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恐怖片,你是逗我玩的吧

为什么有人特别爱看恐怖片?

有的人誓死不看恐怖片,有人掩着脸也要从手指缝里偷着看,恐怖片是一种特殊的存在,观众明知道国产恐怖片是烂片,瞅着恐怖这俩字也乖乖贡献了票房,内心总在os:说不定就没骗我呢。不过结果也总是不愉快的,国产恐怖片的成绩很稳定,常年占据在豆瓣3-6分的区间中。

到底何为恐怖片?根据《大不列颠百科全书》的解释,恐怖片是“一种气氛阴森、题材可怖,通常包含一些暴力事件并立意使观众毛骨悚然的影片”。

别看恐怖片的形象一直都是这么阴暗不讨喜,它的历史几乎和电影历史一样长。电影史上的第一部恐怖片,是1896年的《魔鬼的城堡》,描绘了一个充满恶魔、巫术、女巫、捣蛋鬼和疯狂博士的世界,它出自富于幻想的法国电影先驱乔治·梅里爱之手。

“文明变得如此坚不可摧,以至于我们已经丧失了在自己身上出鸡皮疙瘩的本能权利。”这是当代恐怖电影大师希区柯克拍恐怖片的理由。

那为什么大家还是爱看恐怖片呢?观众观赏恐怖片的心理基础其实是很微妙的,恐惧本身是一种负面能量,但人们却需要恐惧。而看恐怖片是一种“安全的恐惧”,科学家认为,有些人喜欢恐怖片就是因为这能给他们一个安全的环境去体验恐惧的刺激。

当恐惧和其他消极情绪作用时,大脑中的杏仁体会活跃起来。当快乐情绪产生时,活跃的则是额叶前部的大脑皮层会和其他一些部分。只有在某些特殊的环境中,杏仁体和额叶可以被同时激活,消极和积极的情绪就可以被同时激发,产生“共激活”作用。看恐怖片就可以启动这种情绪结构,使人们痛并快乐着,也就是那种“吓得半死又很爽”的感觉。

美式恐怖虐眼,日式恐怖虐心

西方电影圈中流传着一句话:“如果你想要票房,就去拍恐怖片”。恐怖片有着一定的市场需求,且投资小,选景容易,回报渠道多,因而一直是导演们乐于尝试的领域之一。

恐怖片文化发源于西方,在欧美的恐怖片中,宗教元素提供了大量的素材。女巫、吸血鬼、异教徒、恶魔,都是电影里的经典形象。

在好莱坞经典恐怖片《闪灵》和《七宗罪》中,到处都充斥着“原罪”的影子:贪食、色欲、贪婪、暴怒、自负和傲慢,逐一的在人物身上显现出来。

美国恐怖电影最擅长表现的是“神妖怪兽”,这是好莱坞恐怖片最初和最重要的主题。上个世纪30年代,美国环球公司就创造了木乃伊、狼人、隐形人等一系列吓人的银幕形象,当代也有《狂蟒之灾》《异形》等经典之作,在上个世纪美国社会人心惶惶的时代,外有越战内有街头暴力,人们更需要富有恐惧冲击力的神妖怪兽来发泄情绪。

如果恐怖电影产业是一个王国的话,那么它的国王现在一定是日本人。2002年9月,时代华纳总裁史蒂夫·罗斯在《卫报》上直截了当地说:“自从1980年代涌现的血腥电影之后,美国恐怖电影已经没有任何创意可言。”而应对美国恐怖片原创性的枯竭,方法就是“翻拍成功的日本恐怖电影。”

日本恐怖片的风格深受能剧和歌舞伎的影响。它吸取了歌舞伎中“将不真实的事物通过象征主义和印象派的手法表现的逼真”的特点,以更多的象征手法,将平铺直述的故事用怪诞的外壳来包装。

以“怨灵复仇”这个母题为题材蓝本的故事经常在日本上演,《午夜凶铃》无疑是其中影响力最大的一部,讲述含冤而死的女子对世人的报仇。

在中国的鬼文化背景下,鬼就是死者,也是已故的先人。《说文》:“有所归为鬼。”有所归就是皈依祖先,可以享受后人的崇拜。在香港的林正英僵尸系列片中,鬼作为人的祖先这种传统文化就表现地极为明显。

相比于日本的厉鬼,中国的鬼有的时候甚至是温情脉脉的,如2004年香港的《office有鬼》中,困扰主角的鬼竟为了他细心打理事务。中国的祭鬼是祭拜祖先,日本人祭拜的则是现实中含恨而死的武士和贵族,他们会在来世化为怨魂带来灾祸。

国产恐怖片总是压力山大

国产恐怖片其实也有着特有的历史文化土壤,中国古典志怪小说中的经典文本很多,民间鬼怪传说也深入人心。中国的鬼文化和鬼故事丝毫不亚于外国的僵尸恶魔,但内地却除了《小时代》就始终拍不出好看的恐怖片。

当然,我们不光恐怖片不好看,别的片也没几个好看的,自从电影市场一路高歌猛进以来,好看的国产电影都纯属意外。在这种总体水平不高的情况下,要求恐怖片异军突起,壹读君也觉得有点过分了。

不过,大陆恐怖片的某些特色,还是迫使它义无反顾走上了“逗你玩”的道路。

比如,它有着独(qi)特(pa)的叙事逻辑。鬼片永远没有鬼,在恐怖片的最后几分钟内,电影总要派个代表对着屏幕前的观众解释一下“真相”:其实我片没有鬼,所有的鬼都是人干事。

这种认真负责的态度就像好莱坞有动物出境的电影,总会在片尾字幕宣布“本片拍摄中没有动物受伤”一样。

再比如,恐怖片还要承担道德教科书的功能,要弘扬传统美德,比如“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再再比如,不能有血腥镜头。美式恐怖里那种一地血的场景是要吓坏小朋友的。如果导演作死非不听话呢,前车之鉴也是很多的。像阿甘导演的《天黑请闭眼》,其中有两根钢丝把人切成两半的特技镜头,虽然导演自认为那两个镜头并没什么刺激的地方,但这个用50天时间花了17万做成的镜头还是没法上映。

再说下去,又是电影分级的问题了。在大幅提高导演、编剧水平、观众品味这些遥遥无期的问题解决之前,壹读君只能提醒你:国产恐怖片有风险,购票请谨慎。

来源:http://yidu.im/p/96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大陆恐怖片,你是逗我玩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