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太糟了,人类要完蛋”……了吗?

作者:张佳玮

“哎,世界太糟了!人类要完蛋!环境污染、反智横生、国际纠纷、信仰缺失、勾心斗角、欲望横流……”

这句话放进2016年的朋友圈,自有同道会帮忙点赞,一起慨叹。放到2015、2014、2013、2012年呢?一样有人点头。1999年世纪末的报纸,1988年冷战中的杂志封面,1937年战火纷飞的西班牙漫画,将这段话放去,都不会让人觉得违和。

甚至,还可以更早一点。

1928年出版的《查特莱夫人的情人》,讲一战结束之后的事。英国士绅们在庄园里,慨叹人类完蛋了。男人只重利益,没有性欲。第七章里有段著名言论,说未来有了试管婴儿,女性将获得自由,然而人类本身已经完蛋,仿佛行尸走肉,文明已经崩塌云云……

在一战之后说这些话,确实也无可厚非:大战之后,大家信仰不免有些动摇嘛。

然而事实是,近百年后的如今,英国还好端端存在着,英国男女关系也没糟到什么地步,英语依然算世界通用语言呢……最后,人类大体还算是好好的。

19世纪后半叶,波德莱尔在巴黎闲逛,觉得巴黎在塌陷,大有地狱的即视感,文明世界将要完蛋,大家都会堕落进享乐的地狱里。

往前推一百年,英国诸位学者看到法国大革命,觉得欧洲要完了,群氓即将统治一切,理性将会湮灭。

再往前推,土耳其人围攻维也纳时,西欧觉得基督教文明是要完蛋了的,再无希望——这种绝望从1453年就开始了:土耳其人都拿下君士坦丁堡了!

当然,历史上西欧一直处于这种“东方大怪物来吞噬我们了”的感觉中,从波斯到匈奴,从土耳其到俄罗斯,所以这也见怪不怪了。

再往前,公元1000年之前,中世纪人民生活在黑暗、病痛、绝望与困苦之中,相信千年审判要来了,所以越接近1000年,越是倾家荡产地想避难,如果说2012年大家拿世界末日当笑谈,1000年时基督教世界可是有许多人民当了真的:人类大限到了!一切都完了!

所以了,世道糟糕了那么多次,人类怎么还不完蛋呢?

中国历史上,其实也不缺这种论调。先秦时,圣人们就感慨过了:礼崩乐坏,世道是好不了了!《左传》昭公二九年,有位叫蔡墨的先生绘声绘色吹嘘,说世上本来有龙的,太古之世,有董家和范家会养龙,人还可以骑着龙溜达呢——乍听是不是很像《冰与火之歌》?后来,当然是世道坏了,大家就养不活龙,也看不见龙了……总之,上古一切都很好,什么都有,如今是要完蛋啦,那真是越来越糟。

可是……到现在,中国也没彻底完蛋啊?

每个人大概或多或少,都有过“这辈子就这样了”的绝望瞬间,可能是小时候一次考试不合格,可能是失恋了。将这种不好的预期推而广之,就是对全人类前途的绝望。忧世伤生当然没什么错,但从宏观而言,人类已经经历了无数的世界末日预期,经历了无数的“这么下去一定完蛋了”,经历了“这真是最坏的时代啊”。可是,眼下看来,地球还是好好的。

如果从平均寿命、健康程度、人口数量和物质丰足角度来讲,2016年的人类,整体可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代呢。

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这么说?

在可见的未来,我们自然可以继续说“哎,人类真是不行了!环境污染、反智横生、国际纠纷、信仰缺失、勾心斗角、欲望横流……”这些话总会让人频频点头,认同人类确实不行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但在说完这些话后,人类还是会顽强生活下去的。

既然我们担心世道人心,似乎也没导致世道坏得不可收拾,那么,在产生类似抑郁情绪时,也可以考虑,回头想一下自己。

——要分析这种没事自己找危机的心理,牵涉颇广。但大体上,如果过去几百年的认知理论有什么发展的话,那就是:经验和纯粹理性,都不太靠谱;更进一步,人类的感官认识,是很主观的。我们觉得世界在不断变差,但长期来看,现实似乎并不如此嘛。

所以,有没有这种可能呢?众所周知,当事物发展超出自己控制预期时,人会焦虑起来;当事物发展超越人类心理习惯时,人类会觉得不快。

这些不快与焦虑,会联合起来,就会让人觉得世道人心非常糟糕……而这种感觉,通常是非理性的。

有没有可能,世界没那么糟糕,只是发展得超乎预期,让我们没有安全感呢?

——所以,当觉得一切都要糟糕下去时,不妨回头想想:

我们会觉得人类糟糕了世道不行了,到底是出于怎样的判断?是世界确实比以前全面糟糕了,还是某些方面进步有些方面退步,让自己不习惯了、让自己觉得控制不了了,才会产生类似的心理呢?

抱怨世道糟糕,当然永远是正确的。但世界既不会很快毁灭,又还是日新月异优胜劣汰的,那么我们不妨一边骂世界越来越糟快要完蛋了,一边尝试着适应一下——然后就会发现,也许适应之后,世界其实也没那么糟糕呢?

来源:http://zhuanlan.zhihu.com/zhangjiawei/2058274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世界太糟了,人类要完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