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新物种叫网红

她,锥子脸,大长腿,美瞳眼。她的头衔通常是模特、艺人、主播或者某服装品牌创始人。她在微博上有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粉丝。她总是与豪车、夜店、美酒美食相伴。她靓照无数,每一张下面都有很多粉丝点赞,但你永远记不清她的面孔。没错,这是一个新的物种——网红。

网红成为一个标志性的全新物种最根本的原因是其背后的商业化运作和工业化流水线系统——她们是可以被复制的。身体可以被复制,身体的运作模式也一样可以复制。

商业力量主导了网红产业链。先进的整容流水线塑造出粉丝喜欢的脸蛋,之后,她们的一切,包括身体和生活,只要具有商业价值都可以被呈现在镜头面前。多数网红背后都有一整个商业团队,从营销到客服到管理。而网红的世界竞争也非常激烈,过气的被淘汰,新的网红上位,商业遵循着自己的淘汰机制。

在这样一种生产机制下,这个群体的基本观感是漂亮但面目模糊。没人会记住她们的面孔,甚至也无法对她们的名字有深刻印象,她们代言的淘宝店、微商以及服装和美妆品牌如过江之鲫,但还是停留在粉丝经济的阶段,真正逆袭成为一线品牌的少之又少。商业生产造就了一个庞大的没有个性的群体。

但这个没有个性的群体却带来了互联网的独特景观,甚至可以说,她们是这个时代最富有时代精神的群体。首先,她们极富互联网思维,通过晒各种照片和视频为自己的淘宝店或者微商带来流量,深谙“流量为王”。她们深知得屌丝者得天下,放低身段,讨好拉拢粉丝。她们深谙O2O精髓,线上线下互动,甚至运用大数据分析粉丝的喜好。其次,她们简直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绝佳代表。她们中的相当一部分收入不菲。在中国经济下行大环境下,她们是时代的励志偶像。

可是,另一方面,网红又是一个与主流社会关系暧昧不清的群体。在舆论和观念上,主流社会是排斥这个群体的。虽然网红往往给自己贴上模特、艺人、主播或者某某品牌创始人的标签,但这些标签的弹性过大,顶级国际名模和一个小淘宝店模特之间的差别,国家主播和一个小游戏的女主播的差别以及天后级明星与十八线小演员的差别是类似的。

网红做到极致就是成为大众明星,或者成为某些明星的女朋友,所谓成功洗白,登堂入室,进入主流社会序列。但即使这样的网红,主流社会提起来,其出身仍然常常被拿来品头论足。

在大部分时候,大部分网红是如此风光又如此寂寞的一个群体。她们与主流社会之间存在深刻的区隔。电影明星况且常有“戏子”之愤,更何况网红们甚至不靠演技挣钱,只是依靠身体以及与粉丝之间相对较弱的关系。一旦依靠脸立身,而没有其他所长,她们就会被社会区隔成一种固定类型。

在各种商业化公开场合,她们是典型的花瓶。而在更多私下的场域,她们以各种形式被消费。她们是很多土豪老板饭局的常客,她们游走在各个夜店和酒吧,她们傍上明星或者富二代要遭受非议……

她们是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制造出的一个群体,她们背后有庞大的商业链的支撑,她们常常以为自己是掌控者,却多数情况下被掌控。她们是声色犬马中的色,是鲜衣怒马中的衣,是歌舞升平中的升,但她们也是深夜中一抹疲惫的暗色红。

来源:南方周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有一个新物种叫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