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生活越来越好?说这话的人没去过工厂吧

都说社会在进步,生活更比以前好,但现实与理想的差距又总是那么的遥远。社会是在进步,但我们的生活也并没有因此变得更好过一些。工作难找,物价高涨,房价高企……生活本已难过,硬生生还刚上这些。为了生存,就这样被生活中各种各样的烦恼所挟持,说举步维艰也不为过。

今年过完年,市场形势变得愈加恶劣,工厂倒闭的倒闭,搬迁的搬迁,工作岗位也越来越少,最近也总是听到朋友们谈论工作的难找,生活的无奈。很多人为了能够抓住一份工作的机会而“游走”在城市里面,每天奔走着,失落着,也惆怅着。他们放低尊严,变得低声下气,只为那一丝工作微渺的希望。但是生活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努力而给他们开绿灯,反而硬生生将希望之灯一盏盏给掐灭。于是很多工友只能选择带着失望离开那车水马龙、繁华霓虹的都市,回到老家去寻找那难得的归属。

在深圳宝安,有大量电子厂、玩具厂和塑胶厂的工业区驻扎在那里,过去也曾是一片繁华,工友上下班以及周末的时候会显得特别热闹。很多工友为了克服单调沉闷的工作而选择隔段时间换个工厂工作,而工厂经常性的大量招工也正是他们能够实现一年几次工作流动的基础。

然而,我的朋友,阿杉,在最近几个月遇到的情况却与她过去的经历有些不一样。由于之前经常性的上夜班,她的身体已经没办法承受长期夜班带来的伤害,所以在找新的工作的时候只有一项要求——那就是不用上夜班。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要求,阿杉花了四个多月的时间也没有实现。最终,深圳高昂的房租和生活花费还是压垮了她,工作没有着落,她不得不选择回老家。

阿杉不短的工作经历中遇到过两类工厂,一类是要上夜班、底薪比最低工资标准还要低、工作环境恶劣的小黑厂;另一类,是大家经常说的按劳动法里最低工资标准给工资的大厂。往年,这些大厂招工多,招工人的年龄限制在18—35岁;然而今年大厂不光招工少,更是将年龄限制在了18-25岁。超过25岁的女工,基本很难在那里找到工作。

相比于女孩子,在深圳的工业区里,男孩子能够找到工作就更难了。曾经我坐公车路过工业区的时候,经常会看到工厂的门口围着一大群人,其中大多都是男孩子在找工作。同时我所在的几个工人交流QQ群,每天都有许多工友在里面求介绍工作。甚至有工友说,不管什么工作,只要介绍成功,都愿意给几百元的介绍费,求只求能找到一份安稳的工作。

随着工厂加班时间的减少,很多工友到手的工资连自己都养活不起。有些工厂还给工人放没有工资的停产假,虽然劳动法规定,因工厂停产的导致工人无法工作是要给工人发工资的。但就算这样,工人到头来拿到手的工资连最低工资2030元都没有(深圳最低工资标准为2030元)。对于“上有老下有小”的工友来说,日子只会变得更加艰难,同时还要时常担心自己手里的这份还不够糊口的工作会不会什么时候突然就丢了,于是,为了生计,他们不得不忍受工厂严苛的管理,和逐年减少的微薄的福利。曾经在QQ群里听一个工友说,她之前就经常被产线老大骂,还被克扣工资。但就是这样的状况,她还是得忍气吞声,因为怕顶一句嘴就被开除,而唯一能缓解情绪方式也只剩跟朋友们抱怨下,发泄下自己的不满。

现在呢,工友们的生活越来越艰难,然而资本家却天天嚷嚷着说,经济下行,人工成本上升,要求政府给减负。这不,刚过去的两会,楼部长也跟资本家站一起了,为了增加所谓的就业市场灵活性,就说要修改劳动合同法,这样赤裸裸的让工厂开除员工没压力,我真想当面问问楼部长啊,请问这劳动合同法还怎么保障工人权益啊?

还有啊,头天总理说要给企业减负,第二天各大城市就纷纷出台相关意见,企业社保缴费比例也纷纷下调。可是再回头一看,嗯,总理的话很管用,社保缴费比例确实是降低了,不过主要是降低企业的缴费比例,工人的根本就没有少。而第一代外出打工的工人如今到了退休年龄,很多都没有养老金的保障,社保追缴也喊了很久却没见行动有多迅速,1995年就已经实施的劳动法距今也二十多年了,也没见在世界工厂里有多好的实践,实践还真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呀。

都说民众生活都在变得越来越好了,但是这些工间疾苦你们有看到吗?

来源:http://groundbreaking.cn/yanyi/laogong/7054.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民众生活越来越好?说这话的人没去过工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