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的错别字

萝卜网

在明朝有这么件事。

有个叫卢熊的人,人品和才学俱佳,被吏部推荐到朝廷做官,朱元璋就委任他到山东兖州当知州。

卢熊走马上任是最高领导指示,又不是自己占山为王,自然要启用官印,发布文告。当他把皇帝授给他的官印取出一看傻了眼,原来,朱元璋笔下的诏书是授卢熊为山东衮州知州,这“兖州”被朱皇帝写成“衮州”了。

这事其实很好办,皇帝老子写了个错别字,错就错了吧,顶多后人多记个通假字,衮州就衮州,你当你的官,也就没事了。但这卢老兄一根筋,办事穷认真,他认为兖州就是兖州,怎么能改成衮州呢?于是,他向朱皇帝上了一道奏章,意思说:老大,您写了个错别字,将“兖州”写成“衮州”,这样名不正言不顺,我怎么上任哪?您受累改过来吧。

老朱一看奏章,恼羞成怒,天下都是我的,我说是衮州就是衮州,你这厮竟敢给我咬文嚼字,分明叫我“滚”蛋,我先让你脑袋搬家。卢熊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这卢熊因为指出领导写了个错别字,就被要了命,看起来很冤,其实也不冤。

本来朱领导是穷孩子出身,没上过学,能批阅奏章已是自学成才的榜样,写个错别字也很正常。但他不是平民百姓,是至高无上的皇帝,写个错别字不怕,怕的是你知道,而且还有传播领导错误的行动。你说,皇帝老子要承认自己写了个别字,那面子往哪搁,所以,我不能认错,只能是你错了,你错了还不该杀?这就是领导的逻辑。

卢熊是文人,专业是搞学问,做官只能算业余,而朱元璋是政客,专业是搞政治,所以,卢熊错就错在跟政客讲起了学问。

在清朝也发生件类似的事。

乾隆皇帝有两大嗜好,一是好吟诗,一是好题字。乾隆写的字多,出现错别字的概率也就大了。

乾隆南巡镇江时,经过金山寺寺门外,一时手痒痒得不得了,要给老和尚们留下点墨宝。于是随行的大臣们拟了四个字“江天一览”,不知是眼花,还是手哆嗦,乾隆却写成了“江天一觉”。群臣们一见可慌了神,皇帝写了个错别字,这场怎么收?乾隆也看出了问题,怎么办,承认吧,丢人;不认吧,原版就在一边放着……皇帝和大臣都僵在了那儿。

这时,方丈出来打圆场,说:“红尘中人苦于罔觉,果能览此江天心头一觉,即佛氏所谓‘悟’一之旨也,好匾好匾!”这马屁拍得可真是时候,乾隆避免了尴尬,龙颜大悦。

朱元璋下诏书,非写不可,而乾隆题匾,完全是穷得瑟,好在他没遇到卢熊,要不然这皇帝的脸面可丢大了。

其实不管皇帝有文化也好,没文化也好,都要在人臣面前装出有文化的样子。他自己有没有文化,写没写错别字,心里清楚得很。在强权就是真理的时代,你跟他较不了真,因为他手里有指鹿为马的权力,你只有接受的份。朱元璋也好,乾隆也好,在有些时候就只挂着条遮羞布,卢熊将这块布揭了下来,而那老方丈却给披了件大氅。(文 / 张艳涛 )

(摘自《杂文月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领导的错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