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儿科医生的一天

中国计划生育政策最新的调整令儿科医生资源显得更为紧缺,这已经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儿科医生资源紧张并非始于今日,长期以来,由于独生子女政策造成的整体资源配置以及1998年高等教育改革中医学院本科教育取消儿科专业等因素,儿科医生资源已经颇为紧张,这也导致北京等大城市的儿科医院以及儿科门诊压力巨大。

随着“单独二孩”政策尤其是“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儿科医生荒更为加剧,家长们戏称,带孩子看病挂号困难程度堪比春运买火车票。

近期,全国很多地方的儿科面临“崩溃”,甚至停止了急诊和夜间门诊,对此,家长抱怨看病难,医生抱怨压力大。未来,如何破解这一难题,也成为社会相关层面的热点话题。

近日,界面新闻记者随机跟访了首都儿科研究所呼吸内科的一位门诊医生,她所经历的这最寻常的一天,折射出儿科医生的压力以及儿科医生资源所面临的短缺困境。

11月27日,周三。今天轮到彭博值白班。

早晨7:45,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这位30岁的呼吸内科住院医师从家抵达位于东城区雅宝路的儿研所。到今年,她已经在这里工作了6年了。

迅速更衣后,她走进诊室。这间诊室供两位医生看诊,十平米的范围是她的工作区。

启动电脑后,她拧开水龙头,细细地搓揉着手指间的泡沫。

8点整,导诊台开始叫号,她迎来了第一个病人。这是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因发烧俯在母亲怀里,时不时咳嗽几声。

医院早晨6点开始放号,一位父亲早晨4点就起床了,两个多小时后,当他抱着孩子匆忙走进儿研所的门诊大厅时,大厅里已经人头攒动,开放的几个挂号窗口前,每条等待挂号的队伍已排出数十米长。

这位满脸倦意和焦急的父亲告诉界面新闻,孩子昨天就发烧了,昨晚到急诊等待了大半宿,但是由于就诊的人太多,只能连夜带着孩子先回家了。

漫长等待后,他终于排到挂号窗口,专家号早已经没有了,他只能替自己的孩子挂了个普通号。轮到他们进入诊室时,时针已经指向了上午9点。

彭博的病人大多是恹恹倚在父母怀里的孩童。在冬季病毒的侵袭下,发烧、咳嗽、拉肚子,是孩子们最常见的病症。

最多的一天,彭博曾接待和诊断了90多位患儿。

这些年幼的患者大多无法明白道清自己的病症痛楚,往往都得通过家长代为转述。

“很多都得依靠查体,”彭博说。

但这一过程有时也会遭遇反抗。

一个发烧的男孩看到医生拿出的压舌板,咧嘴欲哭,脸蛋涨得越发通红,一把抓过彭博手上的压舌板扔到一旁。

另一个女孩需要触压检查,在母亲要抱她去诊疗床时,她挣扎着要离开母亲怀抱。孩子们的反抗和哭闹,不但加剧了家长们的焦虑,也使得诊断过程更加复杂和耗时。

中午12点18分,彭博结束了上午的看诊,她拿起杯子,这是整个上午,她喝的第二口水。

“太忙了,人一直没断过,喝水都忘了,”她解释说。整个上午,她为31个孩子看诊,期间仅有数分钟的休息间隙。

下午开始看诊的时间在13时,这意味着,她还剩42分钟的自由休息时间。

但今天中午还有一周一次的培训。她穿过门厅和楼梯,匆匆赶向地下一层的教室。

她走进教室时,关于真菌的英文讲座已经开始了。此时她还没有吃饭,彭博拿起放在最后一排桌子上的套餐盒饭,悄悄落座,往嘴里匆匆塞了一口饭菜。

下午的诊室,更加喧闹,彭博也更加忙碌。

最多时,彭博身边围着四五人家长。他们有的拿着开好的药一遍遍询问医嘱,有的焦急地拿着化验单回诊。彭博不间断地听着家长们的咨询,眼睛瞥着化验单,仔细询问孩子的病情,开药单,建议家长注意事项等。

诊室中,有孩子不断的啼哭,隔壁候诊区孩子的哭声也此起彼伏。

整个下午,彭博几乎没有半点儿时间的空闲,也几乎忘记了喝水。

下午5点,在送走第76位小患者后,彭博终于可以下班了。她的同事已经开始夜班门诊的准备工作。

此时的门诊大厅里依然排起长龙,一对父母排在队尾,母亲不时往抱着孩子的丈夫嘴里塞一口夹饼,这是他们在医院门口买来的晚餐。

不同于24小时开放的急诊,夜间门诊挂号止于晚上10点,当医生们结束整个夜间工作时,往往已到了夜里1点。

彭博的下一个夜班是在2月2日。每周,她有一天的休息时间。

自2009年入职以来,彭博没有请过一天事假,而病假几乎没有。其他同事也基本和她一样,难得有更多的休息时间。

尽管医生们表示一直处于超负荷工作状态,但依然无法满足患者的需求。

儿研所的门诊大厅在最初设计时,预计容纳2000至2500人。如今,这家医院的日均门诊量已达6000人次,而高峰时甚至达7000至8000人次。

相比数量庞大且持续增长的求诊人群,儿研所包括出诊大夫、B超大夫等在内的所有临床医生,仅有300多人。

儿科医生的极度匮乏,并不独独出现在这家医院。整个北京,甚至整个中国都普遍面临儿科医生短缺的尴尬。

《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的数据显示,我国共有11.3万儿科医生,平均每1000名儿童只有0.43个儿科医生,从全国层面看,儿科医生缺口逾20万。

另一方面,在门诊和急诊人数迅猛增长、儿科医生紧缺的情况下,儿科还面临着医生大幅流失的尴尬境况。

最新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儿科门诊急诊数量相比前一年增长了6.6%,达到46亿人次。然而儿科医生的数量相比前一年,却减少了16%。

这背后是儿科医生们与超负荷工作不匹配的收入,以及高发的医患冲突压力。

现年30岁的彭博每月收入七八千元。在她大学毕业后头3年的规培生涯中,由于不能出诊,月收入实际仅能拿到一两千元的工资,多的时候也不超过3000元。“啃老”是这个北京姑娘当年最无奈的选择。

她所面临的困境还不仅仅是与高强度工作不匹配的收入。病痛折磨下,孩子们的哭闹往往加剧了家长们的焦虑,如火上浇油,焦急的患儿家长们往往把怒火发泄在医生身上。彭博在急诊轮转时,被呵责甚至羞辱的事件屡有发生。如今再被问起那些不愉快的经历时,她已经习以为常。

6年过去,当年与彭博同届入院工作的10位医生,如今已有半数离开。目前还在坚守岗位的彭博也坦言,自己“经常想辞职”。但总有一些事情在不经意间让她难以割舍这份工作:看完诊的孩子甜甜地道一声“谢谢阿姨”;住院的孩子渐渐恢复的体重;还有那些感谢医生的锦旗……

面对儿科告急的紧张局势,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卫生部门均表态要增加儿科医生数量,扩大专业人才培养力度以及增加儿科医生的收入。

但短期内解决这一困境并非易事。很关键的一个原因,儿科医生的培养,并非一蹴而就的过程。

以彭博为例,本科5年毕业的她,要经过3年的规培生涯,期间还要在各个科室进行轮转,不能出诊,3年轮转期间没有任何假期;各个科室轮转结束后,再经过1年的专业轮转,经过考试后,出门急诊以及轮值“住院总医师”(住院总医师是个非常辛苦的岗位,需要一年时间轮值,每隔一天值班24小时,负责全院的抢救工作)还需2年时间。

如今职称还是住院医师的彭博,要升任主治医师,还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业内人士认为,医生培养的周期性较长,对缓解儿科医生短缺现状,显然远水难解近渴。更何况对比20万的缺口,医学院每年培养的新人非常有限。

数据显示,随着中国全面二胎政策的放开,未来几年,预计中国每年将新增约300万名儿童。

但如此紧缺的儿科资源,能否在未来有效应对数量庞大的新增人口?

去年冬天以来各地出现的一些动向已经令人更加担忧:广东省中山大学附属三院岭南医院发布通知,2015年12月14日起,除危重症患儿外,对儿科普通门诊、急诊暂停服务;上海新华医院也贴出通知提醒说,在高峰时期,儿科门急诊等候时间可能要超过6个小时,有发烧的患者请先服用退烧药,降温候诊。

首都儿研所的相关人员表示,目前,二胎影响效果还未显现,但在宣布全面二胎的那一天,儿研所不少儿科医生已经提前感受到了压力,不少人在朋友圈转发了生育政策放开的消息,并配上了一个哭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一位儿科医生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