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

作者:大妹妹菁菁

做到一半的时候,奥卡姆突然不行了。

脑烧宝躺在床上,窗外海浪声阵阵,“是该半夜退房走人,还是这么算了”脑烧宝心里打着算盘。

这是北戴河的七月。选择在这里见面,一来是离两人都不远,二来精神层面的意义不言自明。什么都计算好了,没想到人不行,脑烧宝叹了口气。

奥卡姆有些窘迫,坐在床边,半晌,他说:“待会我想吸点东西,你不介意吧?”

“这个人吸毒?”脑烧宝第一反应是这样的,他悄悄把手伸向枕头下方,握紧了手机。

“没事。”脑烧宝尽可能的平静。“如果他吸毒,我立即拨电话。”脑烧宝想。

奥卡姆走向行李架,拿出自己的保罗威登(polo veideng)公文包,从里边拿出一块方方正正的红布。

“老习惯了。”奥卡姆笑笑。

是一块国旗。奥卡姆把脸深深埋在国旗上,大口吸气。

脑烧宝被这个画面感动,四肢甚至竟有些麻木,眼看他成烂泥,眼看他高楼起,眼看他宴宾客,这一夜跌宕起伏,脑烧宝打开了双腿。

12.5,这是最常用小号手术刀刀柄的长度,拿在手里的时候从不觉得它有多长,然而此刻这个长度竟然是他所有快乐的源泉,脑烧宝忍不住叫出声来。

奥卡姆的手按住了他的嘴,嘘~嘘~,中年人的不安全感。

放点音乐盖住这种声音吧,起来,不愿做奴隶的……

脑烧宝感觉自己变成了北戴河,海浪柔软的击打,身上沾染着老干部的汗味,他竟然有些恍惚。

“我厉害还是二瓦厉害?”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传来。

“他?一个立场不坚定的墙头派,他算什么东西?”脑烧宝抱紧奥卡姆,脑海里却浮现出自己身着皮革紧身衣被二娃骑在身下被他呵斥“来,跟我念”的画面,“啊,我真是个贱货。”脑烧宝想,“贱货”这两个字也让他的心痒,这种痒让脑烧宝不禁微微颤抖。

三分钟后,两人平躺在洁白的大床上,两人贴的很近,奥卡姆压着脑烧宝的副乳,过量的脂肪让他感觉很舒服。

奥卡姆刷着手机,突然转过脸来,“fb被攻陷了!”脑烧宝大叫一声,激动的差点晕死过去,奥卡吗也很激动,侧身压了上来。

疼痛,兴奋,激动,主要是疼痛,脑烧宝攥着国旗泪流满面,任由奥卡姆在她的身上上下运动,至于发现痔疮破裂,那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文中涉及人物均为化名,不承担法律责任。)

来源: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3447358138102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剃刀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