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系,百度,以及最坏的那一个

“那个时候,只要敢出去闯的,除非运气太差,很难不发财。”这是一个莆田民营医院老板吴总曾经跟我说的话。类似的话在所有中国改革故事的书里也都出现过。

三十多年前,整个中国社会被某毛的奇思妙想蹂躏得基本处于崩溃边缘。改革开放,一片混沌中,萌发新秩序。建国前出生的还活着的那批老人知道什么是正常的社会,就是生产交换,就是私有财产,就是市场经济。(这一点,相比前苏联,是中国的幸运,待到前苏联解体时,有正常人类社会生活经验的苏联人几乎死绝了。)但是转型期间的种种问题根本不可能避免,计划经济的思想残余彻底废除干净绝非一朝一夕之事。摸着石头过河,是个很形象的说法。

整个中国都穷,饭都吃不饱,精神上更是贫瘠。人们渴望更好的生活。改革就是一个松绑的过程。神州大地多数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官僚机构的改革跟不上人们的行动力。名义上的投机倒把罪还在,但实际上人们意识到已经可以当个倒爷了,就看敢不敢冒险。如今有些功成名就的企业家都曾因投机倒把罪被抓起来过。恒安集团的创始人许连捷在十来岁的时候就曾因在村与村之间倒卖鸡蛋芋头等农产品被打进“学习班”进行思想改造。就算是在90年代初期,一个福建人去上海购买鳗鱼苗转手卖到福建,过机场安检也是可能被没收的。现在听起来简直不可思议。让这片诡异的世界更快变得正常起来的正是早年这些勇于冒险的倒爷。

如何来形容当时多数人观念上的落后呢,再举许连捷的例子,当年很多人都觉得卖卫生巾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不理解为什么许连捷放着好好的服装厂不干,转行卖这么令人难以启齿的卫生巾。那么,你指望那时候人们如何面对性病这个东西?恰好,改革的春风自然也吹开了色情业,不管如何禁止,性交易这种事永远不会杜绝。性交易非法就必然导致了不安全不卫生,性病的市场前景一片大好。而当时的国有医院治疗性病的是很少的。想来也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人居然得了性病,怎么有脸活在这个世上!而这一切对嗅觉敏锐的莆田人来说,是个巨大的机会。

现在回过头来分析,为什么这么广阔的市场只有莆田人,准确地说是莆田市的东庄人发现了。很多说法都是马后炮。因为东庄相比莆田其他地方更穷,所在区域在当地被称之为“界外”,最穷的一片区域,靠海,土地里种不出粮食,但那时候整个中国比东庄穷的地方也不少。那么是东庄这个地方的人特别聪明?这个理由就更扯了,全国人民都不答应。我觉得首先就是历史的偶然,加上福建莆田民风民俗里宗祠文化的团结帮带精神,导致了后来莆田系民营医院在整个中国的统治。

实际上比较正确的版本是从皮肤病开始的。在莆田当地,人们对这些外面开医院的东庄人的叫法是:抠药膏的东庄仔。并不是一种赞赏的语气,好比称呼外来的打工仔们为四川仔安徽仔贵州仔……从“抠药膏”三个字就可以很形象地说明一开始就是治疗皮肤病起家的。一切都很糟糕,卫生条件差,相关的知识必然不足,国有的那点医疗资源根本不足以应付海量的需求。这个时候谈论当初那些皮肤药方是否神奇,是否符合如今定义的标准,意义不大。第一个走南闯北赚钱回来的人给亲朋好友们带来了好消息:外面的世界简直太大了,需要更多人手一起帮忙开拓市场。于是一帮穷怕了的莆田人,以超强的执行力,在神州大地快速复制起来。糊个广告,招待所租间房就可以办公了。等发现了性病的广阔市场,那简直赚钱比印钱还快。

正如我上面所说,国有医院是僵化的,性病这一块没人做,即使有一些,也完全不可能跟东庄人的执行力比。一种野蛮生长的速度。东庄人也推动了电线杆广告的蓬勃发展。你可能从小到大都不知道什么是淋病梅毒尖锐湿疣,但你总是能见到这些字眼。不那么严谨地说,这些人在轰炸营销学上,算是史玉柱老师的老前辈了。

如果只是听闻民间传说,你可以听到数不清的离奇故事。比如曾经有医院病人实在太多,人傻钱多,医院索性就直接拿粉笔磨成粉末当成药粉;比如很多皮肤病的药水,实际上就是自来水;比如多数人对生漆过敏,莆田人就会去公共场合抹上生漆,导致人皮肤瘙痒,顺便就说成是得了性病……这里面有多少真实的,甚至真实的情况比这更多彩,夸张,不得而知。只能这么判断,在一个混乱的市场上,在一个人民的生活水平知识水平都普遍低下的大环境下,发生这种事情一点也不奇怪。

庸医诈骗患者钱财,一定是有罪的。我们先抛开欺诈这部分,因为当我们在说莆田系的时候,实际上是一棍子打死的,这么归纳起来是很简便,即便是莆田当地人,也许是出于对财富的嫉妒,对东庄人开医院这件事也多是调侃语气。然而,为什么医疗市场有如此巨大的市场缺口,正规做也是日进斗金,而民营医院的创业者们选择的却是这些专科,并且口碑如此之差。进一步,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口碑这么差,还能赚到钱。

莆田系的坏名声带来的最坏的结果是,人们对医疗市场化的恐惧,认为这正是医疗市场化的错。加上一帮在体制内的庸医们的煽呼,人们更加坚信医疗不能市场化。在这种舆论下,极可能让事情变得更糟。因为实际上,人们对医疗服务的巨大需求根本得不到满足才会有莆田系的机会。并且,这个机会不是现成的,都是莆田系不断“腐败”的结果。你可以这么理解这个过程:有那么多人需要看病,公立医院完全满足不了,即使有也必然态度恶劣品质差,但是腐朽的医疗体制根本没有放手让民间的资本能够正规地去满足市场上的需求,那么就好比当年禁酒时期的黑社会,勇于违法冒险的人站出来了,是莆田系的老板们通过“行贿”等手段一步步松动这些管制,让官员批准建立医院。

民营医院也是在夹缝中求生。有钱谁都想赚,为什么多是这些专科类,因为来钱快,考虑到风险,政策的风险,还有更可怕的医疗事故的风险。专科类医院利润高,通常死不了人。还有近年来,考虑到市场的接受程度,民营医院逐渐被纳入医保范围,其实他们更倾向于选择经营非医保范围内的科目。医保,曾是人们去民营医院就医的最大障碍,不能报销,病人不来。能报销吧,民营医院却付不起这个成本。没有公立医院那样的财政补贴,民营医院可能入不敷出,同时,国家在医保方面资金缺口大,今年的钱明年给很常见,资金链难以为继。医保是医疗市场化进程的一个巨大绊脚石。

2008年的一个数据,公立医院的政府财政补贴大概要占到总收入的8%~10%,且没有税负。而民营医院除没有财政补贴外,还要承担8%左右的税收。为此,民营医院的成本至少要比公立医院高出16%,这是一个比较大的负担。这不是一个公平的市场。另外,民营医院的投资者需要得到回报。而根据调查,民营医院要收回投资,一般需要5年~8年的时间。这对一些民营医院的投资者来说,收回投资的时间压力很大,又遭遇不公平竞争。因此,为在短时间内得到好的回报和减少税收带来的负担,一些民营医院自然往专科方向上集中。

莆田系对整个医疗市场的贡献还有整个医疗产业链上的拓展,包括药品企业,医疗器械,还有医学院学生的就业问题。有一种很滑稽的说法是,莆田系都是一帮不懂医术的人在治病。人家是老板,请的医生护士都是真正的医务人员,并且为了吸引到消费者的信任,必须得有当地的知名医生坐诊。这都是企业运营的正常思路。另外说上当受骗暴利之类的事情,通常集中在美容壮阳性功能障碍等需求上,这件事跟中医药声称可以治疗疑难杂症有什么区别?你有需求,我告诉你我可以帮你,你信,你来,你说他们暴利无耻。刨去真正的诈骗,多数时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不是说市场会竞争出更好的商品和服务吗?为什么民营医院的口碑这么差。因为如上所述,这是一个畸形的市场,人们看到的是无良民营医院的怪象,实际上是医疗市场根本不够自由和开放,不需要扶持和补贴,只需松绑。市场不会错,资本也不会跟利润过不去,畸形游戏规则下的必然结果而已。

从电线杆的“老军医” 而到报纸电视的狂轰滥炸,再到网络时代,莆田系也与时俱进,莆田系与搜索引擎的合作已持续了十几年,“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莆田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亿元的广告。”

最近病友吧被卖事情,再一次把百度推上了风口浪尖。血友病这种敏感东西,所以放大了。但这件事几句话就能说清楚。百度是很恶心,但请注意条款,“贴吧所有权、经营权、管理权均属百度公司”。百度没有做错什么,百度只是一直以来吃相难看,你甚至可以说是愚蠢的商业策略,这才多少钱,卖个贴吧。但,实际上百度有权利这么做。百度没有义务做你们觉得他应该做的事,他不要脸,他没底线,但他没侵犯谁的权益。

前一阵子莆田系跟百度有了冲突,因为百度一家独大,搜索投放成本高昂,企图闹一闹。而医药广告搜索这一块也是百度一直遭人诟病的地方。

你想搜索a,百度给你b。你说百度无耻,技术垃圾,都可以。你可以用别的搜索引擎。搜索结果如何排名,百度想怎么排就怎么排。广播里隔壁老王的孙女又给老王买了瓶黄金鹿龟酒,滋阴补肾;电视里的来自美国哈佛医学院的赵教授给男士们带来的凶猛丸,持久给力。这些,跟百度搜索出来的结果,有啥区别呢?区别就是广播电视里现在在骂百度不厚道这件事。

全国在骂一家做得最好的搜索引擎(几乎充分竞争),不是市场错了,就是他的对手更垃圾。百度那么傻逼,大家还在用,这是什么道理?是不是消费者的错,消费者都是瞎子。卖假药什么的,百度也没能力甄别。常识上或感觉上,我们认为都是假药,但如果有不在政府花名册上的好药呢?百度是要弄个实验室来认定呢,还是让他们出示国家颁发的许可证?百度没有义务。任何人也没有义务帮消费者鉴别。

百度可以不停刷新下限,然而如何经营,是百度的权利。如果百度不干医药这个竞价,百度高尚,干了,算不上作恶,也就是个不厚道。因为作恶必然是有侵权行为,百度并无权利上对谁的侵犯。有钱不赚,为了气节,高尚。在这样一个百度人人喊打的局面,这是国内其他搜素引擎的更好机会才是。

声讨百度这件事我认为最坏的结果是,在舆论的压力下,政府出来收拾百度,或者干脆就直接干预了百度的运营。这不仅仅是助纣为虐,开了这个口子的结果,兔死狐悲,这对所有互联网公司都不是好事情。

不对,谷歌明明比百度好用100倍!!你试试你打得开吗?用起来顺畅吗?这得感谢谁把技术更好的谷歌赶走了。

至于最坏的那一个。呵呵。

来源:公众号:理性乐观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莆田系,百度,以及最坏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