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16岁少年夫妻:爱情意味责任

一对即将年满16岁新郎新娘的婚礼一夜间成为网络焦点。

据当事人和家属确认,男孩生于2000年9月,女孩生于2000年10月。

吴明敏数着一块一块的零钱,憧憬着去买她最爱吃的辣条,张家乐长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比同龄人都要瘦小,“责任”、“养家”这样的字眼已常挂在他嘴边。

人们很难将这两个孩子与婚姻联系到一起。但事实上,早婚早育已成为当地的现实。传统背后,映射的是大山里年轻人们贫瘠、迷惘的生活。

新京报记者 罗婷 广西马山报道

恋爱

“爱情就是不管你是错是对,他都护着你”

在婚房里,随行的摄影记者为这对小夫妻补拍了一组照片。

分开拍摄时,他们的动作都很僵硬。合影环节,吴明敏用手勾住张家乐的脖子,两人鼻子顶着鼻子,噗嗤一声大笑起来。午后,大家爬到山顶拍照。吴明敏累了,纵身一跃跳上张家乐的背,要他背着她下山。

爱情、婚姻和责任,当刚刚撒完娇的两个孩子说出这些词汇,还是感到很不现实。

新京报: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在网上出名了?当时是什么反应?

吴明敏:我们是今年2月15号结的婚,大概20号左右朋友圈里开始流传,再后来就各个网站都看到了。最开始很生气,因为他们说新郎只有13岁,这个信息根本是错误的。

新京报:那么多人讨论你们这么早结婚,你们怎么看?

吴明敏:没有啊,在我们这里这很正常,早结婚、晚结婚都有那么一天的,只要相爱就可以了,早结还可以培养感情。

新京报:是否可以分享一下你们的相识和恋爱的经过?

吴明敏:去年1月份,我和他朋友出去玩,刚巧遇到他,算是一见钟情吧。他在人群里很安静,蛮可爱的,是我喜欢的类型。去年3月27号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6月份他把我带回家见了父母,他父母都说我人很好,长得很漂亮,同意我们在一起。他们说在一起可以,但是不能花心,交就交一个。我算是留守少年吧,爸妈在外面打工,后来我就经常到他家住。

新京报:结婚那天你们过得怎么样?

吴明敏:挺快乐的,第一次穿婚纱出现在那么多人面前,第一次见了他家亲戚,第一次让他们知道我是这一生陪他一起走下去的女人。不过,除了一双婚鞋是买的,婚纱之类的都是租的,我们没多少钱,买觉得划不来。

新京报:你们怎么理解爱情?对你们来说爱情意味着什么?

吴明敏:你对我好,我对你好。不管在什么情况之下,他都是对你最好的;不管你是错是对,都护着你,忍让你;把什么好的都给你。

张家乐:意味着责任,要撑起家,要养活妻子、父母。

新京报:你们觉得爱情和婚姻是一回事吗?

吴明敏:我觉得两个都是一样的啊,喜欢就可以在一起,就是因为有爱情才能有婚姻。也许有很多责任,但是两个人一起扛,没关系的。

结婚

“他上网回来会买米粉给我,就够了”

从南宁市区到马山县城有100公里,从马山县城到夫妻俩山里的家有50公里。

张家的房子在一片河谷之中,挨挨挤挤,巷弄之间开了个小门。三间平房,一间住着爸妈、弟弟,一间住着两个妹妹,最左边的住着夫妻俩。

新房是张家乐自己布置的。一张床,一个新衣柜,一床大红被子,是这间房的全部。

“我觉得他是一个可以依靠一辈子的人。”16岁的吴明敏语气肯定,她的依据是:出去玩的时候,有女生在场,他也从来不搭讪。

新京报:你们做出结婚的决定用了多久?

吴明敏:我俩几乎没有犹豫吧,最开始是我妈知道我谈恋爱,怕我像我其他的姐妹一样未婚先孕,就让我结婚。他父母同意了,但我父母反悔过,他们说还太早了,后悔当初去广州打工没有带上我,但最终拗不过我,还是同意了。

新京报:要是当初你父母坚决反对,你会怎么办?

吴明敏:我还是会坚持嫁给他。因为我觉得他是一个可以依靠一辈子的人,我生气的时候他会想尽办法逗我开心。出去玩的时候,有女生在场,他也从来不搭讪。

新京报:你理想的婚姻是什么样子?

吴明敏:就是现在这样子,平平淡淡的。平时一起工作,或者我在家做家务,他做完建筑工,回来会开摩托车带我去玩。他自己出去玩也会带点零食给我,上网回来会买米粉给我。这样挺好的,够了。

新京报:这么早结婚,成为妻子、儿媳妇、嫂子,你应付得来吗?

吴明敏:我一直觉得,做家务是一定的,对公婆好是一定的,照顾他们、尽量撑起这个家,也是应该的。我在学习应对。

新京报:有人说婚姻是围城,你会有这种感觉吗?

吴明敏:有时候也会觉得被束缚,比如我出去玩,会被问是去哪里?跟谁?晚上不可以去,早上有时候也不可以去。去哪里都是这样。

新京报:现代社会,人们用法律缔结婚约,你们到了法定年龄会去补办结婚证吗?

张家乐:会吧,我们现在虽然暂时未达到法定领证年龄,但到了年龄就会去领证。

辍学

“如果不结婚,我会是一个工厂女孩”

村子里,十六七岁的男孩们的头发长到遮住眼睛,有的染了红色、黄色,有的打着摩丝,高高拱起。

女孩们,嫁了人的,往往一只手抱一个孩子,另一手还牵个孩子。没嫁人的,则出现在男孩们的摩托车后座上。

邻居说,唯一的例外,是张家乐的大妹妹——她每次都考年级第一名,家里贴的全是奖状。不过,她也几乎不搭理那些村里的同龄人。

新京报:听说你以前成绩很好,为什么会退学?

吴明敏:曾经好过,初二的时候还考过全班第三名。退学也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当时青春期,比较厌学,学校吃住条件也不好,又加上谈恋爱。还有就是,我的朋友们都离开了学校。

新京报:朋友们都去了哪里?

吴明敏:有两个嫁了人,现在已经有了孩子,还有一个去了广东打工。我们还讨论过,都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结婚生子。如果不结婚,我可能现在也是一个广东的工厂女孩。

新京报:你退学时,爸妈和老师都劝过吗?

吴明敏:劝也劝过,老师一直跟我讲,读书有补助,但我不愿为补助去读。爸妈劝我去读卫校,但我对护士这个职业没有向往。我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跟山里野草一样,和爸妈一年才见一次面,对我的教育不多,他们也很后悔吧。

新京报:在你们这里辍学很普遍吗?

吴明敏:我们初中班级里的同学,据我所知,已经有一半的人都没有再继续念书了,现在要找他们,就得去南宁的各大建筑工地,或者广东东莞的各个厂子。我知道以前读书的,有些人读到20多岁,家里爸妈要养,但还是在做啃老族,还不如早点出来打工。

未来

“没有什么坎迈不过”

24日,山中气温不过5度。吴明敏穿着一条露脚踝的九分裤,一件单衣,坐在床边,往嘴里塞从小超市买来的辣条。

她说要去做建筑工,身边的人谈起,建筑工分很多种,有的和泥,有的贴砖,她停下吃的动作,眼神很茫然,却顿了顿,“应该不难”。

新京报:春节已经过完了,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张家乐:出门挣钱。我们会一起出门找点活干,做建筑工。我已经做了两年了,她今年也跟着我一起去。说心里话,这是她主动提的,我还是有点心疼。

新京报:你在外面做了两年工,大概能挣多少钱?能存下多少钱?

张家乐:我在南宁做建筑工,每天挣130元,一个月不可能干满30天,所以一个月也就3500元左右吧。自己的花销算下来基本没落下什么钱,压力还是很大的。就拿结婚来说,婚后还是她父母给了我们一千多的零花钱。

新京报:今年16岁,结婚了,你们觉得自己是大人还是孩子?

吴明敏:我们表面看起来还是小孩子,但是思想是大人了,心理年龄比真实年龄成熟。那些成年人结婚时候想过的问题,我们统统都考虑过了,比如怎样撑起一个家,怎样照顾好爸妈,怎样养活自己和他们。

新京报:那你们准备怎样养活自己和父母呢?

吴明敏:其实,我们目前还没有那个能力。我们都是初中没毕业,只能做建筑工,知道这行很累,知道需要吃苦耐劳,但是希望可以熬过去。等过两年,我们攒点钱,给他买辆车,在村里再给自己修一栋房子。现在我们也不考虑生孩子,要等足够强大了再要。

新京报:这么早踏入生活,会很苦,不怕吗?

吴明敏:不怕,就这样顺其自然下去吧,苦是两个人一起苦。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

来源:http://www.bjnews.com.cn/inside/2016/02/25/395039.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广西16岁少年夫妻:爱情意味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