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绿后时常梦多,昨晚做了个诡异恐怖的梦

我在菜市场卖猪肉的老刘那里把他每天切猪肉的刀买下了,花了我五百多块,之前刚跟老刘说我要买他刀的时候,他死活都不答应,说这是他吃饭的家伙用惯了不卖,我好说歹说,他最后还是答应了。

不过当我拿着老刘这把切猪肉的刀在眼前比划的时候,眼神中闪过的莫名带着一点恐怖的光让老刘觉得有点浑身不自在,他哆哆嗦嗦的跟我说,你小子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可别做什么傻事啊!

我鄙视的朝他笑了笑,说你见过自杀用杀猪刀么?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我蹲在自家阳台上磨刀,因为我觉得这把刀还是不够锋利,阳台对面跟我同层的房子里的吵架声又如约的响起来了,我停下了磨刀,站在阳台上点燃一根烟,细细的观摩着对面屋子里吵架的男女。

那女的穿的十分暴露,摇摇晃晃的打开门,屋里那个男人站在女人身边,低头哈腰的询问着什么,那女人好像不买账,一把推开了那男人,我心想那男人应该会很失望,但没想到,那男人扑通一下跪在了那女人的腿下,双手抱着女人穿着黑色丝袜和高跟鞋的腿,抬起头像是再求着什么,而那女人好像更加的不耐烦了,一脚踢开了那男人,径直走进房间了。

我看见,那男人在昏暗灯光下,那佝偻的背影。

一个星期后,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我带她回来了,孤单寡女共处一室,有些自然的事自然也是要做的,不过我这人十分讨厌自己的隐私被别人知道,更没有那种被别人偷窥的兴奋感,于是我把卧室的门关了,把窗帘也拉的紧紧的,我把卧室的大灯关了,开了节能灯。

我把她扶到自己的床上,脱掉了她的衣服和裙子还有高跟鞋,但当我将手伸向她的黑色丝袜的时候,我犹豫了,最后我决定还是不脱掉,因为我感觉自己需要一些兴奋感和刺激点,黑色的丝袜裹着的腿,或许能做到这一点,毕竟我也过了那种随时都能硬起来的年纪。

按理说我的动作绝谈不上优雅或者带着丝毫的怜香惜玉,但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也没有拒绝,她很沉默。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也是你们能想象到的,抽动是必须的,细细观摩也是情理之中的,只是我双手游走在她的身上的时候,她洁白的身子显得有些冷,甚至可以说是冰冷。

我分不清楚那是空调的冷气造成的,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只是,真的很冷。

我将她的身子翻了过去,让她趴在床上背对着我,动作依旧有些粗鲁,我渴望她给我一些回应,哪怕是斥责我几句也好,于是我坐在她的身上,问道:“舒服吗?爽吗?

依旧是沉默,依旧是没有回应,更没有所谓斥责。

我有些烦躁,用力的将她的黑色丝袜给撕碎了,抽动自然还是要继续的,双手自然也是不会停歇的,喘息声自然也还是会发出来的。

我看到她的背上和屁股上有着一些汗水,那自然也不会是她的,她在床上从未配合过我,况且身子那么冰冷,怎么可能会出汗,所以汗水自然是我的,因为我一直在抽动着。

渐渐的,我也懒的再去问她爽不爽这些话了,更加也不再去指望她能配合我什么了。我就这样带着满腔的怒火结束了这一切。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我又在阳台上磨着从老刘那里买来的那把刀,我还是觉得这把刀不够锋利,磨了一个多小时后,我用中指在刀锋上划了划,中指马上开出了一道浅浅的口子,这时我才感到满意。

我站起身,朝对面的屋子看了看,一片漆黑,那个男人没有回来,女人自然也是没有回来。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星期,我在小区碰到了对面那个男人,他就坐在小区花园的石凳上抽着烟,满脸颓废,让人觉得很可怜。

我走到他身边向他借火点烟,然后就这样聊了起来,他说他老婆在外面偷情,还经常把外面的男人带回家来做苟且之事,说他经常全国各地飞来飞去的出差挣钱,说他好几次半夜打电话回家的时候,隐约能听到她老婆急促的喘息声。

他说,他知道,他老婆一边和陌生男人做着苟且之事,一边跟他讲电话。

我们聊的兴起,于是我提议去我家便吃饭喝酒再继续聊,他欣然答应了。

就这样,我拿出了我放在冰箱里一个多星期的肉走进厨房,他也走进来了,看到我手上的这把刀,他惊讶的说,你的刀怎么那么像菜市场卖猪肉的人用的刀呢。

我说就是。

我们在饭桌上喝酒吃肉,他一口一口的吃着我煮的肉,赞叹道,这肉可真是香嫩爽口。我说,你喜欢就好。我也夹了几块肉吃了吃,却有种反胃想要呕吐的感觉。

第二天,我腹痛难奈,时常呕吐不止,便向公司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我依旧每晚坐在自家阳台上看着对面的屋子,男人依旧每晚回来,只是再也没有看到那个女人了。

又过了一个星期,有一天我家的门铃响起来了,我从沙发上缓缓的起身,将厨房里那把切肉的刀拿出来放在了茶几上,然后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四个人,三个人穿着同样的衣服,另外一个人就是一个星期前和我一起吃肉我对面的那个男人,他们四个表情严肃的站在我的家门口。

其中和我一起吃肉的那个男人显得格外的严肃,还带着一点愤怒。

带头的那个人好像还说了一大串话,但我当时头脑一片空白,神情恍惚,根本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只是能感觉到他身后那两个和他穿着同样衣服的人走进了我屋里,然后左右观望,再寻找着什么。

我忽然从阳台的躺椅上惊醒了过来,我觉得自己病的不清,已经到了极度危险的地步。

来源 http://bbs.hupu.com/14819907.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被绿后时常梦多,昨晚做了个诡异恐怖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