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时读名著,只当小黄文

我第一本看到脸红心跳的书,是《封神演义》。土行孙和邓蝉玉洞房那段。我想:古人写书,真黄!

然后小学三年级,《书剑恩仇录》,陈家洛看见香香公主洗澡。啊太过分了,真想捂眼睛!

《雪山飞狐》,胡斐和没怎么穿衣服的苗若兰在床上躺着,这书怎么这么写!!

《天龙八部》,梦郎梦姑,这这这。

《神雕侠侣》,杨过给陆无双接肋骨,盯着人家胸部呆看。公孙绿萼给父亲脱衣验明自己没偷东西。这都什么呀……

读古龙。

《陆小凤传奇》,陆小凤半夜里被上官雪儿脱了衣服摸到床上。我想:古龙笔下的女人,真擅长脱衣服。

《多情剑客无情剑》,林仙儿初见李寻欢那一次就脱光了。我想:古龙笔下的女人是不是都得脱光?

《幽灵山庄》,叶雪在陆小凤面前又脱一干净。我想:得!

有些东西当时没懂。比如《倚天屠龙记》小学五年级看的,张无忌挠赵敏的脚,当时只觉得好玩:成年人还玩挠痒呢。

后来仔细一想,这里张无忌刺激赵敏,简直有性暗示。哎,真是过分啊。

《红楼梦》里性爱部分,小时候没看懂,长大才懂,晚了。

《红与黑》和《包法利夫人》,也是。

川端康成《雪国》,我小时候读到最后都莫名:他和驹子,到底有没有一腿呢?

《生命不可承受之轻》,特雷莎去找外遇那段,裸体去洗手间什么的,那段我看了也莫名其妙,没感觉。

《三剑客》,我很多年后才发现,达达尼昂其实是跟米莱蒂睡过了的,但当时读不懂啊,以为他们聊了一晚上的天。

《挪威的森林》,我看的版本写得都挺简洁,真正有细致描写的,反而是玲子那个钢琴女学生勾引她。但也就好,不觉得太刺激。

王小波的《黄金时代》,当时大家都目为黄书,我看了觉得问题不大。他只是写得直白,还很美,但不太会让人看到性起。

真正有种“我要瞎了,这是名著吗,这明明是黄书啊”,是读大江健三郎。

当时听说他是1994年诺奖嘛,结果:

《性的人》,男主角在地铁里当痴汉,细致描写他如何抚摸女性,让对方高潮。

《我们的时代》一开始就是南和妓女在乱搞,南还发明了“只要想着哲学,可以延迟高潮”。

《个人的体验》,男主角去跟旧情人乱搞来缓解儿子畸形的痛苦。

我都呆住了。这是诺奖作者?!哎呀这是真黄书啊!!

经过大江健三郎后,其他名著作者所谓禁书,都刺激不了我了。

《洛丽塔》,其中有色欲描写的其实挺少,很平淡地看过去了。

《金瓶梅》,就那样吧,我看这书到后来简直为了找吃的,什么卤猪头、猪肉打卤面、衣梅、金华酒。

补一句,个人所见,李碧华改写的《潘金莲之前世今生》,写情色场面,还比《金瓶梅》妖艳动人些。

《南回归线》和《北回归线》,看了觉得还行,也没有生理冲动,“文字很有激情啊”,过去了。

《查特莱夫人的情人》,就还好,性爱描写挺美的。

可能大江健三郎那些重口味小说,永久提高了我的阈值吧。

我有一个高中同学,郊区人。高中时跟我说,他读卧龙生《金剑雕翎》,觉得太黄了。

我想:那个我读过,哪儿黄了?

后来他跟我带来看。我一看,愣了。

封面倒是《金剑雕翎》,内容也大致相仿,但在某些段落,会突如其来,插入一段成人描写——原书里没有的!

我都诧异了。一翻这书,没有印厂,没有版权号!

后来知道了,是本地乡下厂子盗印的。

各类武侠书里,插几段这种描写,郊区乡下工人当黄书看。

我过年回乡下,跟乡下一位长辈聊过这个,他觉得这很正常,而且功德无量。

“这种书,我们也有!你不知道,我们乡下人无聊,只好看看这个。我儿子结婚时,不知道该怎么洞房,我就给他一册这个书放在新房里,第二年就生儿子了!我媳妇也爱看!”

我后来看到挂羊头卖狗肉、里面掺杂无数肉戏的金庸新巨著《九阴九阳》、《大侠风清扬》时,觉得好有道理。

再淳朴的人民,也是需要小黄文的,自古皆然。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少时读名著,只当小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