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酷的幼儿园

作者:@假装在纽约

前阵子我看了一个TED视频,是日本建筑师手塚貴晴介绍他和妻子手塚由比一起设计的“世界上最酷的幼儿园”。这个幼儿园的处处细节都体现了一个特点,那就是对孩子们天性的呵护和培养。

这个幼儿园叫“藤幼儿园”(Fuji Kindergarten),位于东京附近的立川市。手冢夫妇信奉“建筑最终应该回归于人”,让建筑为人服务,而不是让人被建筑所限制。藤幼儿园的设计遵循的就是这样的建筑理念,它的最大特色是整个建筑的外形被设计成了一个周长183米的椭圆形,屋顶就是操场,小朋友们可以在上面自由地奔跑。

为什么要设计成椭圆形?因为小孩子喜欢绕着圆圈跑,这样的设计能鼓励孩子奔跑的天性,增加他们的运动量。校长说,“我不刻意培养他们,我就只是让他们在屋顶上,他们就像羊一样会自己一直跑。”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椭圆的屋顶,幼儿园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游乐场。据统计,藤幼儿园的所有孩子,因为有了这个屋顶操场,每天奔跑的路程是平均4公里,相等于一个足球练习者平均的奔跑路程。

藤幼儿园的另一个特色,是让校园中的老树自然地从校舍中穿过,成为建筑的一部分。同时,通过台阶和网兜等设计,鼓励孩子们在日常和树、和自然环境发生互动。教室变成了树屋,原本枯燥的学校就这样变成了孩子们玩乐的迷宫。



除了这些建筑理念,藤幼儿园最值得学习的还是它的教育理念。下面这篇文章是儿童教育专家三川玲在参加了藤幼儿园的教育研讨会后写的,强烈推荐你看一看。

藤幼儿园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文 / 童书出版妈妈三川玲

我的很多教育界朋友,看到藤幼儿园的建筑师手冢先生在TED上的演讲后,都从心中升起一个可以称为梦想的热望:什么时候在中国,在我们所在的城市,我也能亲手创办这样一个幼儿园?

我全程参加了这次藤幼儿园研讨会的所有课程。开场不久,大家就得到一个让人心情微妙的信息:比中国更加迅速的是,在菲律宾印尼等东南亚地区,已经复制、修建了几十座圆顶幼儿园。加藤先生对于雨后春笋一样的模仿者的感受是:他们也许能够学会这所幼儿园的建筑,但建筑里面的东西,却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学会的。

藤幼儿园虽然在近年名声大噪,但它其实是一所已经有44年悠久历史的老幼儿园。至于为什么有这样一个建筑,则是因为老园舍旧而且破,甚至还漏雨了,必又逢日本频发地震,为安全考量,须重修或者重建园舍,如此而已。

藤幼儿园的改建一共有三对夫妇参与,教育家加藤积一夫妇,邀请设计家佐藤可士和夫妇,以及建筑家手塚贵晴夫妇,三个家庭,三对梦想家,倾力建造了一所极具理想化的蒙台梭利幼儿园。

佐藤夫妇是幼儿园的视觉艺术设计师,他曾经设计了优衣库、7-ELEVEN的标志,他在一次电视访问时候说,他下一个特别想设计的是幼儿园或者医院。这个消息被加藤先生的朋友看见,于是便一拍而合。

好的设计能够把内在的教育活动和风格明显的建筑,合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至于我们非常关心的更加豪华、更加高档的幼儿园,这在设计里面是没有考虑的,甚至是被唾弃的。因为再豪华的设计,如果孩子凭本能根本就感受不到,那么,对孩子的成长就是没有意义的。

幼儿园的设计能够在建筑上有一席之地当然很好,但建筑是为里面的教育活动服务的。我们学习藤幼儿园,不是简单复制椭圆形的建筑,不是模仿开放式混龄教学模式,甚至,也不是引入教学方法。

教室是不隔音的

藤幼儿园的房间内部是相通的,也可以根据不同的情况分隔成一个一个部分,而这些部分彼此是不隔音的。孩子们上课的时候,很可能会听到其他孩子的声音。社会上有许多不同的声音,这种情况会陪伴我们一生,也需要我们很强的专注力。

嘈杂的空间更容易培养专注力,这对老师授课的趣味性吸引力也提出了要求。孩子想听才听得进去,在嘈杂的环境,孩子如果听了,那么就是他真正感兴趣。

我们的孩子,距离真实的世界实在是太远了。无论是家庭还是幼儿园和学校,他们从小就生活在一个认为“美化”的环境里。但是,他们终究有一天要面对真实的世界。那么,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们应该怎样去帮助孩子呢,是制造更多的保护套子,去保护孩子,还是真正地教会孩子如何面对的本领呢?

入园要签订风险责任书

把孩子送进藤幼儿园的家长,都要签订一个入园责任书,其中有一点耐人寻味,那就是家长要接受:孩子在藤幼儿园里面是有可能受伤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孩子不能受一点伤,成为考核幼儿园的一项铁标准了。这让幼儿园的管理者和老师提心吊胆。因为孩子之间闹矛盾受伤,家长投诉到教育局,幼儿园被勒令停业整顿;因为孩子在操场奔跑受伤,于是要求所有的孩子课间都不能出教室;由于一个孩子被积木碰伤,禁止所有幼儿园使用木制玩具;由于害怕孩子被烫伤,只能给孩子提供温度适宜的水;由于不想承担责任,就不给孩子吃鱼、吃蘑菇——这些措施听起来很负责任,实际上是对孩子的成长非常不负责任的。

藤幼儿园则反其道而行之,有意设计让孩子在可控范围之内的风险事务。在圆顶大建筑旁边,有个七层的小建筑,层高非常低,孩子们一不小心就会碰到头;他们经常忍不住从高的一层跳下去;有些孩子还会爬到树上去,甚至爬得很高。

“我们把这些风险不叫危险,而叫风险,我们的设计是不会让孩子处于危险状态,但是他们是要面临风险的。层高低的时候,孩子们会学会把腰弯多一些,不碰到头;从高处往小跳的孩子,会有小伙伴去保护他;爬树的孩子,从来没有摔下来过,孩子们都会明白自己能够爬多高,他们自己明白自己的身体所能达到的状态。保护自己是人的本能,我们常常不去发展孩子保护自己的能力。”

事实上,藤幼儿园44年从来没有孩子受过大伤。当然,每年会有几宗擦破皮,磕个小包的轻伤。万一孩子受重伤,幼儿园也有马上可以启动的解决方案。

我们应该交给孩子的,是如何学会规避风险,而不是把孩子关在一个保险箱里,屏蔽所有的危险——因为孩子最终要脱离父母和家庭,学会自己去面对真实的世界。那么,我们是应该教会孩子本领,还是为孩子营造一个虚幻的安全环境呢?

水龙头和电灯开关都是古老的设计

藤幼儿园圆顶中间,是一大片椭圆形的草地。而草地,是故意安排有上坡下坡,坑坑洼洼的很不方便的。孩子们肯定会摔倒的,但是,摔倒一次就记住了,几乎没有人摔倒第二次。

藤幼儿园的水龙头就在草地旁边,跟其他儿童场所的水龙头不一样,这里不是伸手自动有水出来的,需要孩子们亲自拧开;这里的水也不是自动关的,孩子们看见哗哗的水留下地上,如果要不浪费的话,得亲自关上它;而且,水龙头下面没有接水的洗手盆,如果水流控制得不好,会把孩子一身都溅湿。于是,孩子们被溅湿过,甚至在冬天;于是,孩子们学会了调节水龙头,水流大小总是让他满意。会这样做的孩子,才对社会有所贡献。

同样,藤幼儿园的灯开关是非常古老的拉绳。为什么采取拉绳,孩子更容易理解灯打开和关闭的原理,而方便的遥控开关则让孩子们很迷糊,或者根本注意不到其中的关连。藤幼儿园设计的种种不方便,是为了帮助孩子思考,而思考的过程就是心智发育的过程。

一个孩子,只会用遥控器,只有在手机上划来划去,把自身的动作减到最低,几乎靠一个手指就可以操作所有的事物,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正如松浦先生所说,孩子手指的运动,是直接关联到脑部的发育的。如果孩子不在成长的时候,多使用手指,多尝试运动,那么,就是隔断了手与脑之间的关联,同时,也隔断了孩子了解事物本质的思考能力。

对于孩子来说,克服“不方便”的过程,本身就是理解事物本质和道理的过程。这样才能培养未来的人,打造幸福的未来。

一个老师要带20个孩子

藤幼儿园的教师学生配比是非常惊人的,老师不是惊人的多,而是惊人的少!他们通常30、40个孩子配备两个老师。这对于国内以二十个孩子配备4个老师作为“高级”卖点的幼儿园无疑是个讽刺。

两个老师如何能保证安全,如何能照顾好每个孩子,孩子被忽略、被欺负了怎么办?

藤幼儿园的新生刚进园时,老师会带领他认识哪里可以挂水杯,哪里可以挂毛巾,哪里上洗手间,怎么上等等,孩子记不住怎么办?不遵守怎么办?自然有大孩子去告诉他,去教他。

看上去,大孩子比老师的教学更加有用,因为他们还带着当小小孩的记忆和心情,能够设身处地地教给小孩子。大孩子在照顾和教学小孩子的时候,就是应用他学习到的知识的过程,他们在跟小孩子相处的过程中学会了体谅、照顾、宽容和等待。也培养孩子的同情心和同理心。

有人会担心大孩子会欺负小孩子,这是没有认真去观察大小孩子的相处,欺负小孩子并不能让大孩子获得内心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因为这谁都能做到。而任何人,不光是孩子,只有真正的成就感才能然让孩子满足并且乐此不疲。

加藤园长甚至地说:成年人越多的地方,孩子越容易混乱。成年人越少的地方,孩子越会自我管理。

所以,并不是说,我们给孩子提供最多的保障是最安全的,最适合孩子成长的。恰恰相反,根据每个孩子的特性,给予他们最适合的发展方式,才是真正的尊重每个孩子生命的权利。

什么是真正的国民素质教育

加藤先生非常津津乐道藤幼儿园的挖宝石游戏。那是他在大草地旁边的长沙池里面,埋了不少晶莹的五彩石头。孩子们会弯下腰花好几十分钟,乐此不疲地找宝石。把小石块从沙里捡出来,手指准确地捏住,这样的精细动作是人和动物最大的差别。宝石是谁挖出的,就归谁,孩子们常常带着宝石回家。回家后不时拿出来看,然后放到一个妥当的地方去。

设想一下,如果我们是从商店里面买几颗宝石给孩子,他们会这么珍惜吗?会觉得这些宝石这么珍贵吗?劳动能够让孩子明白事物的价值,而勤勉劳动是日本人的优良品质,我们幼儿园当然要培养。

在藤幼儿园,孩子们吃的食物有一部分来自于他们自己的劳动。幼儿园旁边的农庄的蔬菜、粮食,有些就是他们亲自播种浇灌的;鱼儿是他们自己捞出来的。他们有时候还会把自己种植和收获的农产品带回家去跟家人分享。快过年时,你甚至可以看到三岁的小孩也跟大孩子和老师一起在擦地板搞大扫除。孩子们经过自己的劳动,更能够体会清洁带来的愉快。

“我们是在培养日本未来的国民,勤勉、清洁这些日本传统是不会忘记的,”加藤先生说。

教育是用生命影响生命,用生命感动生命

我问加藤,当初为什么做教育,他的下一个教育梦想是什么?

和我猜度的答案不同,我以为他是继承家族的产业而做的教育,我以为藤幼儿园如此成功,他会开更多的幼儿园。但是,说实话,他的回答让我有些意外,也令我深思。

加藤之所以从企业高管,从而接手父亲的产业,主导藤幼儿园,是源于他一次在东南亚的旅行。那次,他看到在电子垃圾的旁边,很多当地的孩子,用树枝在地上写字,他就发下誓愿:不再让这些孩子的下一代,重复他们父辈的生活。也正因为如此,加藤先生把他们的教育计划,叫做“地球的广场”。也就是说,这个广场是超越种族和贫富的一个让所有孩子受益的平台。

当藤幼儿园成为日本第三大幼儿园,建筑获得诸多世界大奖,教学成绩被政府嘉奖,很多家长甚至从国外搬家过来以求得一个学位的时候。加藤一没有提高收费,二没有办分院或开新园。他的梦想,是在藤幼儿园的基础上,开设小学。而且,不是一下子就开办全年级,只是从一年级到三年级的学校。他想把藤幼儿园的教育模式,自然地延伸到这个阶段。

加藤先生亲自编写通讯,加藤夫人记得每个孩子的名字,藤幼儿园关心每一位老师的发展,他们编写每一句话语,甚至坚持手写每一个孩子的名牌。加藤先生跟我说,他经常跟以前的同事、同学说,“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有一些三四岁大的好朋友”。而且,我看得出,加藤先生以此为荣。

藤幼儿园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其核心精髓,不在于椭圆形屋顶的建筑,不在于开放式混龄教学,甚至也不在于蒙特梭利的教育理念。我们聆听加藤夫妇的内心感悟,真切感受到他们所印证的一个朴素真理:怀有培养未来公民之心,用心做,亲自做,坚持做,这才是真正的秘密。

来源:http://weibo.com/p/100160392115507236026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世界上最酷的幼儿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