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多活一年,你愿意付多少钱?

金钱诚可贵,生命价更高。人最宝贵的东西就是生命,所以一堆钱币、一叠纸币或一捆金条都无法与人一年的寿命相提并论。生命本来就是,也应该是无价的。

然而现如今世界各国的医疗保健系统却正在不断对这个无可厚非的观点提出质疑。他们能花在病患和垂死病人身上的钱有限,每当有新药物问世时,人们不得不面临一个抉择:这些新药或许只能延续病人数月或数年的生命,所以将钱花在这上面真的值得吗?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的第一本能直觉就是:我们应该竭尽全力挽留我们所爱的人的生命。然而最近牛津大学Uehiro应用伦理学中心的重症监护医生兼伦理学家Dominic Wilkinson发表了一篇发人深省的文章,对人们愿意花多少钱延续生命的问题做了探讨。

出于好奇,BBC Future频道对Wilkinson进行了电话采访,以进一步探索Wilkinson在文章中的论点,更好地理解给生命定价这个问题。

如今,人们选择是否用药物维持绝症病患生命主要取决于两方面——病患生命能延续多久以及生命延续后病患的生活质量是否会受疾病影响。在这方面还有一个评价指标叫做质量调整寿命年(QALYs, Quality-adjusted life year-saved)。如果一种药物能让你多活1年,但却牺牲你原有生活质量的50%,那么这种药物的QALY就是0.5年。

照这样计算的话,那么一个国家的医保系统就可以照此来决定是否值得花钱在某种药物上为病患延续生命。比如,英国的医保系统将病患生活质量也纳入考量范围,它建议每健康地多活一年的花费在20,000英镑至30,000英镑之间。因此,如果一种药物的QALY是0.5,那么每年只值得为其花费10,000英镑至15,000英镑之间。

因此,有些过于昂贵的药物不可避免地被英国国民保健制度拒之门外,比如治疗乳腺癌的药物Kadycla。这种药物只会延续患者6个月左右的生命,但售价却高达95,000英镑。即使这6个月的病患生活质量没有下降,但其价格还是超出了限制的范围。其他国家的医保系统可能标准有所不同,但它们都必须在药品价格和患者生命能延续多久之间做权衡。

一些活动人士认为,制药公司应该降低这种药物或治疗手段的价格,政府医保系统也应该花更多钱在这方面为绝症患者多赢取一些宝贵生命。为了应对这些呼声,英国政府近日考虑提高绝症病患接受医保覆盖的免费治疗标准——达到每“质量调整寿命年”80,000英镑的标准。

对此Wilkinson表示人们对于提高医保标准的呼声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往往倒是医生和患者本人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我们医生在照看病人时,出于伦理道德的本能都会告诉病人说‘我知道这很贵,但我的首要职责就是尽最大努力帮助你。’”

然而提高对绝症病患的医保标准,就意味着其他病症的医保标准会有所下降,比如精神疾病和肢体残疾。这些人虽然不是生命垂危,但正因为他们其中许多人才刚刚出生或者还有很长的寿命,所以他们的生活质量提升不容忽视。

绝症患者的生命注定将要结束,而我们花大价钱只为了延续他们一点时间真的值得吗?要回答这个问题,民众的意见是最重要的。可能你会认为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即使只能多活几年,花掉所有的钱也无妨。但最近的调查却显示,其实人们并没有将多活几年看得这么重,至少没有重到能为其抛金撒银在所不辞的地步。

Wilkinson提到英国一份对4,000名民众的调查研究,这份调查列出了几种对医保系统的有限资源的分配方式,然后让被调查者选择他们喜欢的方式。“结果很明显,被调查者们显然不愿意为绝症患者花钱,而更愿意把钱花在其他患者身上。”

不过最令人吃惊的结果来自于新加坡的一项研究,它对一些健康的老年人和一些绝症患者做了调查。Wilkinson介绍说,“令人惊讶的是,这些人表示自己更愿意花费巨资在家接受临终关怀,也不愿意用药物延长生命。”

这份新加坡研究调查显示,调查者对于延续一年寿命的可接受的平均价格是5,000英镑。但是他们情愿花费两倍价格,也就是10,000英镑在更好的临终关怀上,比如优质护理服务,这样他们可以在自己的家中以相对舒适的方式去世,而不是在医院中死去。“这似乎为艰难的抉择提供了一个新鲜的思路。”

不过显而易见,这些研究结果并非最终的结论。不同国家、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在面对不同疾病时的态度很难说得清。同时对于QALY指标的正确性和合理性及其是否能真正评价一种药物或疗法的潜力,人们也仍抱有怀疑态度。Wilkinson认为,在我们花更多钱为绝症病患延续生命之前,至少应该考虑其他不同意见。

“尽管为绝症病患购买昂贵药物无可厚非,但我认为这并不一定反映了社会大众和病人的想法,”Wilkinson说,“而且也不一定合乎伦理道德。”

如今全球人口老龄化状况日趋严重,医疗保健服务越来越发达和昂贵,上述问题也愈加凸显。美国知名外科医生Atul Guwande长久以来都在质疑,到底是延续病人生命更好,还是提升病人余下生命的生活质量更好。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临床医学伦理部门前主任Ezekiel Emanuel甚至曾说,他宁愿拒绝为75岁以上的绝症病人治疗,也不愿让病人在他最后的生命里饱受治疗之苦。

要生命还是要金钱?很少有人能做出这个抉择。但是任何年龄阶段的人都应该考虑自己生命价值所在,以及应该怎样做才能最大限度地利用自己的生命。

来源:http://www.jiemian.com/article/461106.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为了多活一年,你愿意付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