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说我被陌生男人差点拖走的经历吧

一大早就想着今天要把这事写出来,忙到现在才有半小时空,我尽量写清楚。

声明:真实经历,时间是2013年的7月,地点是上海锦绣路地铁站附近的一个大型超市(超市名忘记了,可能是家乐福)外的一家快餐店。

那时刚到上海,房子还没租好,借住在同学那里。那天大约下午一点左右,我出门去超市附近吃饭。进了一家快餐店,一点的时候已经没什么人,快餐店很大,我点餐之后走到最中间的位置坐下来了。

这时一个用遮阳帽盖住全脸的男人走进店里,径直走到我面前,跟我隔着一张桌子。(在淘宝上找到他戴的那种帽子,那男人也差不多戴成这副样子,见下图)

那人开口问我要两块钱,说是没钱坐公交回家了。我当然吓到了(而且抬头看过去,他的右耳附近的脸部还有很深的疤痕)。赶紧拉开钱包拉链,抽出一张十块钱给他,表示你拿走吧不用还。但他拿了钱仍旧站着不走,一定要我给电话号码给他。

我一直也没想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电话。难道是给了电话之后再拖我,如果有人阻拦,他会以“能拨通电话”这一点来说明跟我认识?不过当时是没有一点思考余地的,全凭直觉行事,就是觉得不能给,一直说“就十块钱没什么大不了不用了”。

他要一次电话,我拒绝一次,并且各种提议,比如“你还给这里服务员好了我经常来这里他们会给我的”。拒绝了之后就一小段沉默。然后他再次开口要电话。陷入在这种僵局中好几分钟。

因为看过人贩子的报道,所以心中的害怕可想而知,僵局持续着,我感到两条胳膊撑在桌上都发抖了。店里的服务员很多,头不动在视线范围内都看到好几个,擦桌子摆凳子的,但没有一个人上来过问一句。当时心里就是惊恐+绝望

我猛地站起来,想往点餐的方向跑。根本没迈开腿呢,就被他一把扯住了我的左手腕。我没有尖叫(好像平时就不会用尖叫表示惊恐)。只是说话声音大了,厉声问他“想干什么?!”那人就开始演,说“老婆跟我回家吧”之类。听到这话我心都塌了,之前还疑疑惑惑,现在知道真的是人贩子了。努力想把手腕抽出来,但根本不可能,那人的力气得有我的十倍大。这时店里所有人都朝我们这里看了,但仍然没有人上来过问,甚至原来近处的服务员都退远了!我把脸转向柜台,朝服务员喊:“大家看清楚了,我怎么会是这人的老婆!我是大学生戴眼镜,怎么会是这人的老婆!”

这话说得有点奇怪,我很少用“大学生”来指称自己,而且那时上班都好几年了,早就不是学生。但这句话很有效果,有两个服务员往前走了两步。也许那个人贩子道行浅吧,见有人要过问,他就撒了手,不说一句话开溜了。

可能是我的直觉抓到了一个重要的点:那个人是五大三粗的体格,面罩遮住脸,衣服也穿得很潦草。而我本人是纤瘦的,非常学生气的外形。所以情急之中,我就用了“大学生”“戴眼镜”这样的标签来突出这种差异,戳中了服务员的心理。或者,由于我的嗓音是中音,说话严厉起来还颇有威严,并且全程没有崩溃,导致人贩子不敢放肆。当然也有可能这些都是我想多了,能脱险的原因就只是人贩子经验不足而已。

人贩子走了之后我很生气地问服务员:“他站在那里那么长时间,你们为什么不过来帮我?”

他们纷纷表示:“看他站在那里和你说话,以为你们认识呢。”

只有一个女服务员还算诚实,说:“我看他戴着黑面罩,吓人,不敢上去。”

唉!还能说什么呢!

担心人贩子没有撤退,还在附近盯着,而这个餐馆服务员的冷漠令我觉得靠不上他们,我就飞奔去了超市前台。和前台两个大姐简述了事情经过,请她们叫超市的保安来。然而,两个大姐更冷漠,直接说:这个我们管不了的,我们没办法的。我只好要求她们让我进前台柜台里面的小房间,在小房间里打了110。110只是问了几句,也没说出警,也没安抚我不要害怕,就说:“那你观察一下,如果有可疑情况再给我们来电。”

操!一万个草泥马心中咆哮而过。光天化日,超市卖场里熙熙攘攘的人群,我愣是体验了一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在小房间里待了二十分钟,我也焦躁了,箭步冲了出去,开了自行车,跨上去猛骑,骑到锦绣路地铁口扔了车,跑进地铁又从另一个口奔出来,拦了一辆出租车,打的回到住处。当时的想法是,不能让他尾随我回住处,这么折腾一通,估计能甩开。

110后来没再联系过我。超市根本没有记我的号码,当然也不会联系。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世界又恢复了美好祥和了呢!

这件事对我的影响是:
1. 那天穿的是短裙,从那以后一个人出门再也不穿短裙,尽量穿酷的、中性化的衣服。我的观点是,穿非常女性化的服装,虽然自己觉得一切如常,并没感觉就变娇弱了,但在别人或坏人眼里,你就是变弱了,变成了一个更易侵害的目标了。

2. 开始关注人口贩卖问题。(今天没时间写了,以后补充)

3. 痛恨家庭暴力。要不是存在“打孩子打女人不算犯罪,家务事外人不能管”的观念,人贩子们能以这一招频频得逞吗?前两天在家就听到有邻居打孩子,小孩哭得撕心裂肺。因为不知道是哪一家,我就站到楼道里吼了三遍:“再打孩子我要报警了!”然后就平静了。

4. 深深地领会了契诃夫在小说《醋栗》里的那段话:
“幸福的人之所以感到幸福只是因为不幸的人们在默默地背负着自己的重担,一旦没有了这种沉默,一些人的幸福便不可想象。这是普遍的麻木不仁。真应当在每一个心满意足的幸福的人的门背后,站上一个人,拿着小锤子,经常敲门提醒他:世上还有不幸的人;不管他现在多么幸福,生活迟早会对他伸出利爪,灾难会降临--疾病,贫穷,种种损失。到那时谁也看不见他,听不见他,正如现在他看不见别人,听不见别人一样。可是,拿锤子的人是没有的,幸福的人照样过他的幸福生活,只有日常生活的小小烦恼才使他感到有点激动,就像微风吹拂杨树一样。一切都幸福圆满。”

当我陷入绝境的时候,正如这段话里所描述的,谁也看不见我,听不见我。假如我真被贩到大山里了,也只是一个家庭毁了,我的事情不会被报道,不会变成大范围的抗议游行,治安管理不会因此而有任何一点改进推动。在我之后,每天仍然会有儿童失踪、年轻女人失踪,而他们失踪的故事,永远也只能在小范围流传,听到的人都将信将疑。社会幸福感坚不可摧,不会为一些影影绰绰的故事所动摇。

就酱。

来源:@舒明月201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也说说我被陌生男人差点拖走的经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