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给大学生免费发避孕套吗

日前,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宣布,未来1年内,将在浙江128所高校中全部安装避孕药具自助发放机,可以提供避孕栓、避孕凝胶与避孕套等避孕药具。凡是年龄在18至60周岁的公民,只需用第二代身份证在机器指定位置轻轻一刷,就可免费取得所需药具。不过,这一目标要顺利实施并非易事:“一些高校领导明确表示反对,担心此举会形成纵容学生性行为的暗示。”支持者则认为大学生是有行为能力的成年人。那么,该给大学生免费发避孕套吗?值得一辩。

反方
一些高校领导与家长及部分学生反对安装避孕药具自助发放机,认为这是对大学生婚前性行为的暗示和纵容,会败坏学校风气,这种担忧是有道理的。犯罪学上有个破窗理论。一幢有少许破窗的建筑,如果那些窗不被修理好,人们就会认为打碎窗户没有什么不妥,就会有更多的窗户被破坏。一堵墙,如果出现一些涂鸦没有被清洗掉,人们就会认为涂鸦是被容许的,很快墙上就布满更多乱七八糟、不堪入目的涂鸦。一条人行道,如果有些许纸屑没有及时清扫,人们就会认为随地扔垃圾无所谓,不久后就会有更多垃圾。这就是环境与氛围的重要性。

正方
大学生性成熟了,是成年人了,已经具有支配自己身体的性自主权利;且年满十八周岁以上,有完全行为能力,能够而且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避孕药具自助发放机,在高校里安装与在居民区安装,没有本质区别,很平常很自然,惊不了世、骇不了俗。害怕在高校安装会带坏小朋友或会伤风败俗的人,听起来像从中世纪穿越过来的,与21世纪的世界格格不入。

反方
刚刚进入象牙塔的大学生,要么身心都还不够成熟,要么生理成熟了但心理还不够成熟,距离社会意义上的能自负其责的成年人还有距离。绝大部分大学生还要花父母的钱,能为自己为约会对象负得了多少责任?整出人命来了,恐怕流产费用都得向室友借或编个名目向父母要。真正能自负其责的人,掏钱买避孕套的意识与能力总该有吧,还需要免费发放避孕套吗?

正方
正因为有一部分大学生缺乏健全性知识,所以需要推广使用避孕套。通过安装避孕药具自助发放机,增加避孕套的可得性,可以降低无防护性行为导致的意外妊娠与感染性病风险。中国每年人工流产多达1300万人次,这还不包括药物流产和在未注册私人诊所做的人工流产数字。在有婚前性行为的女性青少年中,超过20%的人曾非意愿妊娠,其中高达91%的非意愿妊娠诉诸流产。中国每年人工流产总数中,25岁以下的女性占一半以上。大学生成为人工流产的主力军。这些数据充分说明在大学生群体中推广性教育与安全性行为的重要性。

反方
发放避孕套代替不了性教育。而且,领取避孕套需要刷二代身份证,这就有隐私暴露的风险,为了几个免费避孕套值当吗?例如,负责发放机维护工作的浙大医院某医生称“从设备显示的领取人信息看,男性学生占到绝大多数”,表明对搜集的信息进行了统计处理。你懂的。

正方
如果不刷身份证,谁都可以领,想拿多少就拿多少,那未满十八周岁的可能也会领取,贪小便宜的人会一次性拿光。所以刷身份证还是必要的。至于把搜集的身份信息统计之后用于研究,只要研究者严守科研伦理,尊重被研究者的隐私,隐私暴露的风险还是可以有效避免的。

【点评者说】性知识的缺乏可能是更大的问题。中国青少年生殖健康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未婚青少年中,约有60%对婚前性行为持比较宽容的态度,22.4%曾有性行为,但仅4.4%的未婚青少年具有正确的性知识。有性行为的未婚青少年中,超过半数者在首次性行为时,未使用任何避孕方法。有性行为的女孩中21.3%有过怀孕经历,4.9%的人有过多次怀孕经历。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微信号:nanfangzhoum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该给大学生免费发避孕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