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能一周休2.5天?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微信号:nanfangzhoumo


周应该休假几天?一些人的心声:最好天天都休假,每天都是带薪假,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但理智告诉我们,自己不是富二代,就别做那样的梦了。何况真富二代又有几个不努力的?不过,正在热议的2.5天休假,听起来好美,不应是梦吧?

从2016年4月1日起,江西吉安市与山西晋中市进入了夏季周末2.5天休假模式。2015年8月国办《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提出:有条件的地方和单位可根据实际情况,依法优化调整夏季作息安排,为职工周五下午与周末结合外出休闲度假创造有利条件。当年,江西上饶市、湖南宁乡县旅游局与贵州黔南州等响应号召,出台了细则。

问题来了。

第一,施行2.5天休假,是否意味着要改变40小时工作制?

在上述文件出台后,文件起草者之一、国家旅游局官员彭德成曾解释:“弹性作息,需要在遵循国家法律规定每周40小时工作时间的前提下,将周五下午的工作时间提前安排到其他工作日中……而不是缩短每周法定工作时间、周五下午直接安排放假。”这是说,弹性作息并非36小时工作制。那么,周五下午放假,周一到周四增加工作时间,行吗?

4月1日,国办相关负责人指出:“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有明确规定,不能直接把周五下午工作时间安排到其他工作日中。对于将周五下午休息时间计入带薪年假时间的,也要根据实际情况,统筹考虑政府工作、企业生产经营和职工利益,不能不顾实际简单从年假或法定节假日中扣除。”

这两句话有水平:“不能直接把周五下午工作时间安排到其他工作日中”,“不能不顾实际简单从年假或法定节假日中扣除”。加“直接”“简单”后,问题又来了:到底能否把周五下午工作时间安排到其他工作日中?到底能否把周五下午休息时间从年假或法定节假日中扣除?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本不需要加“直接”“简单”,直接说“不能”就得了。但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又有新的问题。1995年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职工每日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40小时。在其他工作日增加工作时间,涉嫌违反8小时工作制。所以答案只能是“有条件的肯定”。

查吉安市与晋中市的规定,两地均提出了三种冲抵方法:将平时加班时间、法定节假日值班轮休时间调剂到周五下午(可以);从带薪年假中扣除(似乎可以);每周增加2小时工作时间(涉嫌违反8小时工作制)。不过,员工为了得到2.5天休假,工作日自愿加班总可以吧?

在这里,建议吉安市与晋中市把“每周增加2小时工作时间”的冲抵方法去掉,依法治国嘛。员工在周一到周四多工作几小时其实是可以的,只是不能叫“工作时间”,得叫“加班”。“将平时加班时间调剂到周五下午”实质上已包括了“每周增加若干小时工作时间”的做法,又何必给人以口实呢?至于2.5天休假有没有实质改变40小时工作制,见仁见智咯。

第二,2.5天休假是否会沦为公职人员的小众福利?

根据彭德成的解释,弹性作息是鼓励性和倡导性措施,不是强制性要求。2.5天休假的安排,吉安市称“适用于全市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本市范围内的各类企业及中央、省属单位可参照执行”,晋中市称“适用于全市党政机关、团体、事业单位,社会组织、企业可比照本办法执行,政府窗口服务单位暂不实行”。

可见,能享受2.5天休假福利的是公职人员,首推公务员与事业编制人员,随后跟进的可能是国企员工。在目前经济下行未有改观之下,只有极少数业务不断增长的朝阳行业及业务与盈利比较稳定的行业,能承受弹性作息可能导致的成本上升,一般民企员工能保住饭碗就已经不错了,恐怕很难有享受2.5天休假的奢侈。

此外,以为民企员工也渴望尽可能多的闲暇,是误解。2014年,重庆富士康工人曾爆发罢工,抗议的不是加班多,而是加班时间减少。以为他们愚昧的,才是真愚昧。

表面上,国家可以规定每日及每周的法定工作时间,可以规定每月加班时间的上限与加班费。但真正起作用的是市场逻辑:边际效用递减定律,用于工作的时间边际生产率会递减,用于闲暇的时间边际效用也会递减。每个员工都存在着一个最优的时间安排比例,令用于工作的最后一小时之所得与用于闲暇的最后一小时效用相等。对一个自食其力的人而言,并非闲暇越多越好,也并非工作越多越好,追求的应该是工作所得与闲暇的总效用最大化。

公职人员的收入来自纳税人的钱,职业前景稳定,几乎没有失业之虞,这意味着增加任何福利总有人来埋单,也不用担心组织成本上升、效率下降,在市场上失去竞争优势。但企业就不一样了,是消费者用钞票投票,决定了员工的收入与福利水平,强行提高,只会适得其反。

看来,暂时也主要由公职人员享受2.5天休假的夏季了。有意思的是,夏季弹性作息,晋中市为7个月;纬度差不多的上饶市与宁乡县均为3个月。纬度越高,夏季越长?这显示了弹性作息多么有弹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谁才能一周休2.5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