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与催眠师

李建军,杀手。

他根本数不清自己杀过多少人,

因为数学不好。

李建军年轻时,找不到工作。

第100次找工作失败后,他说:我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灵光一闪,找了一份杀人的工作。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很擅长。

一般的杀手,都有自己惯用的武器,如刀如枪,如棒如锤。

而李建军不是一般的杀手。

他随手能拿到的一切东西,都能变成杀人武器。

哪怕是20块钱纸币,这种根本不能杀人的东西,他也能机智地去超市买把菜刀当武器。

你怕不怕?

再或者,一筐萝卜,他可以先把萝卜卖掉,赚20块钱,然后机智地去超市买把菜刀当武器。

你怕不怕?

连萝卜都怕。

李建军杀人有原则。不杀小孩。

有一次,他杀一个32岁的黑社会头目,彪形大汉。

正准备下手,大汉说:“听说你不杀小孩。”

李建军:“那又怎样?”

大汉:“不要杀本宝宝。”

李建军:“嘻嘻,我最想杀的,就是你们这些乱用网络流行语的。”

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李建军纵横杀手界,离不开他的拍档,也就是他的老婆张乃霞。

他爱张乃霞。

张乃霞是个催眠师。

每一次行动,张乃霞负责对目标催眠,李建军负责动手。

20年来,从未失手。

夫妻俩有个梦想,加入世界顶级杀手集团:SSS集团。

但是没人能联系到这个集团,连个投简历的机会都没有。除非他们主动找你。

纵使杀了20年从未失手,SSS集团也从未联系过他们夫妻俩。

“可能我们还不够强。” 李建军说。

有一天,李建军和张乃霞分别收到一封来自保险公司的面试通知。

信尾署名:SSS。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保险公司】

SSS集团面试官,毛子尖。

毛子尖:我们是潜伏在保险公司的顶级杀手集团SSS。只招募顶级杀手。

李建军:SSS我知道,可是为什么跟保险扯在一起?

毛子尖:时代变了,我们拓展了新的业务模式。现在我们这块的业务模式是这样的:打个比方,以前男人想杀老婆,要花一大笔钱雇杀手。现在,只要花点小钱给老婆投保1000万意外险。我们负责给他老婆制造意外,人死,保险公司赔钱,客户分500万,杀手分500万。双赢,还合法。

李建军:太黑了。

毛子尖:干不干?

李建军:干。

李建军找回了杀手的激情。

毛子尖:但是我们只招募顶级杀手,你还不够顶级。

李建军:我和我老婆搭档,20年来从未失手。

毛子尖:你们感情好吗?

李建军:很好。

毛子尖:问题就在这里。顶级杀手不该有在乎的人。

李建军沉默。

毛子尖:杀手最重要的任务,其实不是杀人,而是确保自己活着。你有在乎的人就有弱点,有弱点就会被干掉,被干掉就不是顶级杀手。

李建军:那我怎么才能加入你们。

毛子尖: 给你老婆投保1000万,然后以“制造意外“的方式杀了你老婆。这1000万的赔款交给我们SSS集团,当做你的入职费用。一来表忠心,二来除掉在乎的人。有这两样,你就拥有在我们SSS集团当顶级杀手的资格。干不干?

李建军:干!

毛子尖:爽快!

李建军:我说的“干”,是fuck you的意思。

毛子尖:呵呵,你不干,你们两人都得死。进了我的门,听到我的话,没有回头路。

李建军:你不怕我杀了你?

李建军掏出菜刀抵在毛子尖脖子上。

毛子尖:我怕。但你比我更怕。你今天杀了我,会有更顶尖的杀手追杀你们。你们必死。

李建军:我考虑一下。

【李建军家】

张乃霞的面试内容,跟李建军一样。

两人坐在沙发上,沉默。

李建军:逃?

张乃霞:没人能逃出SSS。

李建军:那怎么办?

张乃霞:我们两个都要活着,而且我们两个都要成为顶级杀手。

李建军:会有办法吗?

张乃霞:想想。

李建军喝了杯酒,头晕。

出于职业敏感,他知道这不是普通的头晕,是被下药了。“你要杀我?”李建军倒地。

第二天早上。

李建军醒来,发现家里有交警、警察和医生。

警察告诉他,他老婆在楼下被车撞死。鉴定为交通事故。

李建军这才知道,张乃霞给他下药,根本不是要杀他,而是她牺牲自己保护他。

张乃霞给他留了一封信,信上只有一句话:去做顶级杀手,不要让我的离开毫无价值。

【保险公司】

毛子尖微笑:我果然没有看错人。警察把你老婆的死定性为意外事故。保险公司赔了1000万。你干得漂亮。欢迎加入SSS。

只有李建军知道,他并没有下手,是张乃霞牺牲了自己。

但李建军没有解释。解释没有意义。

几年后,李建军成了SSS集团顶级杀手,成为杀手界的传奇。

故事没有结束。

回到那天毛子尖对张乃霞的面试。

毛子尖:你给你老公投保1000万,然后以“制造意外“的方式杀了你老公。这1000万的赔款交给我们SSS集团,当做你的入职费用。一来表忠心,二来除掉在乎的人。有这两样,你就拥有在我们SSS集团当顶级杀手的资格。干不干?

张乃霞:我们杀人是为了什么?

毛子尖:挣钱。

张乃霞:如果可以不杀人,但也能挣钱呢?

毛子尖:说说看。

张乃霞:把人弄死,太麻烦,并且警察会查,会查就有风险。但如果弄成植物人,风险就小很多。植物人属于全残,根据保险条款,依然赔偿保额的100%,也是一千万。你是生意人,同样的收益,为什么不选择更小的风险?

那天,张乃霞给李建军下了催眠药,把李建军深度催眠成了植物人。

李建军的余生都躺在病床上做那场梦,他梦到张乃霞牺牲自己保护他,梦到了自己成为杀手界的传奇。

然而那只是一个梦。

很多年之后,SSS集团真正的传奇,是张乃霞。

李建军变成植物人后,一直在家里靠呼吸机延续生命。

张乃霞每天跟他睡在一个房间,仿佛还是夫妻。

“我说过,我们两个都要活着,都要实现顶级杀手的梦想。只是,我在现实里,你在梦里。”

李建军是专业杀手,不至于犯下被人下药的低级错误,但还是被张乃霞摆了一道。因为真正爱一个人,从来不会设防。

毛子尖说得没错,要当顶级杀手就不该有在乎的人。

但还有一个可怕的问题:李建军一直在乎张乃霞,到底是爱,还是张乃霞对他的催眠?

或许这个答案不重要,因为有人说,爱本身就是催眠。

来源:http://weibo.com/p/100160392862600856584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杀手与催眠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