炼出天地遨游、仙魔神鬼,类似于仙剑、蜀山这样,东方式的幻想体系。《蜀山》体系,是许多卷书构建的;天山体系,是梁羽生先生许多小说构建的;然后,我的熟人唐缺老师参与的《九州》,也是一个大体系。

我们这个时代的幸运在于,叙事方式不再那么单一了。上一辈人的隋唐故事体系、三国故事体系,是靠小说、评书、戏剧、绣像画给构筑的。而如今,我们有漫画、小说、游戏、电影可以使唤。评书的老先生们一套大赞背得滚瓜烂熟,也许如今电影只需要一帧镜头便够了。

所以叙述者们在这个时代,是幸运的。这是个习惯视觉转化的时代,天马行空的架构,是完全可以用游戏或电影构造的。实际上,这些传统在逐渐立起来:今何在和他的《悟空传》,江南和他架构世界观的《天谕》。

不用着急。毕竟托尔金先生及他的崇拜者们,是在半个多世纪前开始建构他们的世界了,这一切需要时间的积淀,才能在一代代人心中建立印象;而东方文化的幻想世界,正在一点点被建构起来呢——那存在于每个幻想世界的设定,存在于每一代东方背景游戏的剧情,存在于每个不在意西方的骑士魔法师,却传颂李逍遥、赵灵儿与林月如传说的玩家的脑海之中。

链接:http://zhuanlan.zhihu.com/p/20723742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西方有魔幻,中国无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