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而退:一位前电竞选手的后电竞故事

对于生活在上世纪80、90年代的许多孩子来说,参加职业联赛的梦想是遥不可及的。就算你能够取得联赛的胜利,赢得一台电脑,也始终无法变得富有。即使是史上最出名的电子游戏玩家Billy Mitchell,也要竭尽全力才能保住他在排名上游的位置。

但在21世纪,情况有了变化。Johnathan “Fata1ity” Wendel成为了电竞的第一代明星选手,并且凭借在《雷神之锤3:竞技场》和《斩妖除魔》中的成绩获得了50万美元的奖金。2007年,Tom “Ogre2” Ryan凭借《光环2》取得了8万美元的奖金。当时,YouTube还未发展壮大,Twitch(以游戏为主的实时流媒体视频平台)也还没有开启电竞改革。几年过去后,Lee “Faker” Sang Hyeok更是在今年的《英雄联盟》比赛中狂揽20.7万美金。如今想要靠电竞发家致富,已经不再是一个疯狂的想法。

但上述这些都是个例。如果你的技术不拔尖,那基本不可能靠电竞维持生计。GosuGamers上世界排名第三的《炉石传说》玩家Ryan “Purple” Murphy-Root,在联赛中也仅仅获得了2.8万美元的奖金。上文提到的那个《光环2》玩家,自2012年以来也仅有2.4万美元的收入。在电竞的世界,今天你还坐在世界顶尖的位置,明天就可能面临退役后的艰难生活。

Nick Taber是一位《星际争霸》玩家。曾经有一段时间,他一心想成为职业的电竞选手。每天从放学回到家后,他都会玩上好几个小时的《星际争霸》。而在韩国,像他这个年纪的年轻玩家都成为了职业选手,在国家电视台上竞技、赚钱,这样的场景也吸引他走进了电竞的世界。

“《星际争霸2》Beta版发行的时候,我14岁,”今年已经20岁的Nick Taber说,“我在游戏发行后不久就加入了电竞的队伍,当时的水平完全可以算得上大师级别。我会与邀请我加入战队的玩家交流,渐渐开始参加一些联赛。这就是我职业生涯的开端。”

Taber在15岁时就达到了职业巅峰。他成为了北美排位上的顶尖选手,还被招募进了像VT Gaming这样的俱乐部。那年夏天,他赢得了世界电子竞技大赛的冠军,获得了1千美元的奖金(这可是其他做兼职的学生望尘莫及的)。他去了达拉斯参加MLG联赛,止步第40名,距冠军赛仅有一步之遥。这个长着娃娃脸、还处在青春期的小伙子,已经尽他所能取得了佳绩。

“我的优势在于我有足够多的时间来玩《星际争霸2》,”他在采访中说道,“就算我今年的成绩不理想,我在未来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努力。”

但在几年后,Taber可能就要暂时告别电竞舞台了。在十年的青春里,他全心全意地扑在了《星际争霸》上。职业联赛是非常耗费精力的,可他并不愿意割舍。

“2012年的夏天,我马上要成为一名高三的学生。我想高中一毕业就全身心投入《星际争霸》或者进入一个战队,我并不想上大学,”他说,“越来越多的韩国选手的加入,让非职业的美国选手的晋级之路变得更加艰难。尽管我除了上学就是在玩,可依然不是职业玩家,难免跟不上他们的速度。”

职业电竞的累人程度是显而易见的。据《英雄联盟》的制作商说,许多玩家在14岁或15岁的时候就开始了电竞生涯,可他们大多在25岁前就会退役。MC曾是世界顶尖的《星际争霸》玩家之一,他今年24岁,也宣布了退役,这个年纪都能算是一名老将了。在SK电讯(韩国最大的移动通讯运营商)的选手名册上,三名19岁,一名22岁,还有一名24岁的老将Jang “MaRin” Gyeong-Hwan。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有许多。职业电竞是一个盈利性的行业,除非你是精英中的精英,而且能顺利地上升排位,打败其他想靠此谋生的选手,才可能取得一定的成绩。也有一些证据显示,头脑的敏锐度和反应能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衰退。有些15岁的《光环》玩家确实比我玩得好,这个理论看起来也是正确的。

许多青少年投入到了电竞行业中,获得了相应的成绩,但最终会意识到电竞不会成为他们获得收入的正式工作。Nick Taber并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星际争霸》的玩家中每天都有人退役。他们确实还年轻,但当你意识到自己需要大学文凭,要过一个普通人过的生活时,还是打击挺大的。

“做出退役的决定并不容易,因为我并不想做其他的事,”Taber说,“我觉得我抛弃了自己的一部分,就好像说‘如果我不是一名职业的《星际争霸》选手,那我是谁呢?’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太艰难了。”

我们中的许多人在高中时,认为自己找到了一生中最想做的事。只不过不像Nick Taber一样能有所成就,能成为著名的足球运动员或是流行歌手。没有获得成功时,这样的白日梦对我们来说更容易放弃。

Coryn Briere也有着相似的经历。她虽然不是《星际争霸》的职业玩家,但她也一直定期参加比赛,最终加入了北美ROOT Gaming俱乐部。她在这家俱乐部度过了她电竞生涯的最后三个月。

“职业电竞并不是一件令人享受的事情,”Briere说,“输的时候会不开心,赢的时候会比较满意,可永远不会觉得快乐。我很想念快乐的感觉。有段时间我尝试着回归以前的比赛,如果我还回得去,那就再好不过了,可我不能。如果我输了,就会非常沮丧,那样我对比赛就寄予了太多的感情,我无法将这两者分开。”

Briere退役后,专注于她热爱的事物。她是一名艺术家、音乐家、动画制作者,还想成为游戏设计师。现在她在Freaks 4U Gaming的柏林市场部工作,她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够参与游戏的开发。但在回顾过去的职业电竞生涯时,她仍对这段经历充满感情。

“你也许会觉得像我这样的选手会非常擅长社交,但我还是很内向,不太和人说话,”Briere回忆起在ROOT俱乐部的时光时,这样说道,“与以前相比我已经自信得多了,但那时我觉得自己并不愿意与人交谈。”

Nick Taber现在已经是一名信息技术专业的大三学生。几年前他还想着是否要辍学,专注于《星际争霸》。现在回想起来,那样的想法真是太不成熟了。

“在《星际争霸》排名前15%的玩家中,许多人都想着‘我很想成为一名职业玩家,所以我要辍学,尽我所能获得成功’,我觉得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Taber说,“如果你不能成为一名很好的业余玩家,那你也有可能永远无法成为一名成功的职业玩家。”

Taber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到达顶峰了吗?算是吧,他也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大学文凭是很有用的,但他现在仍不确定自己将来要从事什么职业。

“我不喜欢我现在学的东西,”他说,“我不知道我用这些知识能做什么。现在我的目标是就是顺利毕业。除此之外,我还练习唱歌、参加表演。我的父母都是表演艺术家。我有时还会打打Dota 2,玩玩《炉石传说》,大部分时间在玩《英雄联盟》。我不参加任何的电竞联赛,我技术还不错,但没有好到值得耗费大把的时间在这上面。”

我再次强调,他现在只有20岁,他会找到未来的方向的。他让我想起了美国体操队的小队员们。这些孩子苦练多年,只为了给观众呈现赛场精彩的一刻。他们也并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做什么。然而和这些小运动员们一样,Nick Taber也从不后悔他拥有了这段经历。

“职业竞技是许多人的梦想,在机会到来的时候抓住机会,”他说,“在成名前,我玩了10年的《星际争霸》,有人关注你的比赛是一件很梦幻的事情。直到今天,仍有人能够在《星际争霸》以外的地方认出我的用户名。让爱好成为职业真是太棒了,你永远不知道它能不能成为你毕生的职业,这对许多人来说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所以在这段时间里,你应该尽可能地享受这段经历。”

来源:http://www.jiemian.com/article/467950.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二十而退:一位前电竞选手的后电竞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