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作者: Fenng

一. 手术

李蕾所在的公司前几天组织例行体检,体检报告单结果建议做个复查,这几天她就在琢磨这个事,都没休息好。

先是去的人民医院,医院里面都是人,排队挂号一个多小时,不常来医院的人一会儿就受不了了,反正也是做个检查而已,换个医院,打开手机搜索了一下附近的医院,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给出的搜索结果是,这附近就有一家医院,距离也不远。

去了医院后,医生态度还不错,跟她聊了几句,然后让他去做个血液检查,拍个片子,半个小时结果就能出来。半个小时后,医生看着检查结果紧皱眉头,李蕾心里有些不安。「医生,有问题?」「哦,有点小问题,你这里有个囊肿,最好动个小手术,我们用的最新技术…绝对不影响工作,做完手术你立刻可以上班。」

看着一脸诚恳还挺帅的医生,李蕾最后还是听了医生的劝告。从手术台上下来,如释重负,心里还有些感谢医生。只是费用花了好几千,有点儿心疼。

二. 医生

赵强医生今天心情不错。上午在医院促成了几台手术,不用担心这个月的提成了。

读完了医科大学之后,赵医生进了本地的三甲医院,但几年后因为一次医闹当了替罪羊,带着一肚子怨气从医院离开,做了两年医药代表,再过了几年,进了这家专科医院。他的工作就是吓唬住每个病人,说服他们做手术,一些费用不菲的所谓「微创」手术。不少患者不知就里,糊里糊涂也就做了。

做了几年,收入不错,重要的是,没有医闹。医院养了一群人,不管多大的事儿都能摆平。

医院下班早,去幼儿园接儿子赵爱平,路过家门口的麻辣烫,儿子哭着闹着非要吃,拗不过,只好跟儿子一人要了一碗麻辣烫,挺好吃,临走还跟店老板打了个招呼。

到了晚上,儿子开始闹肚子,赵强自己也上了好几次厕所。

麻辣烫用了地沟油。

三. 老板

如果不是一年前被非法集资骗了钱,李向东也没必要开这个麻辣烫店糊口。

李向东本来自己做点小生意,有点儿家底儿。去年信了一个同学的蛊惑,说现在互联网金融回报特别高,让他投点,开始他还不信,说别是传销吧?试着投了几万块,果然过了几个月回报不错,于是胆子大起来把自己的家底儿都投了进去,还跟人借了一些钱。

没想到,半年后这个集资项目崩盘,大老板跑路,讨要无门。李向东也欠了不少债,只好跑到外面开个店维持生计。不开店不知道难,做了几个月,发现大头都在房租上,要想赚钱,不得不动点歪心思。别人都用地沟油,自己也只好偷着用。

这个月生意还不错,房租应该不用拖欠了,他倒是也不愿意看房东老张的脸色。

只是,今天麻辣烫里忘了放止泻药了。

四. 房东

老张退休几年了,退休前老张在环保部门工作。两口现在有好几套房子,说是儿子炒股赚的,老张每个月收收房子租金也有不少钱。这两年房子租金也看涨,老张闲着没事就嚷嚷涨价,倒是没少跟租客吵架。

老张和老伴身体都不太好,平时儿子一家又不在身边。本来今天要去问问麻辣烫店的租金,刚好下楼的时候碰到了来送药的小李。小李是保健品公司业务员,整天在这几个小区推销保健品和一些所谓的「祖传秘方」,大爷大妈叫得甜,老张两口子对这姑娘印象不错,没少买她推销的东西。

老张陆陆续续买了万把块的东西,虽说有点贵,但是值,那个治腿疼的特效药,吃了就真的不疼了。

小李告诉他,这个药可是他们公司钱总的祖传秘方,国家专利都申请了,还有院士代言,当然会有疗效。

两年后,老张被诊断为股骨头坏死,医生告诉他,跟他平时吃的那些特效祖传秘方有直接关系。

五. 秘方

谁也想不到上学时老老实实的钱爱民会经商,卖起了保健品,倒腾起了「祖传秘方」,他家上几代都是农民,哪来的祖传秘方?他的同学揶揄他,但眼看着钱总这几年发了。

钱总走向经商之路实属偶然,老家附近十几年前建了厂,空气和水污染严重,附近村民不少患病,钱爱民的父亲也得了肺癌,东奔西走求医,几年下来,家里欠了一屁股债。

说起来,当初家附近建的工厂有不少猫腻,存在明显的违规,当初的责任人也都退休了,一笔糊涂账算不清。

钱总给父亲求医过程中倒是了解了不少药品的门道,一来二去,心一横,干脆自己也开始折腾起了偏方,其实就是淀粉里面兑点违禁药成分,市场里这么干的多了去了,算是行业潜规则,四五线城市多了去了。

这些年下来,钱总的成就可谓有目共睹,俨然一成功企业家。

六. 离婚

钱总最近不太顺心。

钱总跟妻子刚闹完离婚,离婚总是有理由的,钱总的女秘书跟他有染,怂恿钱总做投资,卷了一大笔钱跑路,这事儿没兜住被媳妇儿知道了。

妻子家有背景,请的最好的离婚律师,律师又去上下打点关系。钱总的资产被分走了大半,孩子也被判给了女方。这事情折腾了大半年。

钱总前妻在离完婚后跟闺密说,那个没良心的当初要不是靠着我们家的关系,哪有他今天?现在翅膀硬了就想把老娘晾在一边,我能便宜他?

钱总最近总是借酒消愁,有些抑郁。

七. 抢劫

钱总前妻被抢劫,还被劫匪捅了几刀,重伤。在医院躺了好几个月才出院。

劫匪呢?说起来离奇,劫匪被路过的一辆车撞到,重伤,植物人。

这事情成了本地不大不小的社会新闻。

经调查,劫匪跟钱总无关。外地人来本地打工,工地老板拖欠工钱,应是走投无路临时起意抢劫。

那辆撞人的车是收地沟油的,车还是套牌。

赵强对这个新闻点了赞。

来源:小道消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小城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