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散人:我当年是怎么把自己弄下岗的

好多人都知道我是九十年代初首钢技校毕业的,电工,上班一年考了高低压电工本,本身学的又是电子,等于是在维修电工这个领域里当时很难得的三项全能,整个首钢计控室的一线工人里也没几个,加之父辈在这个大型国企算个技术型小领导,前途不敢说光明,至少铁饭碗是笃定拿稳的。

熟悉这个企业的人都知道,当时那可是很吃香的工作,工资福利一应俱全,自己甚至有食品厂、报社,我小时候吃首钢自己产的奶油面包、奶油冰砖都不算事儿,刚开始工作那几年首钢也是疯狂涨薪的时候,九二年一个月拿六七百块钱对于一个工人来说可真不算少。

为啥要走?我以前写过一个文章,说是自己不想过那种在铁渣沟上跳来跳去的日子,这是实情。还有就是真的想当记者,算是个个人理想吧。

等我真的当成了记者,有一天晚上跟同事喝酒回来很晚了,老爹还没睡,痛心疾首的问我:“你觉得自己真能靠写字吃饭么?”我回答是:“我一定能靠这个养家糊口。”

十几年之后,有一次我过年去看父母,已经退休的老爹说:“当年我错了,你走了是对的。”为啥这么说?抛开后面钢铁企业时而景气、时而低谷不谈,北京办奥运就把首钢给弄走了,工人师傅们要不下岗再就业、要不跟着去了河北,与当年国企养自己一辈子的期待相差悬殊。

说这个当然是为了说龙煤那个事儿。

您看,我是正经大型国企子弟,有技术、有前途,虽然是因为个人原因离开,但那时候我也看出点儿不对了。我离开的那年,首钢的工资奖金有几个月都不能按时发放,我就觉得要出问题,早走比晚走好。

我觉得咱们先不谈那些什么原来国家承诺国企员工之类的废话,不是很多人都觉得祖国这么流氓就放心了么?本质上就是这么流氓了,您不是没办法么?

国企、尤其是东北老国企的员工思想意识确实是差,一年不发工资都能不走,放在南方怕是早就另找工作了。当然您会说老婆孩子之类的屁话,但农民工没老婆孩子?人家都能为了糊口出来打工,为啥您不行?您比谁高贵还是咋的?

有人说没一技之长。拜托,我没让您跟我一样去当记者,或者去干电工,您在井下那种环境都能坚持,到城里您扫不了大街还是通不了下水道?是跑不了快递还是做不了理货员?什么能阻挡一个人诚实劳动养活老婆孩子呢?

说白了就是懒,就是胆小。

这当然也有政府这些年的错误,比如说发展好的时候没有留后手、国企的惰性养成、当断不断的国有经济第一优先思维。骂他们、找他们要账是对的,可您要知道这都是无法弥补的错误,您要自己走出来,规划一下自己以后的生活才是正路,指望政府不如指望自己。

顺便说一句,我离开首钢是26岁,已经是个电工小组的组长了,很快就能到车间去做技术员,那时候看来,真是一条平坦的人生之路。

来源:http://weibo.com/wysr20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五岳散人:我当年是怎么把自己弄下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