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最大的责任

不久前生活中的两件小事。

其一:周六下午我照例有一个下午的中文课,女儿mii也照例上午去学校上课——她的学校每周六是必须上半天课的,要下午2点才能到家。我出门前给她准备好了午饭,好让她到家就能吃到,不至于饿得太厉害。

mii参加了学校的茶道部,需要买一套茶道用具。我5点才能下课,所以我们约好傍晚5:30在梅田见面。先一起去阪急百货买茶道用品,然后再一起在梅田吃晚餐,之后回家。

但结果下午2点多的时候,mii突然打电话给我。没有重要的事这个孩子是不会随便给我电话的,原来她忘记带家里的钥匙了,进不了屋子,只能呆院子里。我要mii来我上课的地方。因为一个人饿着肚子呆在室外,实在不是件舒服的事。除了乘车券,她身上也没有带钱。

但mii居然说什么也不肯到我的中文教室来,理由只有一个:她穿着校服,必须按学校规定下课后直接回家,不能在外绕道。mii在电话里对我说“如果我穿着校服去学校以外的地方,不小心被学校的同学和老师看到,违反了校规,我会失去大家的信任的”。

我无法说服mii,因为“诚实”对她而言比什么都重要。在她的概念中,人活在这个世界,是“因为大家都守规矩,才能拥有自由”的。所以,最后我选择尊重mii的决定:从下午2点到家,一直到傍晚6:30我下课赶回家,她一直饿着肚子一个人在院子里等着我。好在早晨我为她准备了一个装有大麦茶的水壶,有水可喝,所以,还不算太糟。

其二:周日和mii一起出门,无意中发现几个月前她购买的一张小学生乘车券,还剩下680日元没有使用完——几个月前,她还是小学六年级学生,可以享受小学生的半价待遇。

但4月9日她参加完中学的入学式之后,已经是中学生了。作为一名中学生,还使用小学生的半价乘车券,对mii而言是件羞耻的事。但680日元的乘车券就此报废,mii觉得太可惜了。这个13岁的初一学生对此事的处理方法最后是这样的:她用那张半价乘车券进了电车站,然后在出站时,自己找到车站役员,说明原由,要求补票。但车站役员听完mii的话之后,并没有帮mii补票,而是要她就使用半价乘车票出站了。

mii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不明白为什么可以这样,但还是听从车站役员的话出了站。出站之后,我们走了大约50米远左右时,那位车站役员又跑过来追上我们,说“那张小学生乘车券,还剩下的金额,就这么用掉吧。再乘电车时,也不必补票,用完为止就好”。车站役员在说这几句话时,眼睛里全是笑意。笑容非常温暖。我和mii一起鞠躬谢谢了他,并满怀歉意地对他说“实在是很对不起”。

两件很小的事。但我觉得有必要记录下来,因为这些生活的细微,令我再次思考:为人父母,对于自己的孩子,最大的责任究竟是什么?我想并不是教育。因为我始终觉得:任何大人其实都是没有资格教育孩子的,这就像一片被污染的叶子不能去指导一朵洁净的花蕾该如何保持干净纯粹一样。孩子的心灵是洁净的,质朴纯真,如同未遭污染的自然。直到他们长大,洁净渐失,伴随年岁成长而沾染尘埃,俗不可堪。我想:父母对孩子最大的责任,应该是呵护好他们与生俱来最为洁净的品质,令那上面的尘埃尽可能沾染得少一点,令他们在不得不变成一种叫“大人”的俗物的时候,能俗得少许可爱一点,不至于让人感觉太恶劣。

(原载《日本新华侨报·辛子in日本》专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父母最大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