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只有行使才叫权利,否则就是一张纸!

作者:王志安

我居住的小区过去是开放的。2008年北京要办奥运会,派出所来函,说按照上级指示,辖区内所有社区均需改为封闭管理,就是要建个大铁门,刷卡才能进。函件发给物业,物业收到后不敢造次,连忙找到业委会。那时候我是小区的业委会委员,开会时物业先做了汇报,说附近的小区都纷纷响应派出所的号召,都在改造。派出所他们得罪不起,希望我们业委会通过决议支持改造工程。他们把预算都拿来了,整个改造工程大约需要20多万。

当时业委会有委员支持改造,说封闭有封闭的好处,虽然影响美观,但毕竟安全等级提高了,而且也有利于物业的管理。这个意见我倒是同意,但是我说:第一,派出所没有权力因为召开奥运会强迫我们封闭社区,这个通知是违法的。我们小区的开放与封闭,我们自己决定。派出所不能越权代我们决策;第二,这笔20多万的改造费用,我们在上一年度没有列支预算,现在临时增设项目,就要挤占其他费用。如果改造,也应该列入下一年再考虑。最后表决,我的意见无异议通过。

几天后,物业经理慌慌张张来找我们,说不得了了,派出所听说我们小区拒绝封闭后非常生气,对他们大发雷霆。说辖区内的小区都改造了,就我们小区事多。我说,这是我们业委会的决议,你们就说物业必须执行,有什么事儿让派出所来直接和我们业委会沟通。当天晚上,物业和我们说,本周的业委会例会,派出所将派两名警员来参加。

我们小区的业委会委员一共有九名,一般都是周六开会。有事儿则长无事儿则短。当时我住在城里,不是每次会都参加,但那一周,我特地专程赶回去参加例会。会议的地点,也由我们业委会的办公室,改到小区的会所三楼。

晚上8点,两名派出所的警察来到会所,我们业委会简单介绍了一下我们的决策理由,并希望派出所理解,并委婉地说,这是我们小区自己的事,请派出所尊重我们业主自己的选择,我们目前不想封闭改造。

我们解释的当中话没说完,一位警察就在会议室里大刺刺抽起了香烟。那时候北京早已经全面禁止室内吸烟,一名警察在执行公务活动中,毫不在意周围人的感受,未征询任何人的意见,就直接点起香烟,我还是相当吃惊。当时我就想起来制止,旁边的副主任维生素给我使眼色,让我稍微忍耐一下。

紧接着,这名叼着香烟的警察开始讲话,什么奥运会是北京的骄傲,政府这么做也是为各位业主着想,还有这是上级的命令,必须执行吧啦吧啦吧啦吧啦。讲了大约20多分钟,这位警察掐掉了手上的香烟,说,行了吧,赶紧改造吧。

他对自己的思想工作还挺满意。

烟雾缭绕中,我和维生素说了声,我来回应。

我清了清嗓子说,这位警官,你知道北京市禁止公共场所禁止吸烟么?不好意思刚才我用手机录了一段你吸烟的视频,我提醒你,你这种行为我可以举报你。

这位警察闻言想要发作,旁边的同事拉了他一下,他强忍着,但脸色明显开始不快。

我接着说,政府开奥运会想要我们配合,本社区也理解。但20多万的改造费用,本年度没有列入预算,现在没钱。如果派出所,或者政府愿意给我们出这笔钱,我们可以考虑改造。

另一位警察说:想什么呢?我们哪来的钱?

我接着话茬说:看看,你们也没钱,没钱干不成事儿吧?那想改也改不了。

警察说,那别的社区怎么改了?我说,我们小区的改造工程复杂,必须和门禁系统一起改造,不是只封一个大门。那能先把大门封上么?警察说。想什么呢?我说。我们业委会是业主的决策机构,不是糊弄业主的官僚组织。

火药味越来愈浓!

双方你来我往开始开始争执,最后警察撂狠话,必须封闭。给你们一个月时间。

这句话惹恼了我,我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说,今天我们是请你们来协商的,原本我们业委会已经做出了决议,但考虑到你们基层派出所也不容易,和你们沟通。但你们既然这么说,我告诉你,我们还真就绝对不改造了。我今天在这里给你们普普法,小区的封闭还是开放,决定权在我们业主,你们派出所,有建议的权利,但听不听在我们。既然你们以为可以强迫我们改造,现在就请你们离开,有本事你们给我们社区开具行政处罚,咱们法庭见!

后来,我们小区成了辖区内奥运会期间唯一一个没有封闭的小区。二年后,我们小区的封闭改造工作顺利完成,现在依旧是封闭管理的。

这世界有很多权利,你只有去实实在在地行使,才是真正的权利。如果你放弃,那就是一张纸。

我相信,三年后,我们小区还会继续封闭,不会开放。

来源: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4545629934320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权利只有行使才叫权利,否则就是一张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