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白领吐槽耗资十万14次拍牌血泪史

4月16日,上海国拍行公布4月份最新的上海汽车牌照拍卖结果:此次参拍人数再创新高,达到256897人,比上月增加了35788人,本月牌照投放额度为11829张,中标率为4.6%。最低成交价85100元,平均成交价为85127元。有24.5万人未能拍中车牌。

15个月前,沪上白领小可(化名)失恋了,为了安慰自己,他决定买辆车,于是在上海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下称“国拍行”)花两千元领了份标书准备拍沪牌。万万没想到的是,相比失恋的痛苦,拍牌更痛苦,小可开启了一段痛苦而漫长的辛酸拍牌历程。

“此生最重要的决定”

先介绍下上海拍牌制度,为解决上海交通拥堵的状况,1994年开始首度对新增的客车额度实行拍卖制度,上海开始对私车牌照实行有底价、不公开拍卖的政策,购车者凭着拍卖中标后获得的额度,可以去车管所为自己购买的车辆上牌,并拥有在上海中心城区(外环线以内区域)使用机动车辆的权利。

虽然拍牌制度很早就有了,但一直以来要获取一张沪牌最大的问题还是钱的问题,只要你肯出钱,牌照就不会远。但是这两年,随着拍牌的人数增加,上海对牌照的数量限制加强,并且对外牌的权限也开始限制,让沪牌的价格不断飙升,命中率也越来越低,目前基本维持在5%以内,沪牌已经不是出钱就能买到的一张“中国最贵铁皮”了。

小可的一位同事小悦一直在庆幸两年前做了拍牌的决定:“两年前上海的车牌刚开始紧俏的时候我花2000元找黄牛拍了车牌,就是一个月后的中午我坐在马桶上莫名的就收到了中标的短信,当时一点感觉也没有。但是就是从那个月开始,5天后黄牛价变成了3000元,两个礼拜后变成了5000元,再过一个月就是10000元代拍费,即便如此,也很难拍中了。”回想当年的决定,小悦表示:“我觉得那个月拍牌这是我此生做的最重要的决定。”

小悦的话并不夸张,目前已经拍了二十多个月还没拍中的竞拍者们,他们一定非常能理解小悦的话。小可就是其中一个。

漫长而辛酸的拍牌路

刚拿到标书的时候,小可首先要决定是找黄牛还是自己拍,经过了解,小可认为黄牛跟自己拍都差不多,差别不过是网速、手速,还有运气。面对水涨船高的黄牛代拍费,作为收入并不算高的普通白领的小可决定自己碰碰运气。

运气似乎并未青睐小可以及数十万拍牌者,很多人都经历了十多次才拍中,小可也没能例外。最初三次,小可连碰运气的机会都没有,每次都是最后关头价格没来得及输入、验证码出不来或者提交价格后出现错误。也就是说,试了三次,小可连将最后的价格提交上去都办不到!

小可开始感到担忧,但同时又不甘心,没有试过就失败了,有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不甘心,第四个月,小可终于把价格提交上去了,可是结果却还是没中,虽然小可提交价格是在最后一分钟的第57秒,但是最低成交价截止时间是最后一分钟第58秒,也就是只有最后两秒成功提交价格的人才有机会拍中牌照。

小可绝望了,这时候,小可曾经拍中过牌照的好友看到了小可发在朋友圈的牢骚,决定帮小可一把,自告奋勇要帮小可拍牌,此刻的小可已经心力交瘁,不想再自己拍了。小可这位朋友拍中牌照是在2014年,那个时候牌照拍中的难度并没有那么难,这位朋友显然低估了拍牌的难度,两次过后,小可的这位朋友放弃了。

六次过后,第一张标书已经作废,小可因为疏忽错过了一个月的拍牌。接着,小可去福州路国拍行领了第二张标书。显然,这次小可再也不想自己拍了,因为对于拍牌,小可除了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还有一种无力感,因为这不像是一场考试或竞赛,你通过自己的努力就可以提高成绩甚至成功,就算小可拍牌前做再多的准备,看再多的拍牌历史数据,拔掉家里所有网线只留一根拍牌电脑用……结果只有一个系统消息:您没有成交。

第二张标书,小可直接找了黄牛,还特意托人让黄牛找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手来帮拍,这次小可已经不用直面失败了,他只需要静静等待,五个月很快过去,黄牛一直没有拍到,看着还剩一次机会的第二份标书,小可好了伤疤忘了疼,决定再试试运气,毕竟身边好几个好友都靠自己拍中了,他也从好友那边求教来了不少成功经验,这是在2016年1月,上海市交管委破天荒地将牌照数量从上个月的7698张提高到了9409张牌照,这是去年一年都没有达到过的数量,2015年,仅有两个月牌照投放量超过八千,其他几个月都是七千多张。小可认为这是一个机会,重新燃起了希望,恰逢小可一个同学第一次拍牌,两人互相交流了一下同时开拍,结果让小可大跌眼镜,老同学第一次自己在家里拍一拍即中,小可再次落败,看到老同学一次就中,小可又是羡慕又是嫉妒,死的心都有了。

小可几近绝望,跟家里商量要不要弄张外地牌照,就在此时,上海对外地牌照从严的消息不绝于耳,很多被认为是谣传的消息一个接一个成为现实,小可放弃了上外牌的打算,很无奈的再次来到福州路国拍行,再次买了第三张标书。

此时的小可已经对拍牌不抱有太大希望了, 拿到第三张标书后,小可并未在意,直到快要拍牌的前一天,小可才想到去联系黄牛,不过小可联系的那位黄牛表示人员都已经排满了,一时间无法多加小可一个名额,让小可这次先碰碰运气,下个月再帮拍,拍牌的结果依旧是落败。这次拍牌失败后,小可第一时间将账号交给了黄牛,而黄牛的报价已经到了20000元,小可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当初舍不得8000元黄牛代拍费,现在要花两万元,如果现在舍不得两万元,未来说不定要四万呢,当然,这一切对已经心力交瘁的小可来说都不重要,能够帮拍中就可以了。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第十五个月,第十四次拍牌,小可终于中了,此刻的价格相比一年前已经涨了一万多,加上代拍费,为这块铁皮付出的价值达到了105100元。

小可的拍牌路漫长而辛酸,经历了自己拍、找朋友代拍、找黄牛代拍、自己拍、找黄牛拍,历经15个月共拍牌14次。也许有人说是多亏了黄牛,但事实上,小可曾经找过黄牛,黄牛也一样没有拍中,小可看来,能够拍中,更多是运气成分吧。“拍牌俨然成为一场靠运气的心理战,心理素质不高的人我劝你不要熬了,还是找朋友或者黄牛代拍吧。”小可如是说。

更多请戳:http://industry.caijing.com.cn/20160418/4106514.s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上海白领吐槽耗资十万14次拍牌血泪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