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姐:我在纽约曾交往过一个穆斯林男友

在巴黎遭到极端主义恐怖袭击后不久,凤凰新闻客户端的朋友就联系我,找我约稿,希望我能就宗教极端份子对巴黎的袭击写点什么,在沟通中我就告诉这位朋友,希望他把“穆斯林”改称为“中东人”,我在沟通中感觉到他对穆斯林有很强烈的歧视;最后我也拒绝了他的约稿要求,因为我觉得我的看法和当时微博上主流看法有很大的不同,我不希望给人造成我在消费悲剧的印象。

我不认为巴黎恐怖袭击是宗教信仰的错,不能因为isis的暴行而给所有穆斯林贴上标签;就好像我们的反贪风暴打了很多大老虎,难道可以因此认为中国人都是贪污犯吗?之前旅游旺季的时候,很多国人在国外旅游时都有不文明的现象被外国媒体报道,国内网友不也振振有词的认为个别人的不文明行为不代表整个中国吗?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在巴黎恐怖袭击这件事情上,那么多网友会认为这是宗教信仰的错?

而且我不知道那些对宗教喊打喊杀的网友究竟在自己生活中接触过多少穆斯林?至少我接触过的穆斯林都非常nice,都是很好的人。

如果大家对我的文章还有印象,我在之前的文章里曾提到过,我在纽约交往过一个穆斯林男朋友,32岁,会计师。我曾经被他在晚上十点从家里赶走,让我从新泽西坐公交车回纽约,这也导致我再也没有理他。但是我要说,除开他这次导致我和他分手的行为外,在和他交往过程中,我完全没有感受到他有什么问题。

没错,他和所有穆斯林一样,很虔诚,每周都会穿着阿拉伯长袍去清真寺祈祷一次,他对食物也有他的宗教要求;但是他从来没有干涉过我,在我们交往日子里他没有禁止过我吃猪肉,也没有强迫我信仰他的宗教。巴黎恐怖袭击发生后纽约的穆斯林也同样为遇难者祷告,也同样痛恨打着宗教旗号的极端分子,认为这些极端分子才是真正的“渎神者”。

我认为这个世界99%的穆斯林都是热爱和平的人民,和全世界热爱和平的人民没有区别。认为是宗教导致了极端主义的是彻头彻尾的偏见。

这种偏见在我们的生活中并不少见,我在纽约生活以前也在网上听很多人说黑人这不好那不好,又懒又馋,犯罪率很高balabala一大堆,但我在纽约的经历告诉我,这些看法都是错的。我到纽约过的第一个节日是圣诞节,当时我听说华尔街有一颗很大很漂亮的圣诞树,于是我就跑过去看稀奇,一个黑人摊主不但主动和我说我圣诞快乐,还说我很漂亮,这是我在美国收到的第一个节日问候,我觉得很暖心。

后来我因为工作的关系,在布鲁克林区生活和工作了很久,对于我来说黑人诚实,忠厚,勤劳,率真。他们包揽了护士,清洁工,保姆,售货员,司机这些辛苦的工作。跟其他种族相比,他们犯罪的概率并不高。跟这些人在一起很安全,自在。

还比如对我本人的偏见,直到今天都还有人在我的微博下留言,认为我的稿子是别人代笔,认为我根本没有什么文化。事实上我是重庆教育学校中文专业毕业的,也当过两年语文老师,也曾在《延河》发表过现代诗的,我的文章辞藻并不华丽,用典也不深奥,一个受过三年专科教育,又做过中学老师的我需要找人代笔吗?

面对这样的偏见我已经习惯了,有时候不想去争辩,但有时又不甘心。人人都有偏好,有人喜欢蓝色也有人喜欢红色,这本不是原则上的问题,仅仅是生活上的差异。但有时候这种偏好变得强烈就成了偏见,偏见是一种态度,比偏见更严重的是歧视,歧视则是一种行为,一把伤人于无形的剑。这种歧视被放大就是社会问题,这源于信息的不对称,就像你不了解真正的我,怎么会有客观的评价呢?几年前我在上海,那时候大家对我的偏见更多、更可怕,现在倒也好了很多。时隔多年还能记得就是因为那种偏见与歧视能从心里刺痛你,这种痛不是公交车被踩了一脚,下车就忘了的痛,而是伤害,是会留下疤痕的。

我想对那些心存偏见的人说一句,大家以为这是什么时代?这是一个是同性恋可以光明正大结婚的时代,不要身体已经进入新世纪而思想还停留在中世纪。

来源:凤凰新闻客户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凤姐:我在纽约曾交往过一个穆斯林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