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3号的女人

萝卜网

讨厌903号的女人是从装修我家新房开始的。当装修工人敲下第一锤时,我被瞬间铺天盖地的粉尘吓得扭身就往外跑,结果跟一个急匆匆往里冲的女人撞了个满怀,她就是903号的女主人。

一听到那记砸墙声,她立马从隔壁赶了过来,手里还抓了块抹布。在确定我们砸的不过是洗手间那堵薄薄的隔断墙,而不是与他们家共用的承重墙之后,她终于放心了,然后勇敢地在这个粉尘四起的房子里巡视了一番,还不时指指点点,提了一堆建议。譬如干区的位置要留足一米,到时可以方便选用整体盆;洗手间的门朝向不要改,不然晚上进出洗手间都要绕过餐桌,很不方便……一副过来人门儿清的样子,听得先生频频点头,而设计师的眉头越皱越紧。

到了下午,903号的女人又过来巡视,突然发现工人准备敲大门边的墙,顿时跳了起来:“这里不好敲的,外面就是烟道。”设计师轻描淡写:“都批过的,怎么不行啊?而且这里是砖墙,不是承重墙。”“不行的,这样敲会有安全隐患。”她坚持,我真恼了,示意工人继续。是啊,不敲进去点,这鞋柜就要窄5厘米呢!她急了:“这里真的不能敲,谁不想多挖点空间出来,但你把外墙都敲掉一半,真的不安全,你来我家看看嘛,没敲也挺好的。”去她家参观了一下,空间利用得确实挺合理。墙最后没敲,但心里存了疙瘩。有这么个邻居,以后有的好烦了。

果然等到住了进来,电梯口碰见她,本想客气地点个头就罢了,她热情地问:“出去了啊?”“嗯。”我含糊地答。她穷追不舍:“去逛街了啊?买了什么啊?”眼睛直朝你手里的购物袋扫过来,恨不得翻出来一一鉴赏,我只能不停地默祷这电梯的上升速度迅猛迅猛再迅猛点。

还有一次,我刚从超市回来,手里东西拿得有点多,凑巧又碰上她。她连忙帮我接了个袋子,我刚要感激地谢她,她却看看袋子里的东西,开始一一点评,“蘑菇不能买这种的,你看都有点开了。黄瓜也不能买这种的,顶端带花的是打了激素这花才能留着,还有这种西红柿,尖尖的,明显也是激素用多了。”还好电梯到站了,她的买菜科普尚意犹未尽。

一日在家,对话器突然狂响,我以为是快递,结果一拎话筒,是903号的女人。她说自己在楼下散步,突然抬头发现我家雨棚破了,要我赶紧去找工人把雨棚给换了,不然砸到人、砸到车子就麻烦了。我跑到窗口看看,是破了。先打电话给装雨棚的工人,不料停机了;打电话给物业,说修不了;再打电话给老公,说等周末他在家再去叫工人吧。

中午门铃又一阵响,开门,903号的女人一脸焦灼地问:“你们雨棚怎么还没叫人来换呢!”我也真不高兴了,管得真够宽,还盯上了,于是冷着个脸,“找不到人有什么办法呢,物业不管,我家老公说等周末他有空再找人换。”她对我的脸色视而不见,“今天我看风大,万一真砸下来怎么办啊,要不我帮你叫个专业做雨棚的工人,质量靠得住的,我家就是他们做的。”好吧,既然皇帝不急太监急,她非要揽这闲事,那我就心安理得地让她去张罗。

有时家里来个客人,进出时不幸被她看见,这下完了,一定得刨根问底,“这是你家的谁啊?朋友?亲戚?”我勉强地答应着,进得家门,马上跟老公吐槽,“都摊着什么邻居啊,我看她年纪也不大嘛,四十还不到吧,怎么觉着有代沟啊,弄得跟个弄堂里带红袖章的大妈!”

前些天,全家出门度假一个礼拜,回来才进大门,就被保安叫住了。原来险出大事,一天有个陌生人背个工具包在我家门口转悠了很久,被903号的女人盯牢了,报告给物业,保安和警察堵住单元门,一搜,身上刀子起子钳子,一应俱全哪。

我吓出一身冷汗,晚上拎了一堆土特产去敲903室的门,那女人热情地拉着我,“你们去哪里旅行啊,花了多少钱啊?跟团还是自己去啊?……”好嘛,我又开始崩溃了。(文 / 蓝色咖喱粉 )

(摘自《北青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903号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