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会计之歌

作者:幻灭妖僧

谢俊辉,广州一家大型企业的会计,兢兢业业,谨小慎微。

寸头,衬衣,西裤,皮鞋,是谢俊辉永恒的装束。

会计分为两种,一种大刀阔斧,什么账都敢做,另一种事无巨细,每一笔账都理得清清白白。

谢俊辉属于后者。

会计,其实是个挺悲哀的职业。

每天在谢俊辉手下过得账都是几亿几亿的单子,可惜没有一分钱是他自己的,谢俊辉依然只吃食堂里几块几块的盒饭。

因为赚得少,谢俊辉至今没有女朋友。

谢俊辉相过几次亲,和谢俊辉相亲的女孩都以为当会计的有钱,但是每当看到谢俊辉把相亲地点选在黄焖鸡米饭,女孩们就悻悻而去。

谢俊辉有一个办假证做假发票的朋友叫徐三儿,徐三儿经常怂恿谢俊辉:

“我给你做张假单子,和真的一模一样,机器都验不出来,咱从你公司倒腾点钱出来,三七分,你拿七。”

谢俊辉笑,摇头。

谢俊辉的人生字典里没有风险二字,不是万无一失的事,他绝不会做。

“二八分总行吧?哎哎…要不我就拿一成,就赚个跑腿钱还不行?”

谢俊辉无数次地拒绝了徐三儿的“好意”。

公司的中高层领导们也想打财务的主意,他们恩威并重地向谢俊辉提出一些互利共赢的捞钱方案,得到的都是谢俊辉一张冰冷的臭脸。

谢俊辉把公司的财务印章、现金、支票、财务报表和各种发票整齐地码在一个保险箱里,然后把保险箱放在了公司最显眼的位置。

这招很绝,谁想打保险箱的主意,就要接受全公司人员的目光审判。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谢俊辉心想。

为此,谢俊辉得罪了公司里的绝大数人。在公司年度互评考核中,谢俊辉每次都是倒数第一。

但是谢俊辉似乎并不在乎这些,他每天依然认真工作,到点下班。

下班后的谢俊辉是一个标准的宅男,吃完饭就把自己锁在家里,夜间从不出门。

每天夜里11点,他会站在阳台向外张望,那是他每天晚上与外界唯一的一点联系。

谢俊辉家马路对面是一家名叫“亦幻”的酒吧,一到夜里,灯红酒绿,闪烁的霓虹灯的光芒射向站在阳台上的谢俊辉,常常让谢俊辉神情恍惚。

忽然有一天,谢俊辉家楼下搬来一个新邻居。

邻居名叫阿华,一头散乱的棕色长发,一后脊梁的纹身。阿华的职业神奇而酷炫,他是个易容师。

易容师,顾名思义,是用整形、化妆等综合性的手法,为别人改变容颜和气质。当然也可以为自己改变,只要他愿意。

所以,不要相信任何一个易容师的容貌。

阿华和谢俊辉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阿华白天全用来睡觉,晚上才开始工作。他手艺精妙,口碑极好,上门的客户很多。

然而阿华每天只接两个客户,夜里11点,他准时收工,变换装束,奔向马路对面的“亦幻”酒吧。

阿华每天的打扮都标新立异,与那家酒吧的气质融为一体。直到凌晨才会拖着沉醉的身体回家。

“也许那里才是他的终极归宿。”站在自家阳台上的谢俊辉看着那家酒吧,自言自语。

如此过了半年,在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里,广州南城温警官所在的辖区里发生了三件大事:

第一,一家大型企业三亿项目资金不翼而飞。

第二,该企业会计谢俊辉神秘失踪。

第三,出入境部门来报,易容师阿华的所有身份证件皆为伪造,其本人已身在美国且持有大量资金。

温警官初步判定,三件事为同一件事:

作为邻居的阿华与谢俊辉达成了某种交易,骗得谢俊辉将公司新到账的巨额项目资金转移到了海外,同时易容师阿华潜逃出境,拿到资金。

至于谢俊辉,则很有可能已经遇害。

由于阿华真实身份无法判定,温警官只能对谢俊辉的社会关系进行大排查,发现谢俊辉的社会关系简单到了极致:

父母早亡,平时除了公司同事,也只有徐三儿等少数几个朋友,大家都表示谢俊辉性格怪异,平时多为独处,对于谢俊辉失踪的线索一概不知。

两星期过去,谢俊辉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般。

由于案件不明朗,中国警方只能以持假护照的理由申请将阿华引渡回国,但是美国对此不予配合。

广州那家大型企业因为这个项目亏损,也落得濒临倒闭的地步。

这个案子,成了一桩大悬案。

案件影响力迅速扩散,来自上级的压力让温警官头疼不已。

这一日,温警官第六次探访谢俊辉的住宅。

这一次,他终于有了重大发现!!

他在挪开谢俊辉客厅橱柜的时候,发现下面有几块地板砖是可以活动的!

打开地板砖,下面正对着的正是阿华家的客厅,那是沙发摆放的位置。从谢俊辉家里,可以直接跳到阿华家里!

温警官的脑海里突然白光一闪,一个惊人的思路浮现出来:阿华和谢俊辉是同一个人!

阿华就是谢俊辉!谢俊辉就是阿华!

谢俊辉和阿华,一个白天上班,一个夜间工作,一个理性低调,一个奔放狂野,他俩从没同时出现过!如果他们其实是合二为一的同一个人,这不恰恰是易容师的本事吗?!

温警官的很快全盘勾勒出了谢俊辉的伎俩:

谢俊辉的朋友徐三儿是个办假证做假发票的,徐三儿曾经怂恿谢俊辉捞钱,谢俊辉并非没有心动,他只是觉得不够稳妥。

谢俊辉的人生字典里没有风险二字,不是万无一失的事,他绝不会做。

谢俊辉自己有一个计划。因为没人知道,谢俊辉有一手易容的本事,从那天起,他决定要变成阿华。

他从徐三儿那里伪造了阿华的所有身份信息,他用阿华的身份租用了他家楼下的房子。

每天白天,谢俊辉正常工作,到点下班。

回到家,谢俊辉就从客厅橱柜下面的地道,直接跳到楼下那栋房子客厅的沙发上,变成阿华。

阿华晚上开始以易容师的身份工作,每天只接待2个客人。

晚上11点,阿华准时收工,变换装束,奔向马路对面的“亦幻”酒吧,在那里尽情释放——白天做一天谨小慎微的谢俊辉,实在太憋屈了。

凌晨,阿华拖着沉醉的身体回家。

睡上几个小时,他又洗漱整理,踩着沙发回到楼上的房子,再变回谢俊辉。

如此这样,他完全扮演了两个人的角色。

直到有一天,他把公司的三亿项目资金转移,自己彻底变成阿华,逃到美国。

谢俊辉则彻底消失了,不留一丝痕迹。

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阿华就是谢俊辉,连街道的监控录像,显示的谢俊辉和阿华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对于阿华的追捕,仅能依托于其伪造假身份出境,在这方面,美国方便不予配合。

所以,谢俊辉携公司的巨款,彻底逍遥海外了。

“天才,真是天才!”

温警官暗赞道。

他虽然想明白了一切,但是他没有任何证据,他对此无能为力,只有瞠目结舌的赞叹。

本来故事也该就此不了了之了,可是,事情的真相真的像温警官说的那样吗?

当然不是,温警官不懂谢俊辉。

深夜,徐三儿在洗手间里卸下妆容,镜子里竟然反射出了谢俊辉的模样。

谢俊辉根本没有去美国,他依然在广州。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去美国的是真正的徐三儿,他被谢俊辉易容成阿华的模样,逍遥海外。

至于那些钱,真正的徐三儿带走了一些,剩下的,没有人知道谢俊辉藏在哪里。

谢俊辉变成了徐三儿,拿到了徐三儿广州合法居民身份,没有任何人怀疑到他。

直到有一天,谢俊辉坐在一家小餐馆里吃黄焖鸡米饭,和他相亲的女孩嫌他穷,刚刚跑掉了。

谢俊辉从餐馆的新闻里看到一条新闻:他曾经工作的公司宣布破产了。

谢俊辉嘴角微微一笑,想起了当会计时公司每次互评考核自己都是最后一名的时光。

“人生如戏。”谢俊辉说。

那一瞬间,他忽然又想做回谢俊辉了。

来源: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4577190388289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小会计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