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

一、

甘肃永昌县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子“疑因偷窃巧克力被店主讥讽和辱骂”。此后店主要求女孩的家长来解决问题。

新闻里说,这个孩子“家境贫困,父母均在当地卖爆米花供养两个孩子上学”。可以想象,赔偿超市的压力和孩子偷窃的羞辱一定让这个负担本就沉重的妈妈雪上加霜。

这之后,“母亲赶到现场,出手打了孩子。”

再之后,这个孩子跳楼自杀了。

二、

我无意评论这则新闻。但突然想起八十年前的另一个故事。

翻译一本书——《RAGAMUFFIN GOSPEL》中的几个段落:

1935年1月一个冷夜,纽约市长拉瓜迪亚在纽约法院专门审理贫困人群案件的法庭出庭。那个晚上,拉瓜迪亚让当班法官提早下班,自己替班。几分钟后,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太被带上法庭,罪名是偷窃了一条面包。她说,她的女儿被其丈夫抛弃一病不起,她的两个孙子已经饿了好几天。

当然,面包店主拒绝免费:“这是一个治安糟糕的社区,大人”,店主对市长说。

“她必须受到惩罚,以儆效尤”,拉瓜迪亚叹了口气。他转向老太太,说:“我必须惩罚你。法律没有例外——罚款十美元或者拘禁十天”。但在宣判的同时,他已经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口袋。他掏出一张钞票,发表了一番后来广为人知的演说:“这里有十美元,我将会缴纳给法庭。此外我将罚现场每一个人缴纳50美分。原因是,在我们居住的城市,竟然有一个老太太要因为孙子挨饿而去偷窃面包。Baliff先生,请你收缴罚款,并将收到的钱给被告”。

第二天,纽约报纸报道,那个手足无措的老太太拿到了47.5美元,这其中有50美分来自那个有些羞愧的杂货店主。此外,70多个犯了些小错比如交通违章的被告和纽约城市警察等等围观的人每人都缴纳了50美分,仅仅是为了对拉瓜迪亚市长的话表达一份支持。

这个故事给我感触很深。后来,纽约的地标——拉瓜迪亚机场就取名自拉瓜迪亚市长。大概不少美国人每每抵达这里,都会想起这个故事吧。

三、

2014年年初,我采访茅于轼茅老,谈中国宏观经济。我们谈到了中国的贫富差距问题。彼时,国家统计局刚刚召开新闻发布会,首次公布中国基尼系数为0.47,高于全球平均水平。按照一般国际标准,基尼系数在0.4以上表示收入差距较大。统计局局长马建堂首次承认,按照中国城镇工资统计,高收入和低收入行业大概相差4倍以上。

别误会,我当然不是希望回到绝对平均、大家一起穷的计划经济时代。绝对公平不存在、结果公平不可能,这已是不争的常识。我想说的是:机会公平。如果所有公民机会均等,大家“万类霜天竞自由”,公平竞争、各展神通,那么有一定差距当然是好事情。但如果贫富差距的“元凶”除了市场,还有特权,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拼爹”,那就会造成垂直流动性不畅通、社会阶层板结化。也就是说,出身决定命运,“寒门再难出贵子”。

四、

十三岁女孩跳楼自杀,无论如何都是个悲剧。然而我翻看相关的新闻下面,“活该”、“小偷该死”、“你弱你有理”的评论比比皆是。是什么磨掉了我们的同情心?

你我或许都曾有过被扒窃的可恨经历,小偷当然可恶。然而,你是否想过,为什么一个女孩会偷巧克力呢?

我看到有当地人提及超市里贴着“假一罚十”的告示,然而一百五十块钱的“罚款”那个妈妈确实拿不出来。这对于城市里的你我或许难以想象。如今人民币纸币最大面额一百块对于很多城市人简直相当于“零钱”了。你可以设想有人凑来凑去全身翻遍加起来就是凑不出一百块吗?你会觉得这是演戏吗?

然而这真的是中国极大数量的贫困人口,尤其是农民、农民工的真实处境。农产品的价格已经便宜到不可思议,务农能够过上小康生活的农村人口寥若晨星;失地农民失去安身立命的土地,进入不属于他们的城市,自我身份认同迷惘。他们很少埋怨,进城打工,孩子成为留守儿童,一年只见上几次;或者带着孩子打工,两代人都坚强而又隐忍地活着。他们中的很多人,朴实勤俭,别无所求,只要能供孩子长大,看到他们有朝一日在城市里上大学就无比满足,“一切都值了”。

这一切事实上印证着斯大林的理论:在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发展工业,捷径就是最大限度地剥削农民。从这个意义上说,你我衣食无忧的生活,是建立在相对他们机会不平等的基础上的。我们挖低了他们脚下的土地垫在自己的起跑线上,我们没有资格高高在上,优越感爆棚。

想象一下你生在一个贫困家庭,父母辛勤工作,供养一家人生存、供养两个孩子上学已然艰难。一个长到十三岁都没什么机会吃零食的孩子,对于巧克力的感受一定和你我这样对于甜食感到厌烦的人全然不同。

作为八零后,我记得自己小时候也曾对桔子罐头有过类似的执念,但是一块多的价格在彼时十分奢侈,我只有生病的时候才吃得上。幼稚的我于是心心念念盼着发烧,那样父母就会舍得给我买桔子罐头,我也才能没有负罪感、心安理得地大快朵颐了。

如今的我再不会为了桔子罐头犯馋,但那种感觉,我一辈子也不会忘。

五、

在各种对于这个悲剧冷嘲热讽的评论中,我看到了这样一条:“这么穷还生两个孩子,穷X就该有自知之明!”

这种笑贫不笑娼而洋洋自得的口吻,使我不禁悲从中来。

用那句著名的话结尾吧:一个人为钱犯罪,这个人有罪;一个人为面包犯罪,这个社会有罪;一个人为尊严犯罪,世人都有罪。

来源:李佳佳Audrey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罪与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