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社会一般怎么做账?先从浩南哥当上铜锣湾扛把子说起

叔小时候就是宅男,但不妨碍叔有一颗驿动的心,香港电影一直是童年的最爱,黑帮电影看了无数,不过天生胆小,砍砍杀杀不适合俺,老大俺也不想当(看起来风光,死亡率忒高!),最爱的还军师、白扇之流的角色,午马说的对(详见奇迹),老大目标太大,太危险,还是当师爷稳当点。 师爷伟(详见江湖告急)过的那才叫生活,看看漫画,听听音乐,玩玩油画,社团?打份工而已。万一让条子抄了,把账本一交,做个污点证人,清清白白重新做人,多好。

下面叔就教教各位有志青年怎么做一个有前途的社团会计,原创哈!(编者注:仅供思维训练,请勿从事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职业)

社团的账应该怎么做?看《民间非营利性质组织》会计制度?扯什么扯,人家是开的堂口,又不是善堂,非营利?这不骂人么!还是那句话,经济基础确定上层建筑,社团的账具体怎么做还是要看社团的发展。

第一步从浩南干上铜锣湾扛把子(详见古惑仔系列)开始,这时候的经营项目很简单,主要收入就是保护费,收上来就是就是收入,收不上来就砍,砍过要是还不给那就算了,只能下个月再说,挂账应该没用,人都没了,挂也是坏账。

支出应该主要有四项,第一项当然小弟的工资;第二项是日常开支,服装墨镜砍刀之类,没事还要常请小弟吃个饭,和众堂口扛把子的交际费,条子那边的花销也不能少;第三项是给社团的会费;最后还有个非经常性开支,比如山鸡出事要跑路,以前给个表,现在发达了,怎么也要给个十几二十万吧,大天二挂了,安家费总不能少吧。

现在收支明确了,具体怎么做账,还是要看管理模式,考虑到铜锣湾经济发达,夜总会,餐馆实在太多,应该划分片区,实行责任承包制,让小弟负责收数,按片区大小分成三六九等,每月固定下来按时上交,多收的算小弟工资,每月按时足额上交,年底给奖励,不足的警告或下岗,大家都是在关二哥面前起过誓的,有私吞兄弟财物者,一经查实,砍手砍脚,直接踢出社团。这样账务就简单了,直接收付实现制,收到就是收入,支出听大哥的,该花就得花,再搞个备查账,没收到的记录在案,月底打个报告给浩南哥就成。

第二步就不一样了,浩南哥已经干上了洪兴最高话事人(详见原版漫画),家大业大花费多,管理方式当然要升级,十二个堂口,一个都不能少,该收的数都要收上来,所以要权责发生制,一个堂口就是一个事业部,每个月都要上交经费,先挂账,再收账,收不上来要说明原因(比如条子抄了档口,乌鸦捣乱之类),可视具体情况或计提坏账准备,或直接消账。

费用方面,可以考虑直接开店,这就有固定资产了,要召集开会,当然要有会议室了,这些都是社团的资产,和自己家的洋房情妇之类一定要分清,熟归熟,账目要清楚。家大业大,事情多,必须加强抗风险能力,理所当然的要预提些费用,还要把收入的 10%拿出来当风险准备金,这笔钱轻易不能动,现金为王么!

说到这里,咱们为社团做了这么多,也该为自己想一下了,黑社会么,钱肯定是见不得光的,以自己的名义开个户(这里注意风险,要防反黑组,丫最喜欢查流水封账户了),搞点理财也是好的,要是想多生发点,也可放印子钱,收不回来就找兄弟作了他。不要怕人查账,谁敢审黑社会呀!

第三步复杂多了,21 世纪了,社团也要升级,要正规化、企业化(详见枪火、黑社会系列、教父系列等),要与时俱进。首先还是管理升级,要上内控,上风控,立规矩,就是老大也不能说什么是什么,组织机构要重组,上董事会,找些退休的老家伙当董事,龙头也要民主选举,不行就换人。

内外两套账是基础,要成立正规的公司,做正经生意,万一生意火了,还能上岸(这好像是每一个老大的梦想呀,不过电影里好像没几个能实现的,就退休了都能让人找出来抄满门),不过基本没戏,社团最多的是文盲,大把包皮那样的耸货,你要是找个 MBA,第二天就能让自己人做了。所以还是得从黑道找钱,以黑补白。

这时候,身为社团 CFO,你的走两条路子,一条是黑道,这么多兄弟跟你捞饭吃,多元化经营是必须的,除了白粉(这是原则,教父都不粘这个),什么来钱干什么。另一条是白道,主要目的是洗钱,顺便为老大赚个身份,搞个太平绅士什么的。洗钱有很多手法,找赌场地下钱庄(详见各种香港赌片)已经过时了,要开公司,必须是贸易公司,全世界开他十几二十个(要在巴拿马注册,到了公海,条子也拿你没折),把钱转来转去,一千万现金起转,不转个四五十回都不要交账,条子就那几个人,转转就晕了。

时光流逝,转眼几十年过去了,你已步入老年,服侍过的话事人没十个也有八个了(浩南这粗坯早该挂了),社团也不叫社团了,叫跨国集团,集团属下国际品牌不计其数,什么范思哲在你这里就是个小牌子,你现在也不搞经营了,主要工作就是搞慈善,没事给教皇捐点款,想想当年和浩南哥在球场玩的日子,你的人生真是无憾了!

来源:http://youzhihu.com/story/404390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黑社会一般怎么做账?先从浩南哥当上铜锣湾扛把子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