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无法理解的6种中国职业

有些职业哪儿都有,像厨子、农民和从事第三产业的人形家禽,而某些职业就是特定国情下的产物。一位名叫Christina H的外国人就列举了6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职业,我们来看看老外都是怎么看的——

01. 面子工程专用白人

就像电影里的老美主角会拉个亚洲人(长得能看出是个亚洲人就行)当他们的功夫好基友或是终极大反派,中国商人也在想方设法找个白人伙计来炫耀自己的生意多牛X。

一个成功的中国公司,办公室总是有各式各样西装革履的白人进进出出。不过要是你的产品里有铅和三聚氰胺这些玩意儿,想招徕顾客还挺难。还不如带着几个白人兄弟开会剪彩,简单粗暴便宜有效。

“看那货,长得就像个首席技术官。”

02. 排队黄牛

一般付给排队黄牛的价格大约是一小时3美刀。有些看医生要排队5个小时的地方,这钱花的就很值。在美国吧,人们只有在星战新片上映前夕或新iPad发售前才会带着铺盖去排队消磨消磨时间,可中国人连办个土地证甚至去幼儿园报名都得背上被子去排个好几天。

在中国,劳动力太便宜了。2002年拍《英雄》的时候,他们没有像指环王那样请一个小型外国后期特效团队来做一支庞大的军队,而是居然真的凑起了大约一百万规模的群众演员以及一百万份盒饭。(呃,老外夸张起来也是不打草稿的)

03. 集粪工

通常我们不会把中国和环保主义联系到一块儿,但1994年大约有33亿吨的粪便被用于施肥。

“我算了一下,这个数字刚好可以堆出一座雷尼尔屎山,好吧我瞎猜的。”

你会觉得大学生没有那么渴望加入这支“飞翔巡逻队”,那你就错了。一份报告称有391人申请了一家清洁公司的5个集粪工岗位。

幸运的是,中国又有更多的排泄物收集站开张了,因为政府觉得粪便已经跟不上需求,开始打尿的主意了。

04. 打金农民

玩过网游的肯定知道打金农民,宅男将游戏内货币卖给懒得攒钱却又想买坐骑的玩家。产业规模达到40万人30亿美元,其中80%打金者在中国。

打金农民可以整天玩游戏,但不能开地图或找玩家PK,只能机械性地打金,要是没打够钱,还要面临下岗的威胁。

几年前网上传的纷纷扬扬说打金行为要被禁,最后却不了了之。说来也是,这个庞大又能赚洋人钱的产业有什么禁的必要?这就和中国禁止剽窃一样可笑。(擦,又打脸?)

05. 反痰卫士

中国人一个历史悠久的习惯就是吐痰,上吐厅堂,下吐街坊。

早在奥运会举办时,政府最终决定干预此事。反痰卫士这一职业应运而生,他们的目的就是去逮住那些吐痰的人,并给他们开一张罚单。问题来了,被抓到吐痰的人总会辩称自己没吐过,这样就没法给他们开罚单了。

但中国充满了惊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又诞生了一个叫“反痰战车”的玩意儿。战车内部配有与外部摄像头连接的高科技监控中心,可以拍下那些罪大恶极的吐痰者的龌龊时刻。一旦坐在车内的观察员看到有人吐痰,他就立即派人去拦住吐痰者。如果后者否认自己吐过痰,那么他就会被带上车,并给他播放自己的吐痰精彩时刻。你可以选择让你的子子孙孙看到这个视频,或者交个2.5美元的罚款完事儿。

06. 协警大妈

很多记者早已做过报道,每当中国政府要告诉群众“您好,我们盯着您呢”时,街上就会定期刷新一批批戴着红袖章巡逻的群众大妈。

“吓尿了。”

为什么选择大妈们呢?新京报告诉了我们答案:”一旦大街小巷站满了这些戴红袖章的大妈大伯时,陌生人一露面就会被问东问西的爷爷奶奶围得水泄不通。“

“吓尿了2.0。”

让老年人作为便衣协警看起来没那么吓人,而且中国文化一直在宣扬尊老爱幼,所以他们能命令你去做什么,甚至让你去打胎。

没错,二胎政策前,独生子女政策的一部分就是确保妇女怀上二胎时要做人流。警察管不到每个中国妇女,所以这些大妈就成了工作单位或小区里的完美监视员,用动之以理吓之以权威的手段让她们去打胎。

等这一代老太太下岗了,该怎么办呢?别慌,南京大学里有一批年轻的便衣大妈们正接受国家资助进行训练课程,并被授予道具:红袖章plus。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老外无法理解的6种中国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