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正淳为何那么招女人爱

段正淳怎么能搞定那么多阿姨,为段誉埋下那么多地雷妹妹的?

当然是金庸先生安排的。

但安排起来,也得合理才行。如果段正淳就是个二流子,就会让人觉得那几位阿姨瞎了眼睛。

许多人以为,段正淳把妹,靠的是王族身份,靠的是小白脸。

然而段王爷并不是小白脸型。至少木婉清不这么认为。

只见这紫袍人一张国字脸,神态威猛,浓眉大眼,肃然有王者之相,见到儿子无恙归来,三分怒色之外,倒有七分喜欢。木婉清心道:“幸好段郎的相貌像他妈妈,不像你。否则似你这般凶霸霸的模样,我可不喜欢。”

说他有王族身份,可是甘宝宝、秦红棉、王夫人、阮星竹、马夫人等诸位,江湖儿女,也不像是贪恋富贵的。事实证明,如果江湖上追姑娘靠身份地位就有用了,段誉也不至于那么惨兮兮。

段王爷,首先武功挺了得的——哪位说了,不是感觉见谁输谁吗?非也。

段延庆铁棒上内力不断加重,拆到六十余招后,一路段家剑法堪堪拆完,见段正淳鼻上渗出几粒汗珠,呼吸之声却仍曼长调匀,心想:“听说此人好色,颇多内宠,居然内力如此悠长,倒也不可不不觑于他了。”

慕容复不知他叫嚷些甚么,右足牢牢踏定了段誉,双手分敌二人。拆到十余招后,觉得南海鳄神虽有一件厉害兵刃,倒还容易抵敌,段正淳的一阳指却着实不能小觑了,是以正面和段正淳相对,凝神拆招,于南海鳄神的鳄嘴剪却只以余力化解,百忙中还得一两招,便将南海鳄神逼跃出数丈以外相避。

段延庆和慕容复,都算得一流高手,犹且觉得段正淳不可小觑,要凝神对付。当然啦,跟三兄弟那种超凡入圣的不能比,但纵横江湖,段王爷也过得去了。

接着就是段王爷的内在品质了。首先,倒人不倒架,输人不输阵,永远有范儿:

段正淳为人虽然风流,于“英雄好汉”这四个字的名声却甚是爱惜。他常自己解嘲,说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就算过不了美人关,总还是个英雄。岂不见楚霸王有虞姬、汉高祖有戚夫人、李世民有武则天?”卑鄙懦怯之事,那是决不屑为的。他于剧斗之际,听得阿紫的说话,当即大声说道:“生死胜败,又有什么了不起?哪一个上来相助,便是跟我段正淳过不去。”

最酷的是在少林寺,大家都想杀了萧峰时,段王爷纯爷们血性爆棚:

段正淳低声向范骅、华赫艮、巴天石诸人道:“这位萧大侠与我有救命之恩,待会危急之际,咱们冲入人群,助他脱险。”范骅道:“是!”向拔刃相向的数千豪杰瞧了几眼,说道:“对方人多,不知主公有何妙策?”段正淳摇摇头,说道:“大丈夫恩怨分明,尽力而为,以死相报。”大理众士齐声道:“原当如此!”

所以段王爷武功未必是高绝,在男子汉做派上,是地地道道的纯爷们。屡次遭遇生死威胁,没有一次屈膝的。

比慕容复等,高了何止一级。

再然后,是他对女人的姿态了。

作者官方设定是:

他生平到处留情,对阮星竹的眷恋,其实也不是胜过对无配刀白凤的其余女子,只是他不论和那一个情人在一起,都是全心全意的相待,就为对方送了性命,也是在所不惜,至于分手后另有新欢,却又另当作别论了。

他是不专一。但每跟一个在一起时,就全心投入。

为了甘宝宝,他会愿意去钻地道。

段正淳心头大震,将木板又托起两寸,只听得甘宝宝长长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幽幽的道:“倘若你不是王爷,只是个耕田打猎的汉子,要不然,是偷鸡摸狗的小贼也好,是打家劫舍的强人也好,我便能跟了你去……我一辈子跟了你去……”跟着几滴泪水掉下来,落在她花鞋边的地板上。段正淳胸口热血上涌,心道:“我不做王爷了,我做小贼、做强人去,让你一辈子跟着我。这王爷有甚么做头?”

只听甘宝宝又道:“难道……难道这一辈子我当真永远不再见你一面?连一面也见你不着?我……我还是死了的好……淳哥……,淳哥……你想我不想?”这几下低呼,当真是荡气回肠。段正淳忍不住低声道:“宝宝,亲亲宝宝。”

甘宝宝吃了一惊,站起身来,随即又叹了口气,自言自语:“我又在做梦了,梦里又听到你在叫我啦。”

段正淳低声道:“亲亲宝宝,是我在叫你,我一直在想你,记挂着你。”

为了秦红棉,他可以一冲动就答应他走。可以记一句话记几十年。

——现在男生,能记得女朋友生日和第一次相遇就算挺难得的了。

段正淳道:“红棉,你真的就此舍我而去吗?”说得甚是凄苦。

秦红棉语音突转柔和,说道:“淳哥,你做了几十年王爷,也该做够了。你随我去罢,从今而后,我对你千依百顺,决不敢再骂你半句话,打你半下。这样可爱的女儿,难道你不疼惜吗?”段正淳心中一动,冲口而出,道:“好,我随你去!”

秦红棉大喜,伸出右手,等他来握。

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师姊,你……你又上他当了。他哄得你几天,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段正淳心头一震,叫道:“宝宝,是你!你也来了。”

……

烛光之下,段正淳见到她轻頻薄怒的神情,回忆昔日定情之夕,不由得怦然心动,走上前去在她颊上香了一下。秦红棉上身却能动弹,左手拍的一声,清脆响亮的给他一记耳光。段正淳若要闪避挡架,原非难事,却故意挨了她这一掌,在她耳边低声道:“修罗刀下死,做鬼也风流!”

秦红棉全身一颤,泪水扑簌簌而下,放声大哭,哭道:“你……你又来说这些风话。”原来当年秦红棉以一对修罗刀纵横江湖,外号便叫作“修罗刀”,失身给段正淳那天晚上,便是给他亲了一下面颊,打了他一记耳光,段正淳当年所说的便正是那两句话。十八年来,这“修罗刀下死,做鬼也风流”十个字,在她心头耳边,不知萦回了几千几万遍。此刻陡然间听得他又亲口说了出来。当真是又喜又怒,又甜又苦,百感俱至。

对阮星竹,他是舍命相护了:

段延庆铁杖一点,已到了段正淳身前,说道:“你要和我单打独斗,不涉旁人,是也不是?”段正淳道:“不错!你不过想杀我一人,再到大理去弑我皇兄,是否能够如愿,要看你的运气。我的部属家人,均与你我之间的事无关。”他知段延庆武功实在太强,自己今日多半要毕命于斯,却盼他不要再向阮星竹、阿紫、以及范骅诸人为难。

即便对王夫人,还是要舍命。

段正淳虽然用情不专,但对每一个情人却也都真诚相待,一凛之下,立时便为王夫人着想,叫道:“阿萝,快走!这青袍老者是个大恶人,别落在他手中。”身子微侧,挡在王夫人与段延庆之间,连声催促:“快走!快走!”其实他早被段延庆点了重穴,举步也已艰难之极,哪里还有甚么力量来保护王夫人?

段正淳见到她目中惧色、脸上戚容,想到昔年和她一番的恩情,登时心肠软了,破口骂道:“你这贼虔婆,猪油蒙了心,却去喝那陈年旧醋,害得我三个心爱的女人都死于非命,我手足若得了自由,非将你千刀万剐不可。慕容复,快一剑刺过去啊,为甚么不将这臭婆娘杀了?”他知道骂得越厉害,慕容复越是不会杀他舅母。

王夫人心中明白,段正淳先前假意对自己倾心相爱,是要引慕容复来杀了自己,为阮星竹、秦红棉、甘宝宝三人报仇,现下改口斥骂,已是原恕了自己。

……

……

王夫人颤声道:“段郎,你真的这般恨我么?”

段正淳眼见这剑深中要害,她再难活命,忍不住两道眼泪流下面颊,哽咽道:“阿萝,我这般骂你,是为了想救你性命。今日重会,我真是说不出的欢喜。我怎会恨你?我对你的心意,永如当年送你一朵曼陀花之日。”

所以了。

段王爷虽然秉性风流,用情不专,但对每个情人,确实是用心到了。

《红楼梦》里,有一次,贾宝玉说:

“你死了,我做和尚去。”

林黛玉吐槽他:

“你那么多姐姐妹妹,都死了,你几个身子去做和尚?”

这的确是千古难题。段王爷给了个答案。到结局,看见所有情人都死了,他的决定是:殉情。

确实也有了担当。诸位阿姨泉下有知,也会觉得没爱错人。

临死前,回头还对刀白凤说:

“夫人,我对不起你。在我心中,这些女子和你一样,个个是我心肝宝贝,我爱她们是真,爱你也是一样的真诚!”

段王爷用情不专,但对每个女人都是掏心挖肺。也确实殉情了,不是空口白话。

段王爷人不算小白脸,但有男子气概,有担当,有决断,又会说甜言蜜语。

段王爷很容易冲动,对女人们很容易就许诺——虽然未必做得到。

得知道的是,一个恋爱中的女孩子,未必想得到天长地久,许多时候在意的,是眼前,是对方的态度。

段王爷是个完美的眼前情人。

除了不专一、不太负责任,其他是完美了。而专一与负责任,是之后的事了。

如果对象是奔着一辈子长治久安的,自然看他不上。但江湖儿女,都知道世事如浮萍的,便没法不觉得这个男人好了。

——相比起来,段誉的爱倒是真诚专一,可是既没有段王爷的担当,又没有段王爷的口才,就只会磨磨唧唧。王语嫣最多感动于他的痴心,也就罢了。

许多人对感情,有种简单的思绪:我是真心的,所以应该能感动对方吧?

问题是,再炽热的感情,得能兑现成令对方感到感官愉悦的东西才行。

许多人抱怨女孩子们爱钱,其实相当多女孩子们,爱的不是钞票这破玩意,而是钞票可以换取的感官愉悦。

段誉将他的痴情兑现为一路跟踪王语嫣了,让她感动,但感官上没愉悦到。

段王爷将他的痴情表现为甜言蜜语、温柔陪伴、细心呵护了,这些都是可以感受到的。

于是即便他用情不专,诸位阿姨也死心塌地了。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段正淳为何那么招女人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