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麽xxx没得奖?她揭露金马评审血泪史

52金马落幕了,生平第一次金马评审的工作也画上句点。看到一些正面的负面的评论,既然执委会说不会阻止评审们事后发表心得,那我就来说说这个第一次的经验吧。

我和金马奖在不同时代有过不同的关系。九〇年代是媒体,二十世纪第一个十年是大导演、大明星的执行人员,所以对于颁奖典礼的安排比较注重。2011年开始跨到製作的领域后,就真的是奖项角逐者了。

儘管很多同业们说拍片不是为了得奖,但是只要拍了片,难免还是希望被肯定,首要是想被观众、市场肯定,再来就想被行内的同业、前辈们认可,这是一种来自对自身专业的荣誉感,没什麽不好的。只是金马奖的评审方式太特别,十多人的评审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早年台湾新电影时期曾经引发新旧两派电影人大战,投票前夕各家卯力运作争议时有所闻。所以坦白讲过去我对于金马奖并不是特别”尊敬”,因为经常会看到运作、关说痕迹很明显的得奖名单;后期则是看到有些作品或品味不怎麽样(当然是我自己内心的评价)的评审在其中,心理难免会想:凭什麽电影水准一般般的业者或是不懂製作或是品味不突出的影评人,可以名列评审名单呢?(今年自己当评审,可能也会被他人如此批评吧,哈哈!)

逆光飞翔2012年在金马奖的提名上,比起票房来说,并不算出色,虽然最后张荣吉和黄裕翔都拿了奖,但是坦白讲我内心是有委屈的。因为烈姐把妈妈的角色演得让许多观众在戏院裡热泪盈眶,却拿不到配角的提名,法国摄影师Dylan独特的运镜和光影,却拿不到摄影的提名,对我而言都是遗憾。所以我就暗自立了心愿,一定要找机会参与一次评审,了解评审们究竟是怎麽想的。

于是今年当执委会来邀请的时候,明明我知道自己同一个时间应该是在新片的前置和拍摄期间,时间上可能会分身乏术,但还是咬牙答应,只因为我对金马的评审机制实在太好奇了。没料到答应了才知道,必须在一个月内看足62个场次,超过70部片的审片量,妈呀!!!于是九月份的时候,我们几个複选的评审们每天披星戴月来回于中华路电影大楼的放映室,从早上十点看到晚上十点,坦白讲,自从大学毕业和离开媒体不跑影展新闻之后,我已经没有那麽长时间密集看那麽多电影的体验了。

而且不只是片量大,金马执委会对于评审过程的严格,也让我留下深刻印象。每部片评审不能迟到超过10分钟,否则就得再看一次才算合格。于是一群来自台湾、香港、大陆的评审,在九月时蹲了一整个月的电影监狱,每天就是看片、吃饭、看片、抽烟、看片、吃饭....,即使有很多片我已经都在上片时看了(有的片甚至不只看一次),对不起还是得从头到尾再看一次!于是有人看了六次的一步之遥、有些人看了五次百日告别、四次青田街、三次风中家族....

然而奇怪的是,想来会很艰辛痛苦的苦牢,却没有想像中难熬,因为还是有很多很棒的电影在参选名单中,这些片如果不是参与评审工作,我应该是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看到的。也因为这麽多华语片汇集在一起一口气看完,很快地每个人心目中就都有了一幅很清晰的地图,看到不同地方电影的优劣,以及未来可能会有的不同走向。同时在讨论过程中,也会更加清楚每个来自不同背景的评审,对好电影的认知差异和专业度的见解。

于是,经过这次的评审学习,我也真正体会到,当我们说看电影是很主观的感受时,其实相对你会了解,一部电影被摆在七八十部影片中,究竟要如何才能脱颖而出,还是有很客观的标准的。这些标准包括,故事有不有趣、表演是否感人、视觉风格与细节的经营,音乐的运用、以及,整体视野的高度。也许你会说听起来还是很虚,但是坐下来看一轮,很多事实不言可喻。

所以很多人事后问我为何xxx得奖或者为何xxx没得,我都只能回答:你找时间把片子都看一轮,应该就会明白了。因为每年的参赛者不同,只能这样比。至于要怎麽才能得奖,我最大的感想真的是:一直拍就对了,如果够努力,到了天时地利人和的那一天,就会得奖的。

写这篇评审心得并不是想要反驳批评,其实世界上所有的奖,除了可以用数字衡量的,都有可受公评之处,但是只要主办者的心态正确,目标够坚定(想要鼓励什麽样的作者、作品),并不会影响角逐者参与的心意,进而建立自己在专业领域的江湖地位。目睹金马执委会在评审独立性这件事情上的坚持与要求,我相信它距离华语奥斯卡的目标已经是只有一步之遥了。

至于这一步是哪一步,我想,就是当华语区的电影产业、电影人可以逐渐透过各种交流,愈来愈互相理解、愈来愈有共感的时候,它就是了。不管大家满不满意今年的得奖名单,我得说,我尽力了!谢谢金马奖给我学习的机会,也很荣幸和同期的评审牢友们一起共度这一个多月的电影假期,后会有期!

*作者陈宝旭为有享影业负责人,曾任记者,採访过各大影展。担任2015年金马奖评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为什麽xxx没得奖?她揭露金马评审血泪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