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之死

农闲时的下午,高家村子的婆姨(西北方言,指已婚妇女)聚在高家的院子里,做窃窃私语状——

“多好的一个少年啊,居然得了精神病。”

男人们大都出去干活了,妇女们的说三道四时间到了。

“还是这样么?”手里纳着鞋底的李家婆姨边干活边聊天,捎带着大声喊着她家的碎娃(一般指4-10岁的孩子)。

“听说,还是这样,”怀里抱着孩子的婆姨说,“现在还没好吗?”

另一个婆姨向周围望了几眼,而后说道,“没好了,听说越来越严重了。”

“孩家娘老子,压根儿就没把他疯了当回事,不是自己怀胎十个月生养出来的,就是不一样。”

高家的婆姨,一边拉着烧火的风箱一边和其他几个婆姨说道:“你们几个快不要在那里乱嚼舌根了。我听我们家的那口子说,孩他娘老子上次不是请了庙上神神来给孩治病?难道,神神也不管用?”

还有人补充道,孩他爸好像带上孩去过榆林市里的精神病院,看病去了。

纳鞋底的李家婆姨从板凳上站起来,一边提着她宽松的裤子,一边骂着她家那个在土堆里刨土的碎娃:“你给老子好好刨,等回家了,老子再拔你的嫩皮。”然后,她接着高家婆姨的话:“哎呀,听说不管用啊,你看现在那孩不是时好时坏的么,多好的一个后生啊,怎么愣是得了这么一个猛病,你们说,这个孩可勤快了。”

旁边的婆姨,把头抬起来,眼睛斜着,瞟了她俩一眼,“可不是么,孩娘老子一天都不管孩,只顾着挣钱了,早早地就不让娃念书了,天天在家里锄地、种庄稼。”

“孩娘老子天天在县城里享福,都不给娃带点吃的,给买了一箱方便面,就让孩子回来了。”

“早先娃小,可怜的不会生火,每天中午,从地里干活回来,拿凉水泡方便面吃,哎呦,看着娃可怜啊。”

李家婆姨把纳鞋底的锥子尖,放在头发上摩擦了下,正准备说话,突然听见她家的碎娃大哭,急忙跑过去,见碎娃从旁边的土崖上掉了下去,她也顺土崖溜了下去,直接把她娃抱起,左看看、右摸摸,确定没事,就一巴掌向孩子的屁股打了上去,“叫你给老子费事,再这么费事,你就像那谁家得了精神病的小勇似的。”

她说完这句话,刚好小勇从那道土崖底下的一条通向戏台子的路走了过来,李家婆姨看了一眼,问道:“小勇,这是要去哪里?”

小勇笑嘻嘻地说:“我去前边戏台子上看戏去呀。”

李家婆姨抱着自家的孩子,从旁边的土崖上爬了上来,迫不及待地和其他婆姨通报:“我刚看见小勇了,娃好好的呀,我问他话,他都回答得好好的。”

“他那个病时好时坏,一阵一阵的,一会儿全都明白,一会儿就糊涂了。”

“听说,娃害上这个病,是因为他听到了他爹妈要把在县城买下的楼房,都给她家的两个女儿,还有,家里人有事没事就拿小勇出气,姐夫喝醉了酒,说打就打。”

婆姨们继续着“嚼耳根”。

“我还听我们家里的那个死鬼说,就在咱村子唱戏的一天晚上,小勇忽然就到他家房顶,大声骂人。他爹出去一看,发现小勇已经脱得什么衣服也没有,他赶紧喊其他人,刚喊出口,小勇从二楼房顶上跳了下来,扑通一声。他爹觉得这下娃没救了,突然,小勇从地上爬了起来,什么预兆都没有,上去就给了他爹胸口一拳。”

小勇是村里会计的娃,家里有三个女孩,就缺个男娃,当年计划生育抓的紧,没敢再生。

“养儿为防老”,高家会计就抚养了一个男娃,就是后来得了精神病的小勇。

傍晚,院子主家的高姓男人扛着把锄头回来了,嘴里还吃着旱烟。

“咳咳,你们几个也在呢?又在嚼谁家的舌头呢?”他向几个婆姨打招呼。

“这不是说小勇的事了么。”李家婆姨说。

“哦,那个娃啊,我早上在农田里碰见村支书,我俩还说这个事叻。他说,上次小勇醒来后,没事就给本子上写,爹,妈,死,死,死,写了可多了。”

院子主家的稀饭馒头端上来了,其他几个婆姨纷纷起身告辞,隐隐约约,戏台子那里的鼓声响了起来,咚,咚,咚,锵。

高家村子有个传统,在每年的9月份,总会唱上一台戏,是为火神爷唱的。而《醉打金枝》这本戏是每年必不可少的。我也问过村里很多人,没人说得清是为什么。

小勇的遭遇,是村里人身边的一出“活戏”,我回村里,不免听到婆姨们不厌其烦地叨咕。

2014年,大概就在唱戏前后,我听说小勇死了。家里人在电话聊天时顺便说了那么一句,是喝了农药。

放假回来,又听见村子里的几个老人议论小勇,我就静静地坐在他们旁边听。他们说,小勇从县城回到农村来,看见窑洞里放些打草根的农药(草甘膦,是一种慢性农药,如果发现及时或许能救回一命),就喝了,还给家里人说了,家里人就是不信,给村子里的其他人说,不要管他,他不敢。小勇喝了农药,起先几天还没事,随后的三天里,娃就是肚子疼,不停地在炕上打滚。可高家会计压根儿没当回事,还是在支书家打着麻将。输了,回去了,还把小勇再踢上几脚。

这天的中午,高会计又输了钱,直骂自己运气背。回到家里,进门一看,小勇在炕上躺着了,他便叫了小勇几声,也没回答,上去推一把,还没反应。高会计伸手探探鼻息,打了个冷颤,便喊了一声“我的儿啊”,晕了过去。

后来,高会计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打麻将,从他眼里也看不出太多的悲伤。

小勇是我童年极好的玩伴,后来我一路读书,联系就少了,但我心里的感情还在。我一直不相信他得了精神病,他如果不是被人们说成精神病,或许不会死吧。

来源:http://renjian.163.com/16/0110/16/BCVUHTDF000153N3.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玩伴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