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在一个下午被骗走五千块钱

某个阴雨的下午,正准备下定决心干点正经事的我,接到了一个未知姓名的电话。

电话那边是一个南方口音的女人,问我是不是在亚马逊的第三方书店,博库书店,购买了《洛夫诗全集》。我略一思索,说,对啊,买了,怎么,没货了吗?

她说,不是的,你的地址是不是XXX?电话是不是XXX?

我说对的。

她说,因为你在付款的时候,刚好碰上亚马逊银行系统升级,导致你的款项我们没有收到,现在你的亚马逊账户因为这个错误也无法正常登录了。

我有点不耐烦,但是没想到是骗局。事实上一听到和书籍有关的事情,我都觉得不会是骗局——怎么会有人知道我买了这部诗集,谁会在乎这点小事,用它来骗人?

这是我被骗的第一个原因:我太容易因为“这是一件小事”就放松警惕了,尤其是熟悉的事情。双十一的时候,物流出错、退换货、系统失误,都太常见了,而自诩精通网购多年的我们,往往会觉得这只是一个常见的流程错误,可以轻松、迅速的解决掉。在骗局里,我们并不是信任对方,而是过于信任一个“有经验,有常识”的自己。

我说那现在怎么办?

她说,她是博库书店的客服,现在需要我配合做一些操作,将买书的79元先退给我,我再重新下订单,这样他们再安排物流尽快发货。

这里面当然是有漏洞的,比如,银行系统升级,他们都没有收到钱,为什么要退给我钱?而且,大网站绝对不会在系统升级的时候还允许用户进行支付交易的。

但是当时的我,一心想赶紧解决掉这件事情,然后快点写马上要截稿的论文。

这样基本的信任就算是建立了第一步。我同意了她的要求,配合她在网上完成退款的操作。

之后这个女人一直不断说话,类似于,很抱歉啊给你造成了不方便,你那边有没有网络啊,你能不能上QQ啊?你知道如何添加好友吧,我们的客服已经申请加你好友了,你有没有接受啊,你是不是网络信号不好啊,你是用电脑还是用手机登录QQ啊......比唐僧还可怕。

我的思绪被扰乱,觉得非常不耐烦,愈加想快点解决,摆脱此人——这大概是骗子的一个重要招数,不停的说无关紧要的话,扰乱你正常的思考,让你感到不耐烦,从而在愤怒躁动的情绪下,失去平时的理性判断,跟着她的思路走,做出非常急躁且异常的决定。

冲动、急躁,不耐烦,是我走上被诈骗道路的第二个重要原因。(当然,这也是骗子为了让我我产生这种情绪而不断诱导的结果。)

然后我就悲催地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在此人的提示下,我加了一个所谓的客服好友,按照她提供的网址进行了登录。奇怪的是,过程中我完全没有怀疑。尽管那个客服头像非常山寨,但我想第三方书店大概就是这个水平吧——还是一种盲目自信的状态,觉得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按照这个女人的说法,这两天退款的人很多,所以电话不要挂断,她要一直指导我操作,我同意了。网址打开很慢,打开后需要输入验证码。光是这一步,我就等了很久,因为学校的网络总是很差。

这是我中招的第三个重要原因,有点宿命和凑巧的感觉。恰好一直阴天下雨,学校网络最近总是出问题,导致后面不断换卡和填写验证码的时候,一点没觉得有问题,反而觉得事实就是如此,虽然有点不耐烦,但是网络差又能怎么办,甚至因为这个还对骗子的要求更加配合了,认为自己给别人添麻烦了。

好吧,说到换卡,我好不容易打开网址,把自己的银行卡和身份证等重要信息全部填写在这个钓鱼网站上之后,关键的骗钱部分终于出现了,此时的页面上,出现了一个我们常见的填写验证码的白框,而白框下面用红色小字写着一行字,大意如下:等会收到短信的时候,会有1-9999的金额出现,但是那都是虚拟货币,也就是说都是无意义的数字。骗子在电话里告诉我,这只是为了完成这个退款步骤而进行的一个必要操作手段。我看了下手机发来的验证码,显示要扣除699,而我的卡里,根本没有这么多钱,所以我就放心(sha bi)的输入了验证码。

之后的故事略狗血。总之就是这张卡有问题,那张卡也有问题,一会儿是预留手机号码不对,一会儿是验证码延迟。最后我使用了三张自己的银行卡,在各种莫名奇妙的网站上消费,现在已经不记得是多少钱了。但是我奇怪的自信一直维持着,毕竟,这三张卡加起来,里面也就500元,远远低于短信提示的消费金额。而此过程中,这个女骗子一直不停的说话,说对不起,今天退款人多,让我有点耐心等等,中间还夹杂着无数扰乱我正常心智的废话,导致我的情绪始终在愤怒爆发的边缘徘徊,然后我的声音出现不耐烦,她就会假装很愧疚很不知所措,我居然就觉得自己不对,还产生了一丝内疚之情,觉得不该这样对一个不会说话的客服——蠢啊,简直蠢到家了,人家恰恰是太会说话了!

如果是这样也就算了,但是仅仅被骗走五百块既低估了骗子的野心,也高估了我自己的智商。最后我还用上了信用卡。是的,骗子一定看穿了我就算再换五百张卡,卡里也没什么钱,干脆让我使用信用卡。就在用信用卡一笔刷掉了近五千块钱之后,我终于开始觉得不对了。此时一切都晚了,钱已经都消费掉了,而且是以我自己的名字消费掉的,毕竟卡号密码身份证都是我的,连该死的延迟的验证码也是我亲自输入的。至于骗子如何从中把钱款提取出来,那大概又是一个很长很复杂的故事了。

我感到自己受骗之后,先是登录了亚马逊,发现的确登录不上了,然后我打给客服,客服说他们最近从未进行所谓的系统升级,说我应该是受骗了。(我一开始以为是账号被盗,但后来报案后警察叔叔告诉我,这个骗子只要知道你的手机号或邮箱号,随便试错几次密码,你的账号自然被当作异常处理了。同时,警察提醒我,如果骗子知道你的地址和订单信息,那说明你的信息八成是第三方书店给卖出去了。)

之后我去报警,这个更精彩了,学校附近的一个派出所民警听了我的申诉之后,说那你现在还能联系上她吗?

我说,能,我特意和这个骗子说,我还有别的卡可以用,但是我现在有点事情,可能过一个小时和她联系,像我这么好骗的客户我猜她应该还会接我电话的。

所以当我满怀希望告诉警察这一点时,我万万没想到,这个警察对我说,那你给她打电话。

我说,打电话我说什么?我以为警察会有一套电视剧般的神奇套辞能够迅速理出线索顺藤摸瓜抓住犯罪嫌疑人,结果警察叔叔略不耐烦地说:你就打电话问她要钱啊!

我目瞪口呆:你让我问一个刚骗我钱的人去要回我的钱?

警察:是啊,你还能打通电话也许不是骗子呢。

我:我确定她就是骗子。

警察:哦,那你也可以打电话试试。

我:我!不!试!我要报案!

警察:你在哪里被骗的?

我:XX学校。

警察:哦,你们学校的事情我们管不了——你们学校不是我们辖区的,要报案去XX分局。

好吧,我走。在这位高明无比的民警的指挥下,我还走错了路,最后终于到达一个可以报案的派出所时,我得到的答复是:坦白说,网络诈骗的破案率大概是千分之零点几,你的钱基本上不可能找回来了。网络诈骗只能靠加强自我防范。

一开始我很气愤,在派出所大叱国家机关不作为,并声明这样的话我也要去做犯罪分子。但是后来这位警察叔叔和另一位警察伯伯,态度很好并且很认真、很实在的和我说了很多之后,我停止了自己一颗激动的犯罪之心,并和这位警察叔叔聊了很久,对我们国家的暴力执法部门如何运作增加了很多了解。这个当然又可以单独写一篇文章了。

走出派出所的时候,我终于彻底认清了自己失去了五千多块的现实,并且收获了一肚子诈骗案例和想要好好分析的社会现实。

作为一个个人,我心平气和地接受自己的损失,但是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我不满意也不想认可这个体制。自然,一个人应该为自己负责任,应该加强个人防范,但是一个社会要健康运转下去,必然是要靠整个体制结构的健全和有效的。这道理很简单,一个人不可能不碰到任何麻烦。今天我碰到的是诈骗,明天可能是更加严重的事情。

在和警察聊天的时候,他说被骗与否最重要的衡量指标是信息获取量——越封闭,越容易被骗,所以学生往往因为自己社会经验少而中招。但是,是不是因为这样,就应该是学生不断加强社会经验和个人防范呢?我觉得对,又不对,学生固然应该加强这两样信息,但是国家难道不应该成为弱势群体的保护伞吗?学生当然不应该傻读书,可是国家也不能把自己应尽的义务全都转嫁到个人身上。而同时,所谓的社会信息,不是一个个人能力的问题,假如一个贫困地区的学生被骗,难道他的贫困,他的对现代社会的种种不了解,也即所谓“封闭”,不正是这个社会不平等的结构所造就的吗?

我理解作为一个个人,尽忠职守且不断做宣传的这个警察,我觉得他无愧于自己的本职工作。可是当他细细和我核算,这种事情没办法,办一个这样的案子需要多少人力物力,警察局的人力物力何其稀少,而最终成果一般是一个非常大的犯罪集团/财团,有人愿意坐牢也不吐钱,甚至有时候根本没证据起诉,你的钱基本上没希望了......这个时候,我还是深觉悲哀。

归根结底,这不是一个放在个人能力框架内的事情,就算放在国家机构,也不是一个机构就可以解决的问题,还涉及到各个部门的相互配合,国家机关和社会的相互信任,相互沟通等等。而同时,这不应该是一个成本核算的问题,一个国家应该保护他的人民在日常生活中感到安全和自在,这种安全和自在,不是只有在生活顺利时才能感受到,而更要在出了事情的时候能感受到,才是真的安全感。这种安全感,以及由此而生的信任感,是无法,也不该用金钱衡量的。当生活在一个一切以经济发展为核心的社会里,你会发现渐渐地,你周围的一切都不可避免地带上了经济核算的阴影,而最终,我们的安全也难以幸免。

当我们兴致勃勃地谈论中国崛起时,危机理应作为很重要的考核指标。而这个危机不应该仅止步于大的事件,日常生活中的危机也一样重要,我们细微的感受就这样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危机中慢慢沉淀:爆炸、雾霾,食品安全,养老保险,诈骗,婚姻保护法......沉疴遍地,人心惶惶。被骗走的钱,可以挣回来,那么丧失掉的信心和安全感呢?它们的召回,需要的可不仅是金钱

来源:http://www.jianshu.com/p/10fa395179f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如何在一个下午被骗走五千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