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影业,走好,不送

今天所有编剧的朋友圈估计都被一个叫“徐远翔”的刷爆了吧。

徐远翔,阿里影业副总裁,昨天在某个论坛上说出这么一段话:

“我是在给在座的编剧指出一生路,IP真的是信息传播有效的传达方式,以前没有互联网之前是什么呢,因为编剧都很聪明,都很渊博,现在是你知道他也知道,但是有些东西他知道你不知道,由于信息的传播方式,如果信息有效到达,人越多就越成为一个超级IP,因为最终是靠某种精神层面的东西去植入到人们的内心里,这个东西我们要尊重。

我们现在的方式完全是颠覆性的,我们不会再请专业编剧,包括跟很多国际大导演谈都是这样,我们会请IP的贴吧吧主和无数的同仁小说作者,最优秀的挑十个组成一个小组,然后再挑几个人写故事,我不要你写剧本,就是写故事,也跟杀人游戏一样不断淘汰,最后那个人写的最好,我们给重金奖励,然后给他保留编剧甚至是故事原创的片头署名。然后我们再在这些大导演的带动下找专业编剧一起创作,我们觉得这个是符合超级IP的研发过程。现在很多人都在讲IP,但不是所有人都具备IP的开发能力。”

这句话迅速引起了诸多编剧的不满,这不满,不光是出于编剧,更多地,是出于一个作者。

董润年(《心花路放》《老炮儿》)直接说:

把贴吧吧主和无数同仁小说作者圈养在一起厮杀,这不叫创作,叫养蛊,这是对所有人尊严的践踏。创作从根本上关乎的是人心,不是金钱。

而著名电影人,前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文隽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如果有钱就能做好电影,李嘉诚早就出手了,几时轮到这些土豪?!

编剧余飞(《永不消逝的电波》《重案六组》)说:

请IP吧主和小说作者进入斗兽场自相残杀,这是挟资本以奴化网络作家,杀伐过后再在尸堆中携导演、专业编剧来收割这血洗的IP,专业编剧不一定配合,网络作家也会揭竿而起,我们是社会主义,不是奴隶社会。

束焕(《泰囧》《港囧》)直接说:

好威风,好杀气,满嘴跑舌头是病,得治。

王力扶(《马背上的法庭》、《家常菜》)直接下了战书:

有些话,真不能说说就算了。我给你写一个字,我不是爹生娘养的。你若求我给你写一个字,你不是爹生娘养的。

在王力扶发表宣言后,迅速很多编剧跟进,宣布“不和阿里影业”合作:董润年、汪海林、宋方金等都在微博上表示“阿里影业,走好,不送”。

事情发展到了今天下午,徐远翔副总裁估计有些挺不住了,在微博上发表声明:

“昨日参加一论坛的个人发言引起业内激烈争论,本人特做以下说明:第一,本人也是编剧出身,深知剧本重要性,且对编剧同行之尊重由来已久;第二,媒体有些断章取义,建议大家读完全文,且参考当时对话的语境;第三,从未说过只要IP不要编剧,而只说IP和编剧构成剧本产业链的前端和后端。期待和诸位合作!”

也有阿里影业的高管跟编剧们私下沟通:他的说法不代表阿里影业。

阿里影业的CEO张强下午发话:

“作为内容产业的核心,编剧的重要性毋庸置疑,阿里影业对于编剧等专业人士的尊重一以贯之,从未动摇,亦在探索和实践与编剧等专业领域同仁共同创造行业未来的现实途径”。

从这两段话看出,他们觉得编剧们的愤怒是因为“动了编剧的奶酪”,其实他们不了解,或者无法理解,编剧们的愤怒其实是来源于对整个行业的担忧。

编剧高大庸(《神医喜来乐》、《雾里看花》)说:

资本的意义本来是中性的,可以促进一个产业,也可以毁灭一个产业。这两年闯入文化产业的这波资本其实和制造615股灾的是同一拨人:穷凶极恶、无所顾忌、杀鸡取卵……最终自取灭亡

一上市影业的董事会主席发了条微信:

阿里这个观点不惊奇。他们用淘宝卖尿不湿的原理,來策划生产制造电影文化产品。互联网+的皇家理论,令互联网大咖以鸡血热情横扫各行业。他们做的不是+,而是颠覆+,让所有产业成为打工妹。见过几个阿里高管,他们展露了屁视一切的独家气质。坦率讲,我极其欢迎血性时代到来,比较讨厌伪娘泛滥的当前。但是,全人类没有通吃理论,否则,有了人类,猩猩应当亡种;有了马列,奥巴马怎会活着。故,告知列位,人类讲基因组合,社会讲序列结构,文化讲多元共生。否则,有了基督教,何來伊斯兰?唐吉柯德有勇,连他们家小镇子都没虏获下來;阿吉米德伟大,提起自己的头发,半秒钱也离不开地球。

这段话指出了徐远翔等人的问题所在:以为掌握了互联网和大数据,就掌握了一切。

徐远翔在昨天的讲话里,后边一段是这么说的:

“这两年我自己研究了一个名词很有意思,这个名词叫“屌丝购票心理学”。中国电影市场接近500亿的市场,平均观众年龄21.3岁,大概85%到86%的群体来自于19到29岁,也就是说台上在座各位都是被电影票房抛弃的,可以说你们加起来,加上外延那么多人也就是10%多一点的票房,这个现实决定了什么呢?我认为有三件事,首先有一个IP,第二是强大的明星阵容,韩国、台湾、意大利这些地方,导演身价比明星低多了。这个故事虽然很烂,但是有很多明星阵容,我至少看张脸也可以。第三条,你这个电影有没有概念,有没有可逆袭的可能性。如果这三个条件一条都不具备,你肯定是颗粒不收。这个就是屌丝购票心理学。”

这段话把所有买票看电影的都骂了:都是屌丝。而且提出了自己的理论,给所有的电影人“指了一条生路”:电影很简单,符合我这三点的,就能卖,不符合的,就颗粒不收。

多么简单易行的理论啊,我算是明白阿里影业为什么上半年亏损1.5亿了。因为我拿着徐总的理论,去套今天刚看到的一个榜单,发现他们都符合——严丝合缝的:

“据福布斯杂志消息称,2015年最不赚钱的电影排行已经出炉,其中不乏有许多大明星参演作品,比如乔治-克鲁尼的《明日世界》、约翰尼-德普的《贵族大盗》在列。但排在前三的票房失利电影分别为比尔-默瑞的《摇滚卡斯巴》、西恩-潘的惊悚新片《使命召唤》以及“雷神”克里斯-海姆斯沃斯的《骇客交锋》。

《摇滚卡斯巴》以仅有19%的利润率登顶榜首,该片预算成本达到1500万美元,但最终票房仅收回不到3百万美元;同样,《使命召唤》的成本预算在4000万美元左右,而票房仅收获1070万美元,利润率为27%。《骇客交锋》排在季军,上映后口碑票房差劲,区区不到2000万美元入账。

2015票房失利电影排名:

1、《摇滚卡斯巴》

票房:290万 成本:1500万 利润率:19%

2、《使命召唤》

票房:1070万 成本:4000万 利润率:27%

3、《骇客交锋》

票房:1940万 成本:7000万 利润率:28%

4、《商务囧途》

票房:1440万 成本:3500万 利润率:41%

5、《杰姆和全息图》

票房:230万 成本:500万 利润率:45%

6、《非我》

票房:1230万 成本:2600万 利润率:47%

7、《美式极端》

票房:1540万 成本:2800万 利润率:55%

8、《我们是你的朋友》

票房:360万 成本:600万 利润率:60%

9、《阿罗哈》

票房:2630万 成本:3700万 利润率:71%

10、《贵族大盗》

票房:4730万 成本:6000万 利润率:79%

11、《小飞侠:幻梦启航》

票房:1亿2 成本:1亿5 利润率:80%

12、《热浴盆时光机2》

票房:1310万 成本:1400万 利润率:94%

13、《木星上行》

票房:1亿8390万 成本:1亿7600万利润率:104%

14、《明日世界》

票房:2亿0900万 成本:1亿9000万利润率:110%

15、《猩红山峰》

票房:6260万成本:5500万利润率:114%”

看看排行榜,第一名,有IP(根据法国同名电影改编),有巨星(比尔莫瑞、布鲁斯威利斯)有概念(没落经纪人逆袭),结果,嗯,收了颗粒;第二名,有IP(小说改编),有巨星(西恩潘),有概念,结果,嗯,收了颗粒;第三名,没IP,有巨星(迈克尔曼导演,雷神、汤唯、王力宏主演),有概念(黑客),结果,嗯,收了颗粒……

《小飞侠》、《木星上行》……不一一列举了,不知道徐总的三条经验,是不是看着这个榜单总结出来的……

有这么懂电影的领导,看来阿里影业今年预亏6亿的指标,一定可以超额完成。

最后,one more thing,宣布一件事情——

或许徐总不能代表阿里影业,但是小编能代表喜多瑞,所以,代表喜多瑞全体编剧(不多,70多人)宣布:

在阿里影业改变态度和行为方式之前,喜多瑞全体编剧,不和阿里影业合作。

阿里影业,走好,不送!

来源:喜多瑞剧本观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阿里影业,走好,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