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有‘圣母情怀’,为什么讨厌李寻欢的人远远多余讨厌花满楼的?

作者:苏沉船

在古龙对人物塑造里李寻欢就是被设定成一个有性格缺陷的人,相反花满楼几乎没有缺点,但不是说花满楼没有阴暗面,他以积极乐观的态度来面对人生。李寻欢的人生如同手握刀锋,越痛就握得越紧。两者不同的人生态度得到了不同的支持率,但也不能说谁被喜欢的更多,每一个人的性格和人生都不同。

至于说李寻欢很讨厌?因为古龙也恨这样的人,李寻欢的原形是《宝剑金钗》中的李慕白,就因为孟思昭救过自己,李慕白从此对俞秀莲没有非分之想。古龙在《风云第一刀》里直接跳过李寻欢让爱的情节其实是依据《宝剑金钗》剧情另一个发展的描述。古龙在评论李慕白的时候直言这人是变态,李寻欢也一样,他对义理的执着是变态的程度。

古龙一直用别人内心的卑微来体现李寻欢内心的宽仁,李寻欢的精神往高大上的方向发展,这种脱离寻常人的精神并不被常人所能容忍。看上去好像李寻欢是变态,换一个角度来看全世界人都心理不正常,唯有李寻欢三观最正呢。

《蝴蝶效应》里主角一次次为了让事情变得更好,结果却害了更多人,其中一个结局是主角杀死自己才换取所有人的幸福,有的人从出生开始就注定给人带来悲剧。这种角色放在童话世界里就是灰姑娘,是传统故事中的绿茶婊。但很多人难以代入故事中的时代感,始终用现在价值观去看待某些问题。

正如黄安《新鸳鸯蝴蝶梦》所唱那是个“鸳鸯蝴蝶,不应该的年代,可是谁又能摆脱人世间的悲哀,花花世界,鸳鸯蝴蝶。”

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中谁都是悲剧,人性冲突、阶级冲突、立场冲突,贝多芬一生爱情旅程坎坷,只能用优美的音乐来表达心情。人们只看到了故事其中一个结局,如果李寻欢和林诗音由始至终在一起又发生了别的悲剧,那么李寻欢是否又应该承担那样的骂名呢?在特定的环境里有些中注定就是祸害。

我也有过和朋友同时喜欢一个女孩的经历,当时我挣扎了两天要不要退让(我真的有强烈挣扎)。第三天我还是主动先告白,对方没给明确回应,然后我感觉很对不起朋友,于是一个人找地方自我消沉。还借着内心空虚和另一个女的好上,结果那女孩不久告诉我她也喜欢我,弄得我忽然间踩了两艘船。所以我真觉得李寻欢的精神很伟大,他能做到常人不能做出的选择。

我觉得李寻欢这个角色还参考了吉川英治的《宫本武藏》,故事中因为本位田又八是武藏最好的朋友,阿通是田又八的未婚妻,尽管武藏深爱阿通,他也一次一次离开阿通。武藏为了剑术而殉道,在他人生的道路上已经没太空余地留给阿通。阿通为了寻找武藏几乎踏足整个日本,武藏的徒弟诚太郎追随自己流浪也被人贩子诱拐,李寻欢的性格中或多或少被加入这种浪人精神。李寻欢是拥有一身本领之人,他这一生必然要不断在厮杀中度过,不是安稳的人。花满楼相对来说过得比较安逸,他能放得开自我束缚。

井上雄彦显然也深受《宫本武藏》影响,井上画《浪客行》把樱木花道和流川枫两个个性融合在一起,使其内心极端的挣扎在剑道与爱情之间。这些故事都极力于描述人性的自我挣扎,古龙更明显是模仿《人生的枷锁》来写这个故事。周星驰《大话西游》里的夕阳武士一开始走不过心中的枷锁与那位女子对持,一直到孙悟空上身吻了那位女子才释放了自己感情。

酷爱古龙小说的郭敬明至今还玩弄着这种情节,他故事里的角色使劲欺骗好友,一切都是为了朋友好,到时候再被揭穿,所有人都知道她为自己牺牲了那么多,这时候角色的魅力和胸怀顿时升华了,就凭这一点就可以稳抓无数少年少女买账。

花满楼在故事中就是一个协调的角色,他的作用是比较出陆小凤的淫荡和西门吹雪的执着,但花满楼没法成为主角,他不如陆小凤、李寻欢的性格激烈的话就没办法给剧情带来冲击性和推动性。

花满楼近年很受喜好一切原因,我认为是女性读者把古龙小说当做言情小说看的结果,还夹杂了大量腐女在里头,花满楼年轻俊美,翩翩公子,以残疾和乐观心态取得某些女子欢心。李寻欢在全书中连一个对应的CP都没有,阿飞看上去太年轻幼稚,上官金虹感觉又太重口味,他其实是被市场所抛弃了。喜欢李寻欢的人好像是人生失意的男人多一些,普遍在经历过感情创伤的23岁左右的年龄。

李寻欢就是那种以为自己能放得下,结果什么都放不下的失败者。

难得一身好本领,情关始终闯不过,闯不过柔情蜜意,乱挥刀剑无结果。
流水滔滔斩不断,情丝百结冲不破,刀锋冷热情未冷,心底更是难过。
无情刀永不知错,无缘份只叹奈何,面对死不会惊怕,离别心凄楚。
人生几许失意,何必偏偏选中我,挥刀剑断盟约,相识注定成大错。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37766530/answer/7409124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同样有‘圣母情怀’,为什么讨厌李寻欢的人远远多余讨厌花满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