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一下女大学生走私游戏被抓背后的故事

4月19日,一条名为“深圳8名女大学生走私游戏碟被罗湖海关截获”的新闻出现在了不少玩家的社交网络上。其实这则新闻4月18日下午就出现在了人民网上,只不过次日被多家游戏媒体报道之后,才算是在玩家群体中火了起来。深圳台的《都市路路通》节目对此事进行了视频报道,可以点此查看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4月11日傍晚5点半至7点半,深圳罗湖海关在8名旅客的行李内各查获未向海关申报的PS4游戏碟20张,总共160张(后经确认均为《黑暗之魂3》)。这8人无一例外都是年轻女性,在接受海关人员询问时声称她们中“多数为深圳某大专院校的在校大学生”。一开始当事人还坚称这些光盘都是自己用的(买20张《黑魂3》自己玩,莫非是打算死得不爽就掰盘?),后来才坦白她们是经人介绍在水客的安排下从事有偿带货过关活动。只要交货成功,她们便可赚取一定数额的带工费,其中有些人甚至把男友也给介绍了过来。

用人民网的话说,“这些大学生大多涉世未深,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被水客团伙利用,得不偿失”。

其实这条新闻之所以能吸引我们的眼球,无非在于三个关键字:女大学生、走私、PS4游戏。

关于“女大学生”,倒是没什么可说的,她们是也好,不是也好,都不会对这条新闻的本质产生大的影响;但“走私”和“主机游戏”,就和作为玩家的我们息息相关了,所以,借着这个机会,就让我们来稍微了解一下这条新闻背后的故事。

水货游戏那点事儿

为了尽可能地了解事件全貌,我们联系到了一位交情不错的淘宝游戏店铺店主,就给个化名叫华仔吧。

华仔对于这则新闻的看法很简单:正常。

虽然数字版游戏在全球范围内所占的市场份额正在不断上涨,但无可否认的是,对国内玩家而言,实体版依然是主流(这个在我们之前的某期圆桌会中也有所体现)。而能够通过国内正规渠道买到的主机实体游戏毕竟还只是少数,那么“水货”自然就成了我们书架上最常见的存在。

当然,这一需求也不是最近才有的,自从游戏主机进入国内,水货游戏便成了业界的常态。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既然如此,那就总会有人时不时被海关逮个正着,这就是为什么华仔说“正常”。唯一有所不同的是,这次报道中的涉案货物是我们更关心的“游戏”。

在众多水货中,出于语言和地理上的便捷,港版水货无疑是我朝玩家的头号选择。一盘港版水货游戏从出厂一直到我们手里,大概要经历如下几个步骤。

很显然,第一步和第三步都很安全,几乎所有的风险都集中在代理商到零售商这一环节。只要能把游戏从香港带到深圳,就算是大功告成了,至于怎么带,一般分为两种方式。

一种是批量入境,通常是通过集装箱运输,虽然效率高,但成本和风险也是成正比的,买卖游戏毕竟属于小本经营,很少会走这条路;还有就是新闻中这种人肉带货的方式,也就是所谓的“水客”。

水客,旧指贩运货物的行商,现在则特指受走私团伙雇用,频繁往来于两岸三地人肉携带水货以赚取带工费的一类人。根据曾在深圳呆了好多年的几位前UCG老编表示,当地的水客数量可谓多到令人发指,可以说已经发展为了一种社会现象。水客的“业务范围”也是五花八门,iPhone、奶粉、化妆品……只要是大陆消费者需要的,他们就带。主机游戏当然也不例外,因为成本较低且操作性强,大多数大陆游戏零售商都会选择这种方式进货。

▲深圳罗湖的水客中转站

▲一位试图用iPhone将自己伪装成机械战警的水客

当然,个体的水客是很难接到单的,一般都会有水客头子接单并组织人手。而随着通讯技术的发展,水客和头子之间甚至可能素未谋面,比如新闻中的女大学生们便是完全通过微信群与水客头子交流,她们只需获悉接货和交货地点。

顺便提一句,水客头子往往喜欢找没有案底的新人,在行话里这叫“白底”,这样可以解释为什么这次犯案的会是8名“涉世未深”的大学生。

▲在国内某分类网站上随手一搜就能找到不少相关信息,可见其市场之大

水客这一行,实在是水太深,想要说清几千字都未必够用。所以,还是让我们回到这条新闻,这里有两个问题值得探究一下。

首先,既然带游戏的水客那么多,被抓到也不是第一次,那为什么偏偏这次被报了出来?

可以猜测这很有可能和4月8日起实行的海关新政有关。根据新的政策,部分境外商品在入关时的税率有所调整,而海关方面近期也加大了查处力度。

▲海关新政中的行邮税分为了三档

在最新颁布的《关于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的通知》中,“游戏碟、盘、卡”所在的“游戏品”分类所征收的行邮税由10%上涨到了15%。按照这个标准,20张PS4游戏,假设一张价值300元人民币吧,那也是一笔不小的税收——虽然比起iPhone什么的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但也足以看出海关对水货游戏的重视程度正在提升,这更像是一次以儆效尤的举动。别忘了,这条新闻是人民网最先报道的。

第二个问题是,冒着不小的风险参与这种违法活动,这些女大学生到底能赚多少?

据华仔说,很少,可能比你想象中的更少。

可以看到,即便是水客头子,在一张游戏上也只能赚个5块钱,而给到水客的可能只有2块钱。按照这个数额,一书包20张游戏,也就能赚个40元。

华仔告诉我们,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采用“全包制”,差不多就是水客方面给零售商卖个“保险”,每张碟收取的费用由5元提升到20元左右,一旦中途出了什么问题,水客需要承担客户的损失。如果新闻中的那几位女生采用了“全包制”,那对她们(或是她们的组织者)而言,亏的可能就更大了。

人民网在报道时称这些女大学生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为水客团伙利用,这个用词倒是很精确。

卖游戏的也不好过

如此“压榨”女大学生,零售商心太黑?

也不尽然。用华仔的话说,这门生意现在是越来越不好做了。就说新闻里的游戏被扣吧,光是缴税就得好几千,还不知道会不会罚款,要是没走“全包制”,可够他的这位同行喝一壶的了。然而海关押货只不过是他们面临的烦恼之一,而且还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的问题是,玩家现在的选择太多了。

首先是网店的兴起。同样是购买主机游戏,和过去的实体店相比,网络上透明的价格让人一目了然,玩家可以轻易地货比三家。大多数游戏的售价都在20元左右的区间内浮动,你要把定价调低5元,也许就意味着能多50个订单。

何况,玩家还能选择数字版不是?就像前文所提到的,实体版在国内依然是主流,但数字版崛起的苗头已经很明显了。相比实体版,数字版虽然有一些先天缺陷,但同时也有其得天独厚的优势。

再者,国内行货的出现也从某种意义上挤压了水货的生存空间。当《瑞奇与叮当》的国行版本和全球同步发售,你会选谁?倘若《神秘海域4》能成功引进,你又会选谁?(不过总体而言华仔还是支持国行的,毕竟这扩大了国内的主机玩家群体)

▲至少我身边所有购入《瑞奇与叮当》的朋友都选择了国行版

出于以上这些缘由,这个行当的利润也没以前来得高了。每卖出一张价值300元的游戏,店家大概也就能赚个盒饭钱,这还没计入经营网店或是实体店的开支,显然算不上一门特别“好赚”的生意。

华仔告诉我们,根据行业内的标准流程,代理商一般会在游戏发售3个月前询问零售商所需订单数量,像是《黑暗之魂3》这种级别的游戏,肯定都是几百张起订。虽然钱款要到取货前才会交付,但谁也不想惹毛代理商,所以临时减少订单一般是不可行的,除非你下次不想和对方合作了。因此,想赚这点钱,还得保证足够的运转资金。要是错误估计了游戏的销量就会比较蛋疼,比如今年年初的PSV游戏《机动战士高达EXVS 武装力量》,游戏灾难性的口碑让不少店家都成了受害者。

▲《机动战士高达EXVS 武装力量》让玩家和游戏卖家都伤透了心

对了,在这个过程中,还有可能遇上代理商砍单或是强行搭售另一款滞销游戏的情况。这种“遭遇”有时也会传递给普通玩家,比如村长就曾在购买《火影忍者疾风传 究极忍者风暴4》时被要求一定要同时购入一款口碑糟糕的游戏,当然他果断放弃了……

华仔说,他入这行其实也没几年,但已经目送了不少同行的淡出。虽说做的是小本经营,但要操心的事儿倒是不少。不过对于这条新闻,华仔倒是不怎么担心,因为那只是“小概率事件”,说完他还补上了一个“滑稽”的表情。

水客也好,网店店家也好,他们都在我们的游戏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虽然这个行业现在正面临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就国内现状而言,在未来可以预见的一段时间内,他们仍然会是和我们的钱包打交道最多的对象之一。无论如何,多一点理解,多一点沟通,总是没错的。

来源:http://www.vgtime.com/article/10059420.j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挖一下女大学生走私游戏被抓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