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袭一周后的巴黎:地铁依旧没安检

当地时间11月13日,巴黎爆发了今年第二次恐怖袭击事件。恐怖分子的枪口指向了平民。酒吧,球场,音乐厅,相继成为目标。至今已致使130人死亡,数百人受伤。

黑色星期五,震惊世界。

当奥朗德用颤抖的声音发表电视讲话,这似乎意味着平静的生活画上了句号。法国随即进入了“紧急状态”。

谈到上周五的袭击事件,程同学依然心有余悸。就读于商校的他,那天晚上下课后与同学约在小柬埔寨餐厅附近见面,“真的,只有半个小时”。聊完事情后,见时间不早,他便匆匆赶回位于13区的家。30多分钟后,那里发生了枪击。恐怖袭击发生后,大巴黎学区立即启动了应急预案,周六周日各大中小学关闭。程同学周六的课也因此取消。他原本认为这周会停课,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但上周日学区长的讲话打消了他的念头。本周一,一切照旧,只是加强学校的安保措施。“其实和查理周刊事件之后没有两样,也就是校门口贴上警示标志,学校门卫查学生证和开包检查,如果真要袭击,其实拦也拦不住”,程同学无奈地说。

13日之后,紧急状态下的法国迅速扩充安保力量,政府新应征了7000多名警察。更多的宪兵也迅速投入到保卫巴黎的事务之中。

李先生正在实习,每天都要乘坐RER B地铁去上班。B线因连接机场和市区而成为最繁忙的线路之一,每日高峰时期的拥挤程度不亚于北京与上海的地铁。周一照常上班,地铁依旧拥挤。“宪兵还是3人一队,不定期巡逻,和恐袭前没有区别。”李先生说。

这一周,李先生只看到过一次在地铁里巡逻的宪兵,并指着站在地铁四号车厢里的扎堆站着的宪兵的图片,“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是高峰时期,他们即使不带枪,也挤不上去。”李先生笑着说。巴黎的地铁没有安检措施。尽管政府承诺加强公共交通的安全检查,但是并不增加安检设备。恐袭一周后,地铁里依旧没有安检。李先生已经改掉了地铁上看手机的习惯,警觉地观察着周围,但是人们仍像往常一样,刷着FB,看着报纸,打着电话。

法国的紧急状态赋予了总统更大的权力。奥朗德正筹备修宪,加强对社会的管控。法国正在右转。警察也更为自由,不需要繁琐的批示,他们可以直接搜查和抓捕嫌疑人。

皮卡德正在前往看望他朋友的路上。他的朋友被子弹击中,因装死而逃过了一劫。皮卡德说,“警察正在保护那些受伤者,并严格保护他们的消息,以免再次受到袭击。”皮卡德这周依然骑车前往自己的办公室。虽然害怕,但他的生活节奏并没有很多变化。皮卡德父亲的朋友,一个国家安全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他政府的确加强了对电话与网络的监管,当然只针对那些嫌疑人。“他们现在有更多的权力直接采取行动。不过,人手还是不够”皮卡德说道。自从查理周刊事件以来,巴黎已经被置于恐怖袭击的威胁之下,但问题是,无法知道下一次袭击将会发生在哪里。皮卡德认为,紧急状态可以改善目前的窘境。他感觉现在总体是安全的,虽然上班的路上没有发觉警力的增加,“政府会有他们的办法,只是希望那些安全措施不要妨碍到我们的自由。”

这一周,巴黎的天气依旧阴郁。当恐怖分子的独狼式袭击已成既定模式,巴黎必将面临长期困扰。也许有一天,我们身边认识的人就会死于这种袭击。对生活在巴黎的人们来说,这就是生活本身严峻而又残酷的一面。

李云逸 新浪国际巴黎特约观察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恐袭一周后的巴黎:地铁依旧没安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