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美国人持枪自保相比,筑墙自保更明智

“中国是一个围墙社会。长城、城墙、院墙(大院、北方四合院、南方小庭院都是封闭小区)代表着一种‘划界定纷止争’,‘惹不起,躲得起’的相邻哲学。与美国人持枪自保相比,筑墙自保更为明智。看到校园里的练摊、遛狗、快递、放鞭炮、广场舞、电瓶车,我总是想说:在公共管理不足的社区,围墙多么重要!”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方流芳认为。昨天,中央部署城市发展路线图提到,“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

一,“上峰提出新建小区不能封闭,已建小区逐步打开围墙,便于交通网络化,便于节约耕地。听起,好像有道理哈。从修万里长城开始,我们具有根深蒂固的围墙和院落意识。只是:1、早干啥去了?2、小区没围墙了,安防措施要跟上。3、老小区打开围墙,问题很多,包括法律问题。4、党政军机关一定要带头打开围墙。”

——四川省政协委员@樊建川。

二,“预言一下,执行起来会正好相反的。单位大院会以保密,安全等各种理由保持封闭,居民小区被拆掉围墙,开路,通上汽车,以缓解城市拥堵。”

——@破破的桥

三,“我住所地的片警一直都希望每家装防盗窗,一楼住户尽量封楼梯间,这些举措对于降低发案率立竿见影。如果将来小区真强迫变成街区,治安压力相信一定会上升。如此,这至少是警队不愿意看到的效果,对业主没好处,对物业公司更是大利空。那么问题来了,此举,谁是受益方和最大受益方?”

——媒体人@石扉客2014

四,“我没住过当下中国城市的商住小区,去那里看过朋友,外面的亲朋去拜访,里面的人得到大门口迎接,否则没法入门,再看看门口穿制服的保安,总感觉与探监有几份相似。因此对这种门禁严格的封闭管理殊少好感。但我也知道,在当下中国城市环境中,舍此再无他法,相对的安全与安静,须以这种不便为代价。”

——西安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王天定。

五,“如果汤臣一品改为开放小区,我当天晚上立即去那里,烧烤喝啤酒,带上高音喇叭,喝完了跳小苹果。到时候,我通知大家。”

——网友@财上海。

六,“单位大院该打开,因为单位大院的产权属于单位,而非业主。但住宅小区应否开放,决定权在于全体业主,而不是政府。按照物权法的规定,小区内部的产权归全体业主所有,其物业管理方式,由业主大会决定,政府无权干预……”

——记者@王志安

七,“如果不断制定溯及既往的法律,牺牲私人财产去实现所谓公共利益,没有一点可能实现公共利益,但一定会侵犯私人财产,并且动摇公众的法治信心。像这样的规定,不是有没有可能执行的问题——它能够公开颁布,本身就说明了法治的脆弱。”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方流芳

八,“谁都无权既攻击分立的财产又自称看重文明。这两种现象的历史是不能割裂的。”

——19世纪英国著名的法律史学家亨利•梅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与美国人持枪自保相比,筑墙自保更明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