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我到望京,不好意思

我住在望京,离首都机场最近的商业中心。

刚搬到望京时,出差回来,在T3航站楼下了,坐上出租车,师傅笑着问:小伙子,去哪儿啊?我说,望京。师傅立马不笑了,一路再没跟我说过话。

屡屡出差,屡屡这样。有次,出了航站楼,我告诉师傅去望京。他脸色一青,说:操,排了三小时,拉个到望京的,真他妈点儿背。

我虽然不高兴,倒也有点释然。毕竟你耽误人家挣钱了,本来心里是歉疚的,人家生气,骂出来,我就觉得没那么亏欠了。但有些师傅,憋着一肚子怨气,又不方便表现出来,一路闷闷不乐地往前开,就让人不好受了。

因为这个缘故,我想过不打出租,改坐机场大巴。但坐过一次就不想再坐,在寒风中等候半个多小时,还要忍受闻之欲呕的大巴气,晃得人晕,下车还得走半小时路。想想,宁愿挨骂,还是坐出租吧。

挨骂倒是小事,平时写文章,被网友骂习惯了。怕的是,哪个师傅拉了我,一天的好心情基本上就毁了。虽然不是你有意要毁人家的好心情,但毕竟因为你。我原先不知道,在首都机场等旅客的出租车要排队三四个小时,大冬天,大雾霾的,排几个小时队,拉个最近的,是谁谁不郁闷。

但又有什么法子呢。任何出租车司机,只要你跑机场,就躲不掉这种可能。哪怕你服务态度再好,对人再热情,再客气,开车再快再稳,也不能保证拉不到住望京的乘客。飘茵堕溷,就是这样。同一棵树上的叶子,有些落下来,飘到地毯上,有些落下来,掉到茅坑里。这就是命。

这是范缜用来反驳萧子良的比喻。可惜萧子良学佛不精,后面就无话了。要照佛家的看法,掉茅坑的树叶,也不是无缘无故的,也有掉茅坑的因。——你刚好长在茅坑前面,恰好在你落的时候,起了一阵风吹向茅坑,人家高一点的树叶,飞得快些,坠得慢些,就飘过了茅坑,你飞得慢,只好掉进茅坑。

也有本来离茅坑挺远,咋看都不像能掉进茅坑的,结果他跑得快,撞到别的树枝一拐弯,恰巧拐到茅坑里。就像我和一个住良乡的同事同时出来,两个师傅前后在等,本来同事在前边,前边师傅看我行李少,就让我坐他的车,他要知道同事去良乡,还不后悔死。也有个师傅机灵,看我跟同事一起出来,先问我去哪里,我说望京,他就让我坐后面的车,但他不知道那个同事住东辛店,比望京还近几公里。

说到底,自己没有办法主宰决定所遇的一切。没办法主宰,是无我。没办法决定,是无常。但无常之中,若有愿力,依然可以改换命运。一片叶子如果死活不想落茅坑,也不至于一点辙儿都没有。

比如从日本回来,要在机场还随身wifi,我知道排队的人特别多,如果赶在后边,一小时都排不上,所以出了飞机就往外跑。同事说,急什么,慢慢走嘛。他本来坐在我前边,结果我到家了,他还在排队。这跟上了公交车想有位子就往最后面走是一个道理。如果你能多看两步,至少掉茅坑的几率没别人那么大。

我就见过一个有愿力的师傅。我忐忑地跟他说,去望京。他说,好嘞。把车开得飞快。从他的表情和跟我说话的口气中,看不到愠怒。他只提了一句,说排了四个小时队,但也不是要责怪我的意思。直到从大山子出口拐出来,前面堵了半天,他才开始着急了,右打方向,从左转道换到直行道,超了许多排队等灯的车辆,插到最前边左转了。我问他:干嘛这样开?他说,我要一个小时返回去,就不用再排队。

那个师傅给我很深的印象。这样很好。当然不是说违章驾车很好,而是说,即便他不能按时返回,也会觉得是自己力量不足,不会推诿于别人,认为一天的糟糕心情是拜别人所赐。因为有这种愿力,自己对结果的掌控就多一点,虽然也有失望,但遗憾毕竟少些。

打那之后,每次出机场,我都期待碰见那样的师傅。碰见什么样的师傅也是我的福报不同,如果碰见骂的师傅,就是我这一天的时运不够好,碰见第二种师傅,就是时运好一些。但飘茵堕溷,依然不能由我来决定。

不过,我总期待自己有力量改变点什么,不至于总束手无策,寄期望于时运。我就发愿,再坐出租,尽量不要让人家师傅生气。

最近一次出机场,师傅殷勤地帮我把行李放进后备箱,让我到车里坐下。因为抱了个大书包,我原本想坐后面,但想想,觉得坐前边会好一点,就坐上副驾驶,对师傅说,师傅,我去望京,有点近,不好意思。

师傅没说什么。车发动了,我说,您排了挺久的队吧?他说,嗯,三个小时。我说,是不是一小时内返回来,就可以不用再排?他说,是的。

但他的车始终跑不起来。在机场线上也只开到六七十码。身后一辆辆车都超到了我们前面。下了高速,进了望京,依然很慢,明明前方路口是绿灯,他也慢下来,似乎是要等灯变黄。

我才知道,师傅是慢性子。他的车也是慢性子,油门嘟嘟嘟响,就是跑不上去,听声音就知道大修过很多回了。但有意思的是,像他这样慢条斯理开的人,送我到小区门口,也才花了三十五分钟,并不比那位努力要一小时赶回去的师傅慢。大概因为凌晨不堵吧。也是各有各的因缘。

到地方,73块钱,我给了他80,说您别找了,这么冷的天,等这么久挺辛苦的。他就把前一张车票一并撕给我了。我不能报,想跟他说不用,转念还是接下了。他从驾驶座上下来,打开后备箱,帮我拎出箱子。感谢过他,看着车离开,我想,恐怕他也难一小时内返回去吧,但大概不会因为这趟拉我让他心情糟糕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师傅,我到望京,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