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

作者:银教授

4岁时,李建军问:妈妈,意外是什么意思?

妈妈:你就是一个意外。

李建军,英文名:Accident。

当初爹妈喝醉了生的他,所以智商偏低。

他爸死得早,他妈酗酒。

8岁那年,他对喝醉的老妈说:妈,我想要5块钱买零食吃。

妈妈:你能数到几,我就给你多少钱。

李建军:1、2、3、4、6、8.

妈妈很开心:我聪明的小宝贝,你终于能数到8了。

然后给了李建军7块钱。

没错,他母亲也有点傻。

因为傻,大部分小孩都欺负他。

他问:妈妈,别人欺负我怎么办?

妈妈:跑。

所以李建军从小就跑得很快。没办法,为了生存。

别人用弹弓打他,他跑得比弹弓发射的弹珠还快。

放眼全市,他最快。

但他从没过校运会的跑步冠军,因为总是跑到了别人赛道上而被取消比赛资格。

因为傻。

他的童年,几乎没人愿意跟他玩,只有一个叫王守印的人愿意陪他玩。

因为王守印也是傻的。

他们在一起玩了整个童年,一直玩到18岁那年。

那年,他们玩大了。

【十年前,李建军18岁】

王守印、李建军、李建军的妈妈,三个傻子在客厅看《天线宝宝》。

百无聊赖,有人提出来练练胆。

然后就上街了。

【街头】

三个人蹲在墙角。

李母:你们说的练胆,说的是这个?

王守印:怕了?

李母:我连蟑螂都不怕,还怕这个?

王守印掐灭一根烟,躲在墙角,指着不远处的运钞车,对李建军:准备好了没?

李建军:没。

王守印:一般这个时候,你要说准备好了。

李建军:但我确实没准备好。

王守印:为什么。

李建军:你说要抢运钞车练胆,但我们连枪都没有,万一被押运员击毙怎么办?

王守印:你是不是傻?

李建军:知道还问。

王守印:你先把押运员的枪抢过来,我们不就有枪了?

李建军:有道理。

王守印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李建军。

李建军:我去抢枪?

王守印:你跑得快。

李建军:但我没有子弹快。

王守印:你按S形跑,子弹不会拐弯。

李建军:有道理。

【运钞车旁】

李建军走近运钞车。

押运员:干什么的?

李建军:抢枪~

“抢枪?”押运员子弹上膛。

李建军怕了。

虽然傻,但不妨碍他急中生智。

“抢枪锵锵咚!

锵锵锵锵咚!

锵锵锵锵咚咚锵咚锵。

发了财呀大家忙又忙,

买了汽车又造洋房,

家家都好风光,

喝了一杯酒来一杯酒,

家家户户好风光”

李建军唱起歌,扭起秧歌。按S型路线,李建军扭回了墙角。

王守印:怎么回来了?

李建军:有点怕。

李母: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看我的。

说完李母走向运钞车。

王守印竖起大拇指:还是阿姨厉害。

李建军:其实刚才我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抢到枪。

王守印:那为什么不抢?

李建军摊手:因为没有十成的把握。

话音刚落,一声爆炸,押运员的那把霰弹枪从天而降,落在李建军摊着的手上。

运钞车爆炸了。

李建军看着手上的枪说:得来全不费工夫。

但同时落下的,还有李建军妈妈的一条腿、一只手,以及其他无法辨别的内容。

王守印:你妈炸了。

李建军:怎么回事?

王守印:莫非还有其他人想抢运钞车?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四面八方,警车作响。

王守印:快跑!

王守印跑了。

李建军也跑。特别快。

跑了半个小时,跑进一栋建筑物。

气喘吁吁。

李建军看到椅子就坐了下来,甚至还不客气的在饮水机上打了一杯水,抬头喝水时,发现自己被三十多把枪指着。

原来他跑进了警察局。

这也就算了,他手上还捧着那把从天而降的枪。

这一次,一如当年学校的运动会,李建军又跑错了赛道。

人生就像一场赛跑,

有时候速度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的方向对不对。

走了弯路,就得进监狱。

【夜,警局】

那次运钞车爆炸案的犯人一个都没抓到。李建军却被抓了。

警察:是不是你制造的爆炸?

李建军:不是。

警察:那为什么会爆炸?

李建军:爆炸的原理是火药瞬间燃烧导致气体瞬间膨胀。

警察:你为什么跑?

李建军:因为跑步有益健康,有控制血糖燃烧脂肪提高体能等一系列好处。

警察:爆炸中死亡的押运员的枪,为什么在你手上?

李建军:是这样的,当时我正好摊着手,一把枪就掉在了我手上。

警察拍桌子:你当我是浮夸吗?

李建军被关起来,面临制造爆炸危害公共安全、抢劫运钞车等起诉。等待法庭宣判。

李建军纳闷了,为什么自己什么坏事都没干,句句都是实话,还要接受法律的制裁?还有王法吗?

正常情况下,这些罪名判下来要枪毙。

但李建军只被判了10年,因为证据不足,唯一的证据只是李建军手上那把枪。

有人问:傻子其实可以不用判刑的吧?

其实,李建军的傻有点尴尬。

要说读书吧,智商不够高。

要说逃脱法律制裁吧,智商又不够低。

其实大部分人生活的烦恼都来源于此:高不成低不就

【监狱】

李建军进了监狱。这里是爆菊圣地。

但李建军不怕,因为他能跑。

监狱里很多壮汉想爆他的菊,但无法得逞。

李建军跑得快,体能又好,

等你追上他,你连脱裤子的力气都没了。

他边跑边说: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敢如此挑衅,可见他对自己的跑步速度有多自信。

众所周知,树懒的速度比较慢,而狱友给李建军取的外号是懒树,

因为他的狱友认为,懒树是树懒的反义词。

正所谓傻人有傻福,很快,监狱里就没人敢欺负李建军。

因为有黑社会老大罩他。

监狱很热,黑社会老大很胖。

胖的人怕热。

老大就让李建军绕圈跑,因为跑起来带风。

李建军又多了个外号:追风少年。

但不能跑得太快,怕风太大,把老大吹着凉了。

炎热的夏季,李建军利用自身优势,给老大带来了沁人心脾的凉爽,成为了黑社会老大的红人,从此无人敢惹李建军。

“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唱的就是这个追风少年在监狱的奇闻异事。

【李建军28岁】

光阴似箭,10年过去,李建军出狱。

出狱前,黑社会老大对李建军说:这十年感谢有你。我可以满足你两个愿望。

李建军:我想知道十年前制造那起运钞车爆炸案、炸了我妈,并且害我进了监狱的人是谁。

黑社会老大:你妈炸了?

李建军:是的。这不是重点。

黑社会老大:好,我帮你查。第二个愿望是什么?

李建军:想好了再告诉你。

出狱后,李建军游荡在街头,无所事事。

直到有一天,他接到一个电话。

第二天,他去了趟监狱。

黑社会老大递给他一个资料袋:爆炸案案犯的资料,在这个文件袋内。

李建军回家拆开资料,档案上的姓名写着三个字:毛子尖。

他想报仇。弄掉毛子尖。

炸妈之仇,不共戴天。

“不着急,此事从长计议。”李建军对自己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但转念一想,十年已经过去了。

那还是稍微急一点比较好。

但在此之前,他需要先找一份工作。

就算是买菜刀砍人,也是要花钱的,不工作,哪来的钱?

他利用跑得快的优势,找一份快递员的工作。

一开始去了EMS,但是因为自身速度太快而不符合EMS的企业文化,被开除了。

后来又找了另外一家快递公司上班。

在他负责的片区,有一个网店店主,叫张乃霞。

她几乎每天都找李建军来发快递。

李建军突然爱上了张乃霞。

没什么原因,有时候爱上一个人就是这么无理取闹。

非要说什么原因,大概是因为张乃霞笑点很低,爱听李建军讲笑话。

李建军给张乃霞讲的第一个笑话是:

从前有个小男孩,8岁时找妈妈要5块钱零花钱。

妈妈说:你能数到几,我就给你多少钱。

小男孩:1、2、3、4、6、8.

妈妈很开心:我聪明的小宝贝,你终于能数到8了。

然后给了小男孩7块钱。

没错,他妈妈也有点傻。

张乃霞听完这个笑话,笑得喷出一个心形鼻涕泡。

后来李建军每次来收快递,都会讲很多笑话。

张乃霞每次都笑得很开心。

李建军讲的都是自己的故事。

其实李建军并不幽默,只是,在他这个傻子身上发生的事情,旁人听起来觉得好笑罢了。

他们两个在一起时很开心,看上去很配。

可惜,张乃霞有男朋友,叫毛子尖。

这个毛子尖,正是爆炸案的案犯。

你以为李建军为什么要来这个片区当快递员?真是为了赚钱买菜刀?
不,是为了接近毛子尖。

只有快递员才能光明正大的游走在小区,甚至可以随意敲任意一户的门而不被起疑。
这样就可以方便记录毛子尖的作息时间、生活习惯,为报仇做准备。

但没想到,为了接近毛子尖的他,反而跟张乃霞的距离更近。

他爱上了仇人的女友。

这是个意外。

李建军一辈子遇到很多意外,出生是个意外,炸妈是个意外,坐牢是个意外,爱上仇人的女友也是个意外。但他相信这是个美丽的意外。

有一天李建军来收快递,正准备敲门,却放下了敲门的手。

因为听到张乃霞在里面哭着打电话,似乎是在吵架。

李建军听了几分钟,没听太清楚,猜是因为感情纠纷。

李建军想了想,还是敲门了。

张乃霞打开一条门缝,露出半张脸:你走吧,今天不发快递了。

李建军转身准备离开。

但是感觉不对,突然再次转身推开门,发现张乃霞另外半张脸眼眶红肿,有淤青。

李建军:毛子尖那个畜生打你了?

张乃霞不语。

李建军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张乃霞:你去哪里。

李建军:弄死他。

张乃霞:你回来。

李建军:不。

张乃霞:你听我的。

李建军:为什么要听你的。

张乃霞:我听了你那么多笑话。你能不能把我当成一个笑话,听我一次?

李建军放下包:他为什么打你,你接下来怎么办?

张乃霞:今天不想说太多。我相信我自己能处理好我自己的问题。你先回去吧。

第二天,李建军再去收快递。发现张乃霞身上又添了新伤。

李建军不说话。

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张乃霞率先打破沉默:怎么不说话。

李建军:想说的人,自然会开口。不想说的人,问了也不会答。

张乃霞哭了起来:我怀孕了。

李建军:然后呢。

张乃霞:他让我去贩毒。因为警察不会对有身孕或者哺乳期的妇女执行死刑 。我不答应,他就打我。说打到我答应为止。也许我这条命不值钱,但是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出身在监狱里。

李建军点燃一根烟,静静的抽着。

张乃霞:你怎么又不说话。

李建军:思考。

抽完这根烟,李建军一言不发的离开。

他消失了两周。张乃霞怎么都联系不到他。

奇怪的是,毛子尖也不见了。

两周后,李建军才出现。

他对张乃霞说:不会再有人打你,也不会再有人逼你贩毒。

张乃霞:你把毛子尖怎么了?

李建军:他不会再回来了。

张乃霞:你做了什么?

李建军:送了个快递。

【时间回到两周前】

李建军从张乃霞那里离开后,去监狱探望黑社会老大。

李建军:我来实现我的第二个愿望。

黑社会老大:说。

李建军:本来我想自己动手的,但现在事态超出我预期,我要尽快解决问题,所以才来麻烦你。

黑社会老大:真啰嗦,要我做什么。

李建军:全世界捡肥皂最频繁的监狱是哪个?

黑社会老大:印度,新德里监狱。

李建军:好,我想把一个活人快递到这个监狱,确保他在里面捡一辈子肥皂。

【一年多后】

也许是天意,张乃霞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意外流产。

不久后,李建军向张乃霞求婚。

张乃霞:你还不了解我。

李建军:没事,你也不了解我。

张乃霞:你不想听听我过去的故事?

李建军:不想。每个人都有过去。你也不知道我的过去。并且我也不想告诉你。

张乃霞:可是。。

李建军:没有可是。嫁还是不嫁?

张乃霞:嫁!

李建军跟张乃霞结婚了。

结婚一周年,李建军去监狱感谢黑社会老大。

李建军:大仇得报,家庭幸福。我有今天,谢你。

黑社会老大:客气。对了,经过后续调查,那起导致你妈被炸的爆炸案,还有另外一个共犯。这是资料。

李建军接过资料袋,打开,姓名栏后面写着三个字:张乃霞。

来源:银教授吐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快递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