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工资那点事

小时候,L君一见到出来工作的人,就问别人的收入有多少。不知道别人是真话还是假话,几乎都告诉了他。日月如梭,白驹过隙,L君很快就加入了毕业生的大潮,面临找工作的难题。他之前见到周围的同学都找到工作,有些是很不错的工作,以为自己一样行,结果不是的。他发觉,原来找工作是如此困难。父亲见到他这个样子,着急起来,托关系给他找了一份工厂的工作。岗位是总经理助理,名称总是冠冕堂皇,但其实是打杂。L君找了这么烂的工作,拿着少得可怜的工资,觉得很丢脸,抬不起头做人。亲戚逢年过节来到家里,或者一班老同学聚在一起,工作自然成为大家不可避免的话题。别人问L君一个月有多少工资,他不会转弯,直接和盘托出。有一次,L君见到一个女生在旁边捂着嘴巴偷笑,不禁心里一颤。俗话说得好:“不怕不识货,最怕货比货。”3000、4000甚至5000,都从同学、朋友的嘴巴里吐出,L君才知道自己原来是井底之蛙。他开始变得自卑。

经历了多次碰面,L君终于感同身受,理解当年那个女教师为何不愿意说,毕竟工资低是很丢脸的事情,尤其是对于被视为家庭主心骨的男人。L君开始学会了圆滑,别人问多少工资,就随便说一个数字。同时,他也在盘算着离职的事情。因为,他觉得再做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前途。简历准备得七七八八,准备发送出去,至于辞职信,也差不多要准备了。

本来,L君对离职一事就犹豫不决,他没有告诉家人,生怕他们担心,也害怕自己陷入无业游民的行列。但是,有一件事情坚定了他的决心,也令他以后几乎闭口不谈工资的事情。那次,父母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他见了那女的,没有兴趣,不想交往。但是,父亲偏偏说:即使不喜欢,也要联系一下的,这是礼节。L君是十万个不愿意,但还是就范了。他不善于交际,人也确实太老实了一点,竟然说出了自己的真正收入水平。他的本意是展现自己的平庸,希望她不要打扰自己,却遭遇意想不到的结果。L君说,自己一个月基本工资、补贴、津贴全部加起来,不过2000块多一点而已。听父亲说,她一个月至少有4000多块。没想到,她听完了,哈哈大笑道:“这么低,你干吗还做呢?你真是怪人!”

自从聊过一次,L君对她毫无兴趣。她的两个姑姑以为相亲成功,结果不是,纷纷说她的不是,她便与L君聊天,好像要扯上关系。但是,L君对她的心早已死了,都是她问一句,他答一句,他在敷衍她。最后,她问L君对她有何不满。L君懒得理她,干脆屏蔽了她的信息,择日还拉黑了她。她后来竟然找到了L君的微信,L君没有接受她的好友申请。至此,L君总算与那女的撇清了关系。另外,他最近给老板递上了辞职信,与老板摊牌。

有一天,L君在家也无聊,便找到了高中同学H君,进行网上闲聊。H君之前是做销售的,去年跳槽到化工厂做技术员。有时,一些话题是永恒的,学生谈成绩,职场人谈工资,家长谈小孩,已经见怪不怪。他们的闲聊自然将风尖浪口推到了工资待遇。由于大家都是很好的朋友,都不大隐瞒真实的工资水平,况且这回H君先说。唉!他一个月4000块,还是不满意,在L君面前抱怨诸多不是。这实在让L君无地自容,更加自卑。H君知道L君有一个弟弟刚毕业,便打听起他的工资。L君淡淡地说:“不知道。”H君很诧异。L君坦白道:“我从来不问别人这个东西。”L君毕竟有这方面的切身之痛。H君是聪明人,也识趣了。本来希望欢快的闲聊画上了沉重的句号。L君本来想邀请H君来厮杀一盘围棋的,最后一点兴趣也没有了,只想自己一个人冷静。

这天,H君给L君打来电话说:“哥们儿,阳光明媚,一起到郊外骑自行车,怎么样?”L君神经质地想起了那个事情,不禁胆战心惊,便说道:“我正在炮制一部长篇小说。”H君说:“哦,不打扰大作家啦。”说完,他挂断了电话。L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问工资那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