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深圳:当人才遇上高房价 残酷的适者生存

2016年春节后,小姚退掉了租住在深圳龙华的房子,回到了潮州老家。

小姚2007年来到深圳,从事外贸行业。八年间,随着深圳房租的攀升,他从罗湖的新秀村搬到龙岗的布吉,又从布吉搬到龙华的杨美村。

“现在索性搬回家。”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拿出在深圳存的买房首付的一部分,在家乡开了一个教育培训机构,过得还不错。

2015年,深圳楼市领涨全国。数据显示,2015年,深圳共成交新建商品住宅6.6万余套,成交面积665.89万平方米,同比分别上涨58.65%和65.21%。

这一波上涨扼杀了小姚买房的最后希望。“外贸前几年收入很不错。但这几年,工资并没有怎么涨,但是房价越涨越凶。”眼看首付越差越远,小姚最终决定回家。“家乡资源少,能做的事情少。优势是各方面成本低,适合草根创业。”

艰难的选择

白领小姚的选择并不是个例。

去年11月,在媒体工作的小贺离开深圳去往杭州。离开深圳时,租住于岗厦北40平米的一室一厅,房租已由前两年的2800元/月上涨至4500元/月。而现在杭州阿里西溪园区附近租住的两室一厅,89平米,月租金2800元。“发现深圳的一室一厅在这里可以住两室一厅还有书房,感觉很爽。”小贺笑称。

房子无疑是2015年深圳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在腾讯公司内部论坛2月发布的一次主题为“一线城市房价这么高,还不停涨,要不要回到二线城市”的调查帖中,近四分之三(193人)选择“考虑回,二线城市房价低压力小”,四分之一(67人)选择“不回,一线城市收入高机会多”。

与疯狂的楼市同步的还有深圳的房屋租金。根据中原地产和链家的数据,2015年,深圳住房租赁平均月租金为63.96元/平方米,较2014年上涨23.1%;套均租金4842元/月,同比上涨22.4%。

一位做办公系统的创业公司CEO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由于员工大多住在龙华,去年10月,把办公室从科技园迁往了龙华。“没办法,互联网公司加班多,员工住的近加班的积极性也更高。科技园再好,政策支持再多,员工上班没有积极性”。

有着同样烦恼的易瞳科技CEO梁剑泓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公司研发人员平均月收入一万五到两万元左右,但是住在宝安、光明、龙岗居多。“为了省钱只有牺牲时间,上班太远,很辛苦。”

房价带来的高生活成本,已成为影响求职者、创业者在深圳发展的最重要因素。

人口结构调整?

深圳市政协委员、深圳市中医院副院长李惠林对此更是深有体会。

在今年的深圳市政协会议上,李惠林厉陈深圳医疗系统人员短缺的问题,直言医务人员的报酬与劳动付出不匹配,加之房价太高令人才望而却步。“我们院三年前从青海西宁引进了两位人才,但有一位待了三个月就回去了。因为在西宁他的工资一个月能买一平米房,但在深圳四个月都买不到一平米。”李惠林在两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

聚领威锋以及聚电网络等多家企业负责人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抱怨,这两年招聘明显感觉应聘者数量没有前些年多,而员工的薪酬期望还在不断提高。

“我们只能给钱,给期权、股份,让人有点期望。”聚电网络科技总经理卢晓晨说,今年针对部分人员已经进行了调薪,希望政府能给企业减税,多些保障房供应。2015年,聚领威锋申请到了15套人才公寓,“当然,这远远不够。”

“房价的走高势必带来人口结构的调整,背后是产业结构的调整升级。”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解释,在市场的作用下,企业会考虑是不是以这样的成本在这里运营,产业模式是不是需要转型升级。

梁剑泓也持同样的观点,他认为,美国硅谷、旧金山的房价就相当高,但如果创新的预期回报更高的话,企业和创业创新者会作出自己的权衡,“说得残酷一点,就是‘适者生存’”。

但这种类似“适者生存”的残酷逻辑,在促进产业升级的同时,是否会削弱深圳对人才的吸引力?

宋丁认为,世界上最发达的一流城市,都存在着高房价的问题,房价的走高和人才的流失并不能进行直接关联。对于高端人才而言,事业长远的发展、子女教育、医疗保障都是置业需要考虑的因素。

“随着产业的升级,只有一些高附加值的产业以及能带来高附加值的人才能留下来。如果是无端炒作,高房价状态并不会持续,但如果是经济结构调整催生,将会是持久现象。”

来源:http://newseed.pedaily.cn/201604/201604231324440.s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逃离深圳:当人才遇上高房价 残酷的适者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