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侠侣》里,那些作孽的爱情

金庸的主角里,感情线最丰富的主角是谁呢?

您眼都不眨地回答了:是韦小宝!他有七个老婆!
——但是等一等。
韦小宝的七个老婆,严格而言,只有沐剑屏、方怡、双儿、建宁、阿珂有较细致描写,洪夫人苏荃与王屋派的曾柔与韦小宝的感情,几乎是一笔带过,尤其苏荃,简直像剧情附赠似的。

那么,段王爷正淳老师?他老人家播种遍天下,仅小说里,就计有刀白凤、王夫人、阮星竹、甘宝宝、秦红棉等诸位,连女儿都生了一堆,坑得段誉情路迷茫,随地踩个地雷都是妹妹。还有一句著名对白给他收尾:他听叶二娘陈述往事时,自己都起了疑心:
“我所识女子着实不少,难道有她在内?怎么半点也记不起来?倘若当真是我累得她如此,纵然在天下英雄之前声名扫地,段某也决不能丝毫亏待了她。只不过……只不过……怎么全然记不得了?”
然而依书为例,他的情人也就五位。嗯,不够数啊。

陈家洛彷徨于香香公主与霍青桐之间;袁承志被温青青和阿九爱上了;郭靖有桃花岛和蒙古驸马两个选项;胡斐先后遇到过袁紫衣、程灵素和苗若兰三人;李文秀偏偏都不喜欢;鸳鸯刀男女主角情投意合并无他人;张无忌曾经四女同舟;狄云也就是小师妹和水笙二位;段誉绝对不如他老爸;令狐冲也只有小师妹、仪琳和任盈盈;范蠡则有阿青与西施。

而终极答案是?嗯对了:杨过。

小龙女、陆无双、程英、郭襄、公孙绿萼,这五个板上钉钉,不必挣扎;至于其他传绯闻的,还有郭芙,包括被他拉过手又亲过眼睛的完颜萍。妙哉。
而且,从杨过之后,一个时代开始了。

《神雕侠侣》是金庸先生的第五部小说。此前,《书剑恩仇录》,感情线很简单:陈家洛与回族二位姑娘,基本是一见钟情;《碧血剑》,袁承志与温青青、阿九也没多少纠葛;《射雕英雄传》,郭靖请吃了一顿十九两银子的饭,送了匹马赠了件貂裘,黄蓉就与他生死以之。《雪山飞狐》,胡斐与苗若兰初见、饮茶、弹琴唱歌,就有了心。
到此为止,都是英雄美人,相得益彰啊。

而《神雕》之后呢?紧接着的《飞狐外传》,是胡斐、程灵素与袁紫衣的痛苦纠结,是苗人凤对南兰的无言之爱,是马春花对福康安的至死追念;《白马啸西风》更是“我偏偏都不喜欢”,之后则是张无忌四女同舟的《倚天屠龙记》。
金庸先生存心折磨男女主角,让他们经历感情的痛楚,自《神雕侠侣》而始。

杨过与他的小伙伴的感情故事,我们很熟悉了。
他初时因为陆无双嗔怒的神色神似小龙女,救了她,祸福相依,百计避难,让自小在李莫愁檐下低头的陆无双爱上了她——虽然嘴上,陆无双从来不肯落下风。
他救陆无双与黄蓉的豪举,感动了程英,又与程英有“既见君子,云胡不喜”的琴传心声,兼且一起避过了生死,于是程英也爱上了她——虽然表面上,程英是最淡然的那个。
他与长居谷中、无人做伴的公孙绿萼谈笑,又出手救她,还救出了绿萼的母亲,终于绿萼为他自舍性命,死在父亲剑下——这是一个开始最不经意,结局却最惨烈的爱情故事。
他与小龙女在古墓中相互扶持,还让他说出了著名的“只有姑姑爱我,世人不爱我,我又何必爱世人”的语录,中间经历了误会、出走、重逢、二次出走、抢婚、中毒、断臂、重伤、再中毒、十六年之约等无数悲欢离合,你吐了无数鲜血,我为你白发苍颜。不消多提了。

但最茫远的,还是郭襄。风陵渡听一夜闲话,就此心里种下了根;带着郭襄跑遍了百兽山庄、黑沼深处、万花川谷,让她见识了江湖;生日之上给她三个礼物,襄阳城下又救下了她——一个少女可以想象的白马王子剧情基本圆满了。于是天涯思君不可忘,郭襄一头驴子天涯海角地溜达去了。

但其实,稍微想远一点。
《天龙八部》的感情,是所谓“有情皆孽,无人不冤”。段王爷的那些风流债,阿紫对萧峰的感情,逍遥三老合计将近三百岁还是无法了结的往事,说来都是孽债。
然而《神雕侠侣》,亦复如此:每段感情,都是孽。

武三通其实是爱他干女儿何沅君的,可是不能表白。李莫愁爱极了陆展元,无法如愿。最后陆展元与何沅君自己死了,留下来一个半疯的武三通,和一个赤练女魔头李莫愁。
林朝英爱极了王重阳,可是王重阳别扭着不肯接受,宁可认输也不要爱情。活死人墓与重阳宫就这样呆呆对视着,直到他们各自死去。
郭芙直到嫁给耶律齐多年之后,才发现自己心里有杨过。在此之前,大武小武为了她,几乎豁出了性命。
公孙止是丑角,但他和裘千尺的扭曲感情,细想来令人恻然。结果是,这对冤家,也终于死在一起,化成肉泥,谁都分不开了。
尹志平与小龙女,一言难尽。
当然也有好的。比如,我们欣慰地得知,郭靖与黄蓉一直很甜蜜;周伯通与瑛姑最后终于在一起了;类似的亮色,还算让人欣慰。但大体上,《神雕侠侣》的大多数爱情,都很美丽又凄凉,于是真正的主题,是那一幕:
李莫愁,爱情走火入魔的,在情花中自焚而死、高歌“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说到底:至情至性。于是矛盾,于是激烈,于是会有各类冲天塞地的爱情。所谓孽,所谓缘,无非如此。

哪位问了:为什么从《神雕》开始,金庸先生开始折磨他笔下的男女主角了呢?
如前所述,他的前四部小说,男女主角感情都很平稳。1957年,金庸先生进入了长城电影,一般传闻,都说他是因为爱慕夏梦女士去的。

1959年,金庸先生开始写《神雕侠侣》,小说就是以李莫愁和武三通二位情孽主角开始的。
具体发生了什么呢?不知道。

1955-1959,《书剑恩仇录》、《碧血剑》、《射雕英雄传》、《雪山飞狐》,四部感情线较为平顺的小说。
1959-1963,《神雕侠侣》、《飞狐外传》、《白马啸西风》、《鸳鸯刀》、《倚天屠龙记》。除了《鸳鸯刀》外,男主角都有孽缘纠连,生离死别。更有小龙女、程灵素、四女同舟和李文秀这些千古伤心故事。
1963-1972,《连城诀》、《天龙八部》、《侠客行》、《笑傲江湖》、《鹿鼎记》,这几部中,出现了抢走狄云师妹的万圭,让段誉只能干瞪眼的慕容复,抢走了岳灵珊的林平之,一度把阿珂拐着走让韦小宝无可奈何的郑克爽。当然,这四位情敌,最后都没好下场。
这感情线的微妙变化,是因为什么呢?不知道。

还是说回《神雕侠侣》真正的核心,全词如下:
“问世间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从杨过和小龙女身上,我们知道了生死相许。从程英和陆无双在杨过离开后看云聚散,我们知道了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那么,什么叫“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呢?是杨过和小龙女的十六年吗?

《神雕侠侣》里,最后一个孽缘的爱情故事。

郭襄回头过来,见张君宝头上伤口中兀自汨汨流血,于是从怀中取出手帕,替他包扎。张君宝好生感激,欲待出言道谢,却见郭襄眼中泪光莹莹,心下大是奇怪,不知她为甚么伤心,道谢的言辞竟此便说不出口。

这是《神雕侠侣》倒数第四段话,是一个故事的开始。

在《倚天屠龙记》开头,是《神雕》结局三年后,这个故事有一个承接。在《神雕侠侣》结束整整一百零三年后,张三丰说了如此的遗言:

张三丰从身边摸出一对铁铸的罗汉来,交给俞岱岩道:“这空相说道少林派已经灭绝,也不知是真是假,此人是少林派中高手,连他也投降敌人,前来暗算于我,那么少林派必遭大难无疑。这对铁罗汉是百年前郭襄郭女侠赠送于我。你日后送还少林传人。就盼从这对铁罗汉身上,留传少林派的一项绝艺!”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张三丰祖师爷何等的修为,万事不萦于怀。终于还是放不下那一个女孩子的笑容。
连载版《倚天屠龙记》道:

张三丰瞧着郭襄的遗书,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明慧潇洒的少女,可是,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

一百零三年啊。
足够宋朝变成元朝,再等到明朝开国。跨了一朝的爱情。
“莺儿燕子俱黄土。”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神雕侠侣》里,那些作孽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