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螺姑娘

男人回家,把拣回的田螺养在鱼缸里。

第二天,男人去上班。

“要是我回家时,家里有热腾腾的饭菜等着我,那该多好啊。” 出门时男人自言自语的说。

男人走后一阵子,水缸里突然传来一阵动静,水渐渐漫出缸沿,一个裸身的姑娘出现在缸里。

田螺姑娘走出水缸,好奇的打量着整个屋子,然后走进厨房。

“真是一个好人。我要给他做饭,做他的妻子,” 田螺姑娘说着,拿起菜刀,“做这个房子的女主人。”

“对不起,你说什么?” 一个男性的声音在田螺姑娘耳边响起。

田螺姑娘吓得尖叫起来,急忙捂着身体转过身来。

一个男子站在她身后,嘴角挂着邪魅的微笑。

“你是谁?” 田螺姑娘厉声喝问。

“你说,你想当这个房子的主人?”

“没错。” 田螺姑娘挺了挺胸。

“你问过我了吗?”

田螺姑娘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你是谁?为什么要问你?”

“那你又是谁?” 男人问。

“我?我是他命中注定的女人。”

“嘁,捡来的家伙。”

“什么?捡来的家伙?我可是吸收天地精华,修成灵性的灵物。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我?我是他捡回来的沙发。” 男子略带羞涩的说。

“他天天坐我身上,我天天顶着他的屁股,现在你说你要做主人?不要脸!bitch!”

田螺姑娘一听,放松了下来,松开了挡住身体的手:“原来是同行啊。虽然你和我都是他捡回来的,但你不可能成为主人。”

“凭什么不行?”

“怪就怪你修炼成了男儿身。他不可能爱上一个男人。”

“你这么说我不同意。” 又一个男人从外面走进厨房,“凭什么他不可以爱上男人?”

田螺姑娘又吓一跳:“你又是谁?”

“我?我是他捡回来的电视机。” 电视机人说,“他没事盯着我看两三个小时,就算是直的,也被我掰弯了。”

“切,别扯淡,就你这模样,能掰弯他?” 又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你又是谁?” 田螺姑娘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是他捡回来的内裤,他喜欢什么我最清楚。” 内裤男孩说,“他看你的时候是硬过,但那时播的是黄片。”

“别争了,他最喜欢的肯定是我,他天天睡我。所以我才是这个房间的主人。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他捡回来的床。” 又一个男人走进来。

“哼哼,牛鬼蛇神。还有谁?都进来吧。” 田螺姑娘叫着。

一群男人走进来。

“我是他捡的马桶刷。”“我是他捡的拖鞋。”“我是他捡的路由器。”“我是他捡的手机。”“我是他捡的鱼缸。”……

屋子里顿时闹哄哄起来。

“安静。” 田螺姑娘喊道。

“在场的各位,都是垃圾,只有我能做这个房子的主人。”

“凭什么啊?”“为什么?”

“就因为你们都是男的,只有我是女的。” 田螺姑娘清了清嗓子,接着说:“你们在这里待了这么久,想过给他做一顿饭吗?”

喧闹的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男孩们面面相觑。

田螺姑娘露出得意的笑容。

“所以只有我能做主人,你们都得听我的”

……

晚上,男人下班回家,打开门,闻到一阵饭菜的香气。走进餐厅一看,桌上摆着一桌丰盛的饭菜,其中最香的,是一盘炒田螺。

来源:http://weibo.com/p/100160393370400209540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田螺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