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不宜久留

凌晨四点四十分,我在小区门口上了一辆打双闪的休旅车。夜黑风高,北京街头空空荡荡,我们驶入一个停着许多旅游大巴的院子。接着,我和十几个游客一起站在寒风中发抖,带团导游摸黑与我们一一交接。我上交一百块,她塞给我一张单子,指指身后大巴,“快上车!”我钻进大巴,车里有灯,摊开单子一看——“北京旅游协议书”。

这是由40多个散客凑成的“北京一日游”旅行团,一车男男女女有老有小,口音各异,唯一相同的——大家都是冲着100元的低廉团费而来。

第一个项目是观看升旗仪式。我们一行几十人下车汇入长安街人行道上的人流,缓慢向前。临近天安门时,路上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安检帐篷,人们排长队依次通过安全门和探测器,有人感叹,“到底是首都北京啊。”

十几年前我还是个小孩时,来北京旅游,也曾站在这里。那时我被埋在人群里,抬头张望,满天都是傻瓜相机。如今这儿最热门的物件是自拍杆,游客们早早备好,高高地杵在斜前方,仰脸撅嘴。

我们的导游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孩,自称“小李”。小李长相清秀,穿一件掐腰羽绒服,头发整齐地束在脑后。她始终微笑着,一开口就说“朋友们”。天安门广场是北京游的起点,“朋友们!”她说,“先接受点爱国主义教育。”但她自己却没下车。

七点不到,我们准时回到车上,大巴开始奔往八达岭长城。小李站在车头拿着话筒。必要的介绍和交代后,她说:“朋友们,今天的行程中有自费项目,有些需要补票的朋友不要着急,我会到你身边。”她补充道,有自费项目并不奇怪,“古今中外,哪个旅游团没有自费项目呢?”大家有意见最好也不要争辩,“车上有公司的摄像头,看着小李,也看着大家呢”;实在不满也不是没有办法,“到了八达岭,您可以下车,小李给您退全款”。

我打定主意,坚决不去自费项目,然后便昏睡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被摇醒,小李笑吟吟的圆脸离我只有20厘米:“您还需要补交自费项目的60元。”

“我不去自费项目,行不行?”

“不行。集体行程是统一的。”她微笑。

“我在车上等着大家行么?”

“不行。我们团是联票制,所有景点一张通行证。”她继续微笑。

“之前你们可没说有自费项目的行程?”

“他们可能没说清楚。”她应答飞速,还在微笑。

为了不在偏远的八达岭被扔下,我不甘愿地补交了60块钱。小李继续往后走去,我问隔壁座位扎马尾的女孩,你们补交了吗。“只能交了!”她咬牙切齿,抱紧书包往后一靠,“就是骗钱嘛,反正我今天绝不会再多花一分钱。”

我们去的是八达岭长城的东段——水关长城。这段长城的特点,是陡。台阶被扶手杆划分成两半,一道上,一道下。每一级石阶都有小腿高,我顺着向上的人流奋力爬了一会儿,累得两膝酸胀。离下一个栏杆开口还有颇长一段距离,又无法逆流而下,只能继续往上攀爬。

一个小时后,我们陆续回到车上,都气喘吁吁的。有个中年男人花钱披着皇帝龙袍拍了照,领回一纸贴着照片的“好汉证”,显得心满意足。小李一直在车里等着大家,这会儿悠哉地开着玩笑:“朋友们,以前有个大爷登完长城大发感慨,作诗一首——‘不到长城非好汉,登上长城真震撼。登到顶峰真笨蛋,下来双腿直打颤’”。

大巴继续往十三陵方向奔去,小李接着说话了。

“朋友们,我在介绍时,希望大家安静,仔细听讲。”她强调了一下纪律,显得这一段特别重要。“十三陵是明朝十三位皇帝的陵寝,十三陵的神物貔貅,自然极有灵气。话说龙生九子,这九太子就是貔貅。貔貅吞金银财物为食,却没有肛门,只进不出,因此被视为招财进宝的祥物。

“朋友们,既然来了十三陵,怎么能不请一座貔貅呢?”

话音刚落,大巴驶入一个大院。这是十三陵旁一个规模不小的玉器城,我们的午餐也将在此解决,八菜一汤。

一名男工作人员上前接待,把我们领到入口处的貔貅石雕,又讲了一遍貔貅传说。也许发财的事百听不厌,大部分人都围在石雕边,听得聚精会神,依他的话摸了摸石头,沾财气。进入大厅前,小李特地严肃交代“里面不允许拍照”。

厅极大,人声鼎沸,一眼望不到头。玻璃柜台里全是大小、色泽各异的玉貔貅。很多人正在仔细挑拣,准备掏钱“请”财神。

我是“请”不动了,打算快速出去,直奔餐厅。这个大厅以一种古怪的方式排满柜台,隔出的之字路极长,没完没了地曲折向前。我一路穿过玉器、木雕、景泰蓝、牛角梳和编织手串,终于出了大厅。

餐厅更加嘈杂,摆着20多个大圆桌,桌上有15副湿嗒嗒的碗筷。用餐节奏紧张,一坐满15人,推餐车的阿姨就迅速上菜,一吃完,餐具就被立刻收掉。

马尾女孩也径直跳过了购物环节,我们在餐厅相遇,与陌生人拼足一桌。上菜了,海带丝、萝卜块、拍黄瓜、豆腐丝、土豆丝、豆芽菜、圆白菜,和几乎全是面粉的丸子,汤格外清透,几丝蛋花悬浮其中。原来八菜一汤是八凉菜一汤。

我咽下一口冰凉干硬的米饭,瞟到一个移动餐车正售卖小米粥、包子和咸鸭蛋,生意很不错。我立刻放下筷子奔上前,一杯尚温热的粥和一个咸鸭蛋要价十元。我又掏钱了,一回头正好对上马尾姑娘复杂的眼神,有点心虚,仿佛自己背叛了革命。

再回到车上,每个人都在抱怨。小李微笑道:“朋友们,凭良心说,咱们就花100块钱,走这么多景点,还想吃得好,天下哪有这等好事。”大家安静了,马尾姑娘脸色难看,也不再说话。小李话锋一转,“没关系,小李请大家免费吃果脯和烤鸭”。

车很快拐进另一个特产商城,我又一次穿越漫长的折回购物通道,沿路都是推荐试吃的售货员,切成花生米大小的油亮烤鸭和颜色艳丽的果脯盛在小纸盘里,戳着牙签。试吃免费。

地图上,十三陵已经近在咫尺,却依然不是下一个站点。

我们先被拉到了自费项目老北京堂会,观看天桥技艺。每个艺人都有一个凄惨动人的故事,吞剑的彪悍大哥为了艺术忍饥挨饿,表演柔术的小女孩据说是弃婴,性格自闭却刻苦自强。艺人们讲起故事,曲调悲戚的背景音乐适时响起,小女孩举着竹筐下台走入观众区。每次走到桌子边,她就停下来,低头不语,不少人便给了钱。马尾女孩紧抿着嘴,不为所动。

正午时分,我们终于到了真正的景点——十三陵中的长陵。我们几十个人散进景区,走过祾恩门,就到了祾恩殿,一座朱棣像和一些明朝物件很快便能看完,再匆匆绕一圈地宫之上的宝城,集合时间就到了。这一趟总共花了不到四十分钟。

小李说:“三十分钟是逛陵,四十分钟是赏陵,五十分钟就是守陵了”——“朋友们,皇帝坟头不干净,此地不宜久留啊。”

一天的行程到此已结束。一看表,才下午两点多,我们居然走完了六个“景点”,每个地方都危机重重,一不小心兜里的钱就莫名其妙花出去了。马尾姑娘坚守到现在真是不易。

大巴开到了一个汽车安检站点。小李解释说,汽车需要在此打扫卫生、加油、安检。我们可以到里面休息。但一下车,大家就紧张起来。我们被领进一个看起来规格更高的玉器城。几个穿制服的导购员把我们带到一个摆满座椅的房间,殷勤地送上热水,分发面包、点心。

接点心时,大家都有些犹豫。

这时,一个年轻人推门进来。他脖子上挂着粗金链,暗花夹克,皮鞋看起来很贵。年轻人个头小,却自带气场,一进屋,几个导购员叫了声“张总好!”,交握双手让到一边。张总南方口音,自称江浙人,这是他父亲的公司,他自己则在澳门做博彩生意。他开门见山:“你们放心,不需要你们购物。”

那需要什么呢?张总开始一番演说。北京市旅游局正在开展“千团无投诉”旅游购物单位评选,全北京无数个旅游单位竞争11个名额。他希望我们在旅游局或者媒体调查时给个好评,顺便给别的单位送个差评。我们之所以来到这儿,是他二十块钱一个人跟导游买来的。他不指望我们购物,“这儿是骗外国人的”,至于几百块的人头费,“司机到边上加个油就能赚回来”——那加油站也是他家的。

看大家将信将疑,张总继续说,“今天大家交个朋友,咱们就有话直说。”他问:“大家今天是不是没吃好,没玩好?”我们纷纷点头。“是不是听了很多貔貅的故事?”大家点头如捣蒜。

“旅游这行水很深,到哪不赚你钱?”他把我们带到隔壁展厅,亲自演示如何挑拣真玉石。大家听得一愣一愣的。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我父亲可以早点退休,八十多岁的老人了,每天一大早来上班,我做儿子的,于心不忍。”他突然指了指房顶一角的摄像头,“我知道他就在那儿看着,我要让他看到,我有能力给他拿下‘千团无投诉’。”

“你还是个孝子啊!”有人说。

“你这个人很坦诚啊。”又有人说。

马尾姑娘始终有些怀疑,站在后排远远地看。张总拿出三支玉镯,指着她说,“小妹妹,你戴眼镜,看起来有文化,你来看看哪个是真的?”她狐疑地看了看,指了看起来通透的一支。“骗的就是你!”张总笑道,接着解释了一番,说得头头是道。

“学到了没有?”他问。马尾点了点头。

“开不开心?”他又问。大家齐声答道:“开心!”

“有没有点掌声?”大家纷纷鼓掌。

张总吩咐下属拿来一袋挂件,打算送给我们一人一条。

“今天我们交了朋友,现在我倒要看看,我讲了这么久,到底值多少钱?我这个人,到底值多少钱?”他指着一块玉,“这个,卖三千块钱吧,告诉你们,成本价也就三四百,我卖你们八百,明着赚你们四五百,有人要吗?”大家面面相觑。“六百,有人要吗?”众人沉默。“四百,有人要吗?”一个大妈小声说,她没有四百。

张总大声说:“我不傻,你们不是没钱,你们是选择怀疑。”他决定把面子挣回来,指着三节柜台说,“里面的东西,全部一百。拿!”

男男女女蜂拥而上。马尾姑娘从背包里掏出钱包,也走了上去。

重新回到车上,小李已经消失了。司机说,大巴的最后一站在奥体中心,鸟巢水立方走几步就到了,我们可以自行前往。这一次,没人再提出异议。马尾掏出兜里的玉镯,看了几眼,塞进包里。

傍晚六点左右,大巴在奥体中心马路边将我们放下,几十个人在路边站着,互相观望了半分钟,渐渐散去。

来源:http://www.jiemian.com/article/442067.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此地不宜久留