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不开的体制

女作家周冲写的为什么离开体制,让许多人叫好。可细想,这不就是一篇《我的前任是极品》吗?和渣男共处多年,受尽精神折磨,也得到一些生活供养,最后翅膀硬了,单飞,向人间控诉他的种种不是。

文艺女青年的劣根性大同小异。其实都不是特别勇敢,特别决绝的人,可心比天高。且,擅长美化自己。

同样是毕业后在小镇中学当女教师的我同学,同样不适,可她当初只是问我:我要继续在这教书还是去深圳闯一闯。我随口一说:还年轻,去深圳吧。就换来若干年后她的感激,她听了我的话就辞去教职,去了深圳,短暂打工后,做起房地产中介,05年前后,正赶上房价高歌猛进,她一边做中介一边囤房,开公司开分店,顿成暴发户。最近半年深圳房价又翻倍,我又想起她,几十亿身家有了吧。

看,我这种写点字的人,即便天资聪颖也只会指点人生,非文艺女青年却有超强的执行力。

她还有一个时间节点踩得特别准的是,赶在限制赴港生子前,成功在香港生了二胎,且是双胞胎。

我为什么在十几年前跟她说去深圳?我本身是个对体制不感兴趣的人,很多像我这样没钱没背景的小镇青年努力读书考大学是为了当公务员,我却只是为了离开小地方,干什么都没想好。所以只念了中级师范,早我几年工作的她一问要不要呆在那,我都没想过体制有什么好留恋的,那个中学是我们的母校,能混成啥样看看当年的老师就知道。我只是不喜欢看到“重复”的东西,就叫她走咯。

她为什么听我的?我从小成绩好,上的大学又是小伙伴中最好的,而且一直“特立独行”。她相信我的判断。或者,她心里有离开的想法,周围人都在劝她,在小镇上,一个当中学老师的姑娘算是条件不错的姑娘,放弃教职去深圳当打工妹是低一等的选择。我一说,她就坚定了。

纯属个人偏好的无心插柳。所幸她“成功”了。当然,她成功也不是偶然,她家在我们小镇就是开店做小买卖的,她有生意人的基因,性格好,社交能力强,善于抓住机会。可能她家没一个有固定工作的,也没爱读书的,难得她能考个师范,就希望她捧个铁饭碗。结果,还是基因强大,她做了最适合她的事。

而没有商业基因的文艺女青年,唧唧歪歪了近十年才离开体制。更奇怪的是,一个热爱文艺的人,居然会选择进体制。那说明,她对安全感的依赖甚于对文学的热爱。她能低下高贵的头颅,她能损耗掉高贵的精神,她能一度“同流合污”,如此忍辱,若不是今天以“体验生活,积累素材,揭露底层”的面目报复,真的没法雪耻呢。

话说回来,我好像没资格嘲讽别人。因为我是个活得浑浑噩噩,恍恍惚惚的人。作为非新闻非中文专业的学生,我最费劲的事就是用大学一个又一个假期去实习,以求毕业能混进报社。进了以后也没有编制,只是个临时工。第一份在报纸干了大半年,没干好,年底就劝退了;第二份在杂志干了一年半,干得还好,但不小心出名了,又被劝退了;第三份在网站干了三年,以为能干到老,它忽然倒闭了。

这样的工作简历,投到哪都很难有人要。我只好自由职业啦。

我也想,如果当年我也去卖房子,这时也身家上亿了吧。但,这是不可能的。我没有那种执行力,且三代之内,无经商之人。天生对商业有畏惧。怎样的畏惧?比如出名那年,好几个安全套品牌找我代言,我没工作没收入但拒绝了,不想被人说出名是为代言避孕套。其实为了啥也不知道,我根本没想过,无数媒体采访我时,我也说不清楚。那你花那么大代价出个名,总该有个想法吧,你是不是反体制,中国是不是没有言论之由,它封杀你。没有没有,博客我自己关的,就是觉得太吵了,太多人在讨论我了。可你只要承认被迫害就可以申请政治避难去美国呆着啊!嗯,那要花好多时间适应,去了也不知道能干啥,我还是在这呆着吧,我爱国。

我是个害怕发达害怕变化的混子。10年前我的作品改编成的电影由法国导演送去参加戛纳影展,通知我出席,费用全包,我非常严肃地回了几封邮件,解释我没时间去办签证也不方便请一礼拜的假,我得上班。制片人无法理解,请一礼拜假并不会丢了工作,而且这是你国际成名的机会,你为何不配合,至少为影片宣传想想啊。可我还是没去,真的就是嫌出国一趟太麻烦!

可能有人会说我变相炫耀什么,其实是想解释为什么我活得如此笨拙,因为我基因有Bug啊。比如我天天发小广告,时不时被限制时,有大V劝我合作开网店,说年收入百万,我说你有你的人生。比如公众号开了两三年,还是无心经营,朋友恨铁不成钢地说,你还在用最基础的功能(发发文章),别人的公号一个月能赚几十万,我说我有我的人生。

他们都不理我了。

已经自由职业8年了。混成这样已是奇迹。刚失业那时,我想过去当保姆,去当钟点工,去当超市收银员,去当群众演员,可这些工作都未必要我呢,一看我就不是能干好这类工作的人。为此我很自卑,给我特别多钱我害怕,不给我钱我也害怕。

有个名下资产几千万的富家女,跟我说,她想去住50元一天的宾馆。我说,你只是想体验底层生活。她说,她想体验从底层做起的生活。好吧,我一直不敢脱离底层,是怕失去“自由”,我驾驭不了熙熙攘攘的成功人生,仿佛一那样就会被巨大的利益裹挟着往前走,走到我不熟悉的世界去,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洋洋洒洒至此,我才发现我也有一个离不开的“体制”。这辈子写不成励志鸡汤了。

来源: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4757399081302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离不开的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