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越来越淡,这个锅谁来接?

作者: 扣小米

记得小时候,我们除夕夜都会穿上新衣服回奶奶家过年,那时候家里人还一起包饺子,做一桌好菜。到了晚上 8 点都会守在电视前看春晚,一直等到夜里 12 点去外面放鞭炮。那时候街上跑的还是桑塔纳和切诺基。

后来,大家生活越来越好,街上的奔驰、宝马越来越多。家里人虽然还是会回奶奶家过年,但是大家在家待的时间越来越短,饺子也不会再自己包,而是到超市买速冻饺子,大家有时候吃完晚饭就各自回家了,春晚也渐渐失去了吸引力。越来越多的人抱怨:“现在真是越来越没有年味了”,但其实是自己心里早就没有了“年味”。

为什么会这样呢?社会学家的理论可以适用于此。社会学理论中早已有“个体化”和“社会原子化”的概念。吉林大学教授田毅鹏认为,“社会原子化”在中国的历史文化背景下,有其特殊性。

社会原子化不是指一般性的社会关系的疏离,而是指在社会重大转型变迁时期,由于人类社会最重要的社会联结机制———中间组织的解体或失缺而产生的个体孤独、无序互动状态和道德解组、人际疏离、社会失范的社会总体性危机。

其表现有三个方面:1)人际关系疏离化,人们开始从各种共同体中被“解放”出来而成为一种独立的个体存在。2)个人与公共世界的疏离。3)规范失灵,社会道德水准下降。

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1)原有的单位制逐步消解,并有原子化倾向。2)城乡二元体制走向消解,乡村社会衰落,社会流动化背景下的原子化动向。

以上是田毅鹏教授的观点。虽然他并未说亲情的疏离也是这种原子化的结果,但我认为他的理论用在这个问题上也是适用的。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特别是 90 年代以来市场化进程的加速,原有的社会组织形式(如“单位”)逐步被打破,市场经济背后的逻辑之一就是个体化,人以个体形式存在。这种影响是多方面的,比如原来国有企业的“单位”制度,将家庭成员紧密联系在一起,生活范围也限制在了当地。而现在工作机会和工作种类更加多样,很多年轻人不再愿意留在家乡,而更愿意到大城市打拼,这就增加了家庭成员之间生活的距离。距离会导致亲人间感情的疏离,也会导致生活习惯和思维方式的疏离,同样,地理上的距离多多少少会成为一个不回家过节的“理由”,工作太忙或者学习太忙成为最常用的“借口”。

另外,改革带来的“个体化”思想随着市场化改革渐渐影响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与以前相比变得更加“西化”,中国的家庭,特别是年轻人,越来越多关注与自己关系最密切的“小家”。往年那种全家人的热闹场面对于不少人来说已不再那么重要。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越是发达的地区(市场化程度越高的地方),如北京上海,人情世故没有小城市那么复杂,而人们生活的也更加独立。从这个角度来说,经济结构的变化确实是导致“节味”变淡的一个原因。

其他原因当然也有,比如现在物质生活已经有了较大提高,以前过年才能吃到的大鱼大肉,如今每天都可以吃到。小孩子们平时都可以穿新衣服,而不必等到过年才舍得穿。

至于有人说“日本经济发达,照样很重视传统节日”。日本的情况我不是很了解,但中国的不同之处在于,中国正处在转型期,刚刚初步建立了市场经济体制,新老制度的碰撞会造成许多独有的现象的出现,人们的思想和生活方式都会受到冲击,这也正是“中国语境下的特殊性”。

说到年味淡,我想在国外的人可能感受更深。今年已经是我连续第四年无法回国过年了,虽然已经渐渐习惯这样的生活,但看到朋友圈里洋溢的过年气息,心中还是会有些难过。难过倒不是因为过年对我个人来说有多么重要,我想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过年的意义并没有那么大,但对于许多上了年纪的人、特别是父母和爷爷奶奶那一辈的人来说,过年可能是一年中难得的一次全家人团聚的机会,他们仅仅就是希望能够多看看子女,看到合家团圆的情景。毕竟我们都有老的一天,到那个时候我们可能也期盼着过年了,期盼着看一眼在外奔波了一年的子女。

最后给大家推荐一个视频,2015 年圣诞节德国超市 EDEKA 推出的广告,讲的是一位德国老人的子女由于太忙而无法回家陪老人过圣诞节。后来子女们得到通知,老人突然去世,他们才纷纷赶回家,到家才发现老人是骗他们的,就是希望能子女能够回家一起过节。这个视频当时感动了很多人。IOS链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年味越来越淡,这个锅谁来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