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一波抱怨偷流量的女司机正在路上

刚刚过去的 10 月份是手机流量不清零的第一个月,就在这个月,各地不约而同地出现了很多 “运营商偷流量” 的质疑。《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也纷纷发文,要求运营商自证清白。一时间舆论哗然,越来越多的人表示自己的流量也被偷了。

某女士在国外旅游期间使用的是国外卡,回来换上国内卡后发现手机显示出国期间仍跑了流量,而她根本就没插国内卡,咋还会跑流量?看起来运营商偷流量的证据已经确凿。经调查发现,运营商网站中并未查到出国期间的流量记录,流量是通过国外卡所使用的,而手机记录的是通过本机跑的流量,并未区分通过的是哪张卡,正确的做法是通过运营商网站或其发布的官方软件查询。

其他的典型事件也都无一例外地反转了。李女士 10 月 30 日跑了 930 多元的流量,调查发现她使用 iPhone4 几年来就从未升过级,而 29 日晚她使用流量更新了 iOS 系统;佛山电信某用户 3 小时耗了 23G 流量,调查发现是其自装的高清视频程序反复下载视频所致;武汉陈女士手机流量一夜疯跑 50GB,调查发现是手机开了热点,并通过该热点下载了 53.5G 的视频文件。

包括这几位典型事件当事人在内的绝大多数人,他们并不是有意黑运营商,而是真心认为流量被偷了。作为一位热衷科普的通信专业人士,我密切关注了整个事件,第一时间进行了解释分析,跟很多质疑者进行了对话,我对他们的真诚毫不怀疑,但对说服他们却感到力不从心。“手机锁在抽屉里根本没动,流量当然是被偷的”。绝大多数用户并不具备信息素质,还在用传统的生活经验去理解这个信息时代。

不知您是否还记得以前使用过的老式诺基亚手机?那时的手机说明书有上百页,没有两小时甭想研读完。现在手机的说明书往往就是一张纸,告诉你如何开盖装卡,剩下的就靠你自己琢磨了。

是现在的手机更简单了吗?当然不是,现在的手机更复杂得多,那为什么文化水平不高的人也都能无师自通地摆弄呢?这要归功于乔布斯对手机的重新定义。与大多数设计者所关注的用户需求不同,乔布斯认为用户并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他做的工作就是告诉用户应该需要什么,并把这些需求封装成符合用户生活经验的样子,让用户上手就觉得是那么地符合心意和理所当然。

不止是手机,乔布斯的这个新理念影响了整个互联网业,您还记得老式家用路由器的界面是啥样子吗?上面有太多令你摸不着头脑的选项,你知道 11a/n/acmixed 是什么意思吗?这个通道是否应该开通?WDS 是应该勾选呢还是不勾选?SSID 广播是否应该打开?路由器前面板有一排 LED 灯,那个 CD 灯快速闪烁是对还是不对?这种适用于电信工程师使用的选项和状态指标,足以令绝大多数用户不知所措。

现在的路由器已经很不一样了,基本的设置就两条,一是提示您输入上网的账号和密码,二是给你的无线 Wi-Fi 起个名并设置个密码,然后就 OK 了。SSID 和 WDS 那些东西其实还在,只是被推到了后台自动工作,不再会困惑你了。需要你选择的只是生活方式,不再是技术细节,例如,设计者知道你用路由器看视频时最关注的就是流畅,因此设计了 “吃独食” 的选项,可以把带宽资源全都用在电视流上。

《楚门的世界》是一部耐人寻味的电影,它用一个近乎残忍的故事,以一种寓言式的叙事,揭示了我们生活被操纵的一面。主人公的出生、成长甚至死亡,都在一个设计好的舞台上上演,他愉快地生活在其中,觉得一切行为都是他自主决定的,并没有被操纵的感觉。

我们现在处于信息化时代,充分体会到了信息化的便利,例如淘宝改变了我们的购物方式,而手机淘宝的占比现已超过了 68%,还记得阿里巴巴鼓励用手机上淘宝而给的折扣吗?手机淘宝就是商家给你设计好的生活方式,你选择使用手机淘宝购物,表面上看是你的自主选择,但其实是被操纵的,因为拒绝这种生活方式的成本很高,你难以承受。

马云的母亲不会使用手机打车软件,打不上车,他父亲气得差点骂上门来。我父母也遇到过同样的问题。有天晚上,我父母出门看演出,散场后死活打不上车了,眼睁睁地看着一辆辆空车驶过就是不停。我爸退休前是个铁路局的小干部,常坐火车出差,总以走南闯北见识广自得。可现在,却在夜晚的路边一筹莫展不知所措,无奈只好给我打电话。由于我距离较远,就用打车软件给他们叫了个车,说好了加钱,这才把父母平安送回家。

不管你是否愿意,你都已经生活在互联网企业所设计的 “科技的楚门世界” 中了,也许你觉得科技的楚门世界很好啊,因为你会用打车软件而且喜欢手机购物。但是,当你选择个性化生活方式时就会遇到困惑,甚至会有难以逾越的障碍。

指责运营商偷流量的很多都是 iPhone 用户,这源于 iOS 系统的 “无线局域网助理” 和 “系统服务” 这两个功能,如果你把这两项都打开的话,那么 Wi-Fi 信号微弱时就会自动切换到蜂窝网,系统升级就会跑掉大量的流量,即使你把手机锁在抽屉里也会这样。欧美用户的经济条件好,更在意的是手机使用过程中的便捷和流畅,所以这两项功能是默认开启的,而国内很多 iPhone 用户的流量套餐很低,就会不知不觉地中招。选择与多数欧美用户不同的生活方式当然是你的自由,但会设置手机是前提条件,然而绝大多数用户并不真正懂得手机的设置。

还有人非常执拗的质疑运营商,要求运营商把计量标准公开示众,即把 “秤” 亮出来让大家瞧瞧。这个说法听起来很合理,我们在菜市场遇到缺斤短两时就要验秤,拿着标准重量的东西在秤上一试便知真假。但是,流量计量却是个与 “秤” 完全不同的复杂体系,它涉及到的众多国家标准都是公开的,老百姓并不想去看,其实想看也看不懂。

曼特斯彻码的速率计量该如何搞?我相信你首先联想到的是曼城、足球和孙继海,绝不会想到什么数字编码。其实它是一种在互联网上广泛使用的数字双相编码方式,这是个很简单的通信专业问题,流量计量系统中的众多问题都远比这个要艰深。菜市场中的秤你能看懂,但把一堆国家标准摆在你面前,还有协议分析仪、频谱仪、示波器的几十个读数,你能看得懂吗?

如果你理解成我为运营商说话,那眼界就太低了,我考虑的是更深远的意义,举这些例子的目的就是为了指出一个冷酷的事实:公众距离互联网的技术真相越来越远,甚至正在逐渐隔绝中。公众所面对的只是互联网企业所构建的虚拟世界,一切都在他们的操纵之中,你并不是拥抱了信息时代,而是被装进了信息时代,在这个强势环境中你很难说不,因为成本非常高。

手机能定位大家都知道,街上的摄像头越来越多你也知道,犯罪分子较之以前更难逃脱了,这是信息时代的好处,但我们普通人的隐私也成了问题。我们即将迈入的大数据时代更厉害,它能以某个普通人为目标,从海量监控信息中梳理出他的所有行踪甚至行为,好比是《楚门的世界》中的主人公,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观察之中,而他对此却毫不知情。

凡是引发公众愤怒的事件,当事人一定会被 “人肉” 出来,概莫能免,这已经昭显出信息时代个人隐私权的丧失。有的人以为披个马甲就可以在网上骂人,殊不知若进入司法程序的话一查一个准,我们所有人都在信息时代中裸奔,只是大多数缺乏信息素养的人还以为自己蒙着面穿着衣。

如果你是一个有清醒认识的人,一定能感受到信息时代的焦虑。这个世界已经变了,已经回不去了,科技的楚门世界越来越精巧复杂和强势。

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该跟这个时代谈点什么呢?科技带来的问题,终究还得靠科技来解决,老人打车难是手机带来的新问题,从原理上讲,设计一款适用于老人打车的软件并不难,但明显没有利益的事就没有商家愿意做,这还包括老人的定位报知功能,迟迟难以实现也是因为利益原因。

大型的互联网企业,他们设计了科技的楚门世界,操纵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在挣了我们的大笔钱后,还得到了我们的膜拜,这些都是他们应得的,因为他们的确为我们提供了太多的便利。但是,由于他们所设计的生活方式使得一些人的利益受损,例如打不上车的老人,使得我们所有人的隐私权受到了实实在在的伤害,他们是不是应该再做点什么呢?(以上正文作者为 “奥卡姆剃刀”)

评:
有没有发现这几个案例的当事人貌似都是女性?没有啥含义,只是发现了一个现象。对于科技或者通信知识的了解,千万别出现误解通信知识的 “女司机”!

记得我好几次被要求给女性朋友推荐手机,我巴拉巴拉说了很多 CPU、屏占比等等都被打断,美女就直接问:你就告诉我这款手机是粉丝的好还是白色的好?我笑笑说,我对色彩没研究(心里暗想,现在到了卖手机的也要学习乐嘉的性格色彩学才行的时代了?)。那些抱怨 “被偷流量的人”,除了被迫害惯了,对任何人都失去了信任,也没有相关的基础知识来面对这个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这群人也可以简称为 “抱怨偷流量的女司机”。

我们只是一群没有信息素养的人类: 公众距离互联网的技术真相越来越远,甚至正在逐渐隔绝中。公众所面对的只是互联网企业所构建的虚拟世界,一切都在他们的操纵之中,你并不是拥抱了信息时代,而是被装进了信息时代,在这个强势环境中你很难说不。

截止到目前为止,没有一起关于运营商偷流量的新闻被证实,也没有任何一个报错的媒体在查清之后道歉,而且关于运营商偷流量的谣言,还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流传。。。。人们会把谣言一传十十传百,辟谣却几乎不会有人主动传播。

公众距离互联网的技术真相越来越远,甚至正在逐渐隔绝中

来源:http://weibo.com/p/100160391204777457310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小心一波抱怨偷流量的女司机正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